《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3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的心咯噔一下,能让蒋凝香气喘吁吁的绝对不会是小事。“出什么事了?”
  “今天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百十来号人……其中好像有陆家镇的人,他们声称是当地入股的村民,说我们欺骗了他们,霸占了他们的土地房产,要求公司退股……

  当时我也不太了解情况,可一那架势就是有人在背后指使,我还以为是个别村民受到了蛊惑来闹事呢,所以就答应他们退股……
  可没想到其中有几个带头的根本就不让我们做解释工作,推推搡搡的就跟保安打起来了,他们毕竟人多……
  结果被他们冲进了公司,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等到派出所的人赶到的时候,公司里的电脑办公用品几乎都几乎被他们砸完了……我……我也被他们打了一棍子,还有不少人受伤……”
  陆鸣眼睛都红了,大声道:“你……你伤的怎么样?肯定是陆建岳那个王八蛋,他看我们快开业了,所以就来闹事……”
  蒋凝香说道:“伤倒不碍事……不过,我听说领头的确实是陆家镇人,其中也有不少村民,好像有些人确实已经入股了,多半是被什么人买通了……”
  “陆虎他们呢?他们是干什么吃的?”陆鸣问道。
  蒋凝香说道:“我担心事态闹大,所以没有让他们动手……哎呀,现在可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

  上午陆老闷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跑掉了,他只是转着看了一圈,什么话都没说就走掉了。
  刚才碧云给我打电话,说是陆老闷回家以后脸色很难看,坐在那里沉默了好半天,然后就开着车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手机也打不通。
  碧云时候想想有点害怕,所以才给我打电话,我担心他会不会带人去找那些人报复啊,可别再闹出什么事……”
  陆鸣想了一会儿,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蒋凝香说道:“还在医院呢。”
  陆鸣说道:“你先让陆虎陪着你回家,其他的保安守着公司,我这就赶回去……”
  刚说完,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心想,陆老闷要是去找那些人报复的话,起码也要带上陆虎他们几个马仔啊,就他一个干瘦老头能打得过谁?
  “对了,老闷离开家多久了?”陆鸣问道。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具体时间我不知道,反正碧云是半个小时之前给我打的电话……”
  “看见陆邦了吗?”陆鸣问道。
  “没有?我怎么会看见他?”蒋凝香说道。
  陆鸣说道:“先别着急,我这就给陆邦打电话,让他去找人……”
  说完,乘坐电梯风风火火地从大楼里出来,钻进车里就大声道:“快……快回陆家镇。”

  杜鹃见了陆鸣疯狗一般的神情,二话不说就发动了汽车,嘴里嘟囔道:“该不会是店铺又着火了吧?”
  陆鸣把脸凑到杜鹃面前狰狞地喝道:“你闭嘴!”
  说完,掏出手机给陆邦打了一个电话,好一阵才听见他懒洋洋第说道:“阿鸣,什么事啊?”
  陆鸣问道:“你在哪里?”
  “在外面?”陆邦说道。

  “公司出事了你在知道吗?”陆鸣问道。
  陆邦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知道啊。”
  陆鸣咬咬牙,说道:“你现在去把你爸找回来,不管用什么办法,天黑之前一定要找到他……”
  陆邦不情愿道:“我去哪儿找?他又怎么了?”
  陆鸣喘息道:“阿邦,我告诉你,今天你如果找不到你爸的话,我让你那三分之一的股份都拿不到,让你变成一个穷光蛋……”
  其实,包括蒋碧云在内,没有一个人能猜到陆老闷去了哪里。
  他从公司惨不忍睹的现场出来之后就回到了家里,躺在摇椅里慢慢晃悠了十几分钟,然后站起身来走进了卧室,从衣柜后面的一个隔断里面摸出一把手枪,然后穿上那件还没有穿过几回的西装。

  院子里蒋碧云正陪着南星抓蚂蚱,陆老闷站在那里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然后一声不吭地往外面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蒋碧云才注意道,直起腰来问道:“老闷,你这是要去哪儿?”
  只听陆老闷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根本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不过,蒋碧云从来不过问丈夫的事情,尽管没有听清楚,却也没有追根问底,就这样听任丈夫开车出了门。
  中午时分,陆建岳刚刚吃过午饭,正准备在书房的沙发上打个盹,没想到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过来看看来电显示,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不过还是马上接通了。
  “老四,真难得啊,今天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了?啊,什么?要跟我谈谈公司的事情?你在城里吗?
  哎呀,老四,这就对了嘛,我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啊……好吧,你来农庄吧,我在这里等你……”
  陆建岳刚放下电话,陆涛就坐着轮椅悄无声息地进来了,问道:“爸,谁的电话?”

  陆建岳有点兴奋地说道:“这效果也太快了,你四叔刚来电话,说是想跟我谈谈公司的事情,我已经约他来这里了……这样,马上给你三叔打个电话,让他也过来听听老四想说些什么?”
  陆涛似不情愿地说道:“爸,叫三叔干什么?我们自己先跟他谈谈……”
  陆建岳训斥道:“你哪儿这么多废话,公司的事情还是要靠你三叔,我手头事情这么多,哪有时间操心这些琐事……
  对了,等一会儿你四叔来的时候,你就别在这里掺和了,你这脾气什么事情都谈不成,上次我跟孙维林本来说的好好的,最后还是被你搅黄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陆涛气哼哼地说道:“他侮辱我妈,难道我就忍了?没有一镖射死他算是客气的……”
  陆建岳教训道:“你怎么就一点都不长进呢,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在官场上,嘴上斗狠是罪没有本事的表现。
  即便是对手,在没有到最后摊牌之前,千万不要让他摸到你的态度,有时候甚至还要示弱,要用假象去迷糊他,让他对你放松警惕。
  你看看河水中的鸭子,为什么能稳稳地浮在那里,那是因为水下面两只脚在不停地划动,做人也是一个道理……”

  日期:2017-06-3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