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3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排除那些不着边际的猜测之外,发生在望江大厦的杀人案在主流媒体流传着两个版本,一个是说陆琪带着男朋友在夜总会唱歌正好碰见前男友孙维林。

  于是三个人在一起聊天,没想到后来陆琪的男友喝醉了,跟孙维林发生了口角,最后竟然动手打了他。
  包厢服务生马上叫来夜总会保安上前制止,没想到陆琪的男朋友见对方人多,于是掏出枪来威胁孙维林,其中一个保安冲上前去夺枪,结果被一枪打死,后来嫌疑犯带着陆琪仓皇逃跑。
  而另一个版本则强调陆琪和男友在夜总会唱歌并没有邀请孙维林,是他自己强行进入包厢,并且借着酒劲出言不逊,多次当着陆琪男朋友的面说些下流话。
  结果后者忍无可忍要把孙维林轰出包厢,以至于两人发生了肢体冲突,导致孙维林一只手腕被拧断。
  后来外面闯进三个保安,其中两个保安上前和陆琪男朋友动手,结果均被对方打翻在地,可就在陆琪准备和男朋友准备离开的时候,第三个保安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悲剧就发生在陆琪的男朋友上前抢枪的过程中,不知道谁扣动了扳机,结果那个保安被打死了,由于后面来的保安越来越多,陆琪和男朋友带着枪逃出了夜总会。
  本来,W市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人听说过孙维林的名字,只知道陆琪是号称本市首富的陆建岳的女儿。
  也许是仇富心理作祟,一开始网友们一边倒地相信第一个版本,都认为肯定是陆琪的男朋友仗势欺人,并且强烈谴责这种野蛮行为。
  可随即就有人人肉搜索了孙维林,在网上公开了他的身份,并曝出他眼下的名字叫杨毅,跟母姓,并且是本市大名鼎鼎的大洋公司总裁,其母是本市红十字会会长杨玥,其父更是本市一把手孙淦。
  当然,凶手阿龙的身份虽然不是太清楚,可已经确定他不过是外省在本市的一个普通打工仔,并没有什么特殊身份。
  没想到网友们仇官比仇富更厉害,孙维林的身份被曝光之后,网上的舆论方向就开始转了,不到两个小时,各个论坛里一片叫骂之声,矛头一致指向孙维林。
  反倒是陆琪因为跟一个普通打工仔谈恋爱而受到普遍的理解和同情,形象反倒增添了不少人性的光芒。
  尽管媒体炒作的沸沸扬扬,可奇怪的是市公丨安丨局并没有马上公布真相,直到第二天下午公丨安丨局的一名发言人才公开表示,案件目前正在调查中,请大家不传谣不信谣,否则要承担法律责任。
  可社会舆情并没有因为警方的警告而平息,反而掀起了另一波炒作热潮,并且话题越扯越远,甚至连孙维林母亲杨玥在担任红十字会会长期间涉嫌洗钱的传闻都出来了。
  更有人暗示,孙维林这几年急剧增长的财富实际上来自大贪污犯陆建民父子的赃款,即便望江大厦以前也是陆建民儿子陆明旗下的资产之一。
  这些传闻显然让公丨安丨局的某些领导坐不住了,第三天上午他们就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宣布案情已基本调查清楚。
  根据警方发言人的介绍,嫌犯阿龙本名叫孔龙,系外省来本市打工一族,案发前给本市一位小老板开车。
  案发后他虽然从现场逃跑,但后来在其女友的劝说下已经投案自首,那把手枪也已经被警方掌握,目前正在搜集更多的线索。

  当时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景惠问道:“请问发言人,你刚才说案情已经基本清楚,请问你们如何给这个案子定性?”
  发言人说道:“应该属于持枪杀人。”
  景惠说道:“可据孔龙的女友陆琪亲口证实,那把枪并不是孔龙的,而是属于那个被打死的保安,是他先拔枪威胁,后来孔龙为了保护女友上前夺枪才发生了枪支走火……”
  发言人打断陆琪的话说道:“我们有更加可靠的证据证明孔龙持枪杀人,这些证据都来自现场的目击者,由于陆琪在本案中和孔龙的特殊关系,她的证词仅供参考。”
  景惠问道:“你说的目击者是现场的保安和服务生吗?众所周知,望江大厦的资产属于杨毅的大洋集团,而他是夜总会的真正的老板,这些服务生和保安都是他的员工,难道他们的证词不应该仅供参考吗?”

  发言人恼怒道:“我刚才说了,我们还在继续搜集更多的证人证词,相信不久就会真相大白,我们会给全市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也许是案情过于复杂,也许是公丨安丨局内部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并不统一,新闻发布会召开过后半个月左右,警方也没有给全市人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不过,这么大的一座现代化城市,每天都有热点新闻,每天都发生着形形色色的新鲜事吸引着人们的眼球,还没有等望江大厦的案子尘埃落定,人们似乎很快把这件事忘记了,也许,这正是警方想要的效果。
  陆鸣每天都关注着网上有关阿龙案子的各种消息,当他发现网友们的热情已经渐渐衰退之后忍不住暗自焦急,他知道,如果没有了舆论的压力,阿龙的案子得到公正审判的可能性几乎很小。
  他试着给景惠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想办法再发几篇新闻,试图重新把阿龙的案子炒作成热点,无奈景惠告诉他,电视台的领导已经找她谈过话了,让她去更多关注本市的民生话题,如果继续纠缠望江大厦的案子,有可能饭碗都保不住。
  陆鸣只得作罢,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徐晓帆身上,不过,直到现在,不管事媒体,还是公丨安丨局都没有提过他的名字。
  就连他自己都感到纳闷,按道理来说,阿龙犯下的毕竟是杀人罪,不管这件事跟自己有没有关系,丨警丨察都应该会来找自己了结一下情况啊。

  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竟然没一个人理他,连名字都没有提起过,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渺小吗?
  尤其是警方发言人嘴里那个“本市的小老板”让他有点惴惴不安,按道理来说,自己继承母亲几个亿遗产的新闻警方不可能不知道,但几个亿的身价在他们的眼里竟然成了小老板,这难道不该值得深思吗?
  陆鸣琢磨了好几天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最后忍不住就给徐晓帆打电话,没想到徐晓帆一句话就就让他明白了。
  “这还用问吗?阿龙既然是卧底,你的当然就是嫌疑犯,既然是想嫌疑犯,警方自己不会‘打草惊蛇’……”
  陆鸣顿时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为了救阿龙,不得不继续当嫌疑犯,罪名当然还是离不开财神的遗产,看来,徐晓帆也只能用阿龙的卧底身份太高他的身价了,要不然恐怕现在都上法庭了。
  不过,好在这个嫌疑犯是徐晓帆封的,只要阿龙平安无事,她最终会给自己取消嫌疑,只是盼着她可别出什么意外,否则自己有可能真的弄巧成拙了。
  既然阿龙的案子陷入了胶着状态,陆琪似乎也失去了耐心,为了防范她心理上出现反常,陆鸣只好打发她和蒋竹君、陆媛出国,名义上是让她做个向导顺便散散心,实际上是怕她待在这里会闹出什么乱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