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2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实话告诉你吧,阿琪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自己也知道,所以心生向外,从来都不跟我一条心。
  说实话,我也不指望她什么了,只要她自己愿意,只要她母亲没意见,我就痛痛快快把她送出去,从此家里清静。”
  孙维林盯着陆建岳看了半天,忽然嘿地一笑,小声道:“这么说宁化雨在外面也有汉子?竟然连女儿读给你生下了?”
  陆涛听到这里忍不住大怒,喝道:“姓孙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管这么多闲事干什么?你就敢保证你妈在外面没有野汉子?”
  孙维林伸手指着陆涛喝道:“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给我说一遍?看我不打烂你那张臭嘴……”
  陆建岳急忙说道:“哎呀,吵什么?难道我愿意说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我也是巴不得早点解脱,维林,你就看在我们多年交往的份上成全了我这番心事吧?”
  孙维林狐疑地说道:“倒是难为你了,既然不是亲生女儿,还肯低三下四地来求我,我真怀疑阿琪是不是你跟其他女人的私生女呢……”
  陆涛怒道:“你妈才是私生女呢……”
  孙维林忍无可忍,嘴里怒骂一声,抓起床头柜上的一个茶杯朝着陆涛砸了过去,结果正好砸在了他的脑袋上,顿时起了一个包。
  陆涛虽然坐在轮椅上,那肯罢休,一只手用力推动了一个轮子,另一只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根铁棍,嘴里骂一声“草泥马”,然后一棍子就打在了孙维林那只裹着石膏的胳膊上,痛的他嘴里嗷嗷乱叫。
  顿时,门外马上冲进来几个大汉,没等陆涛第二棍子打下去就牢牢把他抱住了,陆涛嘴里大喊大叫着被拖了出去,陆建岳大喊道:“住手,他是残疾人……你们住手……”
  孙维林从床上爬起身来,气急败坏地冲陆建岳喊道:“滚去处……我偏不如你的意,我要让那小子偿命……滚出去……”

  陆建岳慢慢站起身来,盯着孙维林一字一句地说道:“兔崽子,老子是看在你爹的份上才坐在这里跟你说话……
  要想跟老子翻脸,你还是回去问问孙淦再说吧,可别一时冲动毁了爹的辉煌前程……”说完,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孙维林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直喘,最后点上一支烟,靠在床头闭着眼睛想了十几分钟,突然大声喊道:“来人……”
  一个马仔走了进来,说道:“老大,什么事?”

  孙维林说道:“去告诉吴迪,让他去丨警丨察那里打听一下,看看阿龙那个王八蛋到底是什么来历,我要知道他家里祖宗八代的情况……”
  下午五点多钟,陆琪陪着母亲宁化雨到了陆家镇,她们只是礼节性地在陆老闷家里坐了一会儿,然后以静静心为由,跟着寺庙里专门来迎接的两个和尚上山去了。
  陆老闷也不挽留,一方面因为和陆建岳的矛盾,宁化雨跟他也有点芥蒂,另一方面,他和蒋凝香商量好了,今天晚上要在家里和蒋竹君父女相认,对他来说,宁化雨算外人,家丑怎么能外扬呢。
  如果按照他的意思,连陈丹菲也不想让她知道,无奈眼下这个侄媳妇已经成了陆鸣没有公开的女人,所以也不好赶她出去。
  陆鸣本想和蒋凝香母女一起回来,没想到蒋竹君扭捏作态的好像怕羞似的,说什么也不愿意跟他一起来陆老闷的家,借口景惠已经到陆家镇了,要去宾馆看看,说好晚上和母亲过来一起吃饭。
  陆老闷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当着老婆的面公开和私生女相认,心里又高兴又忐忑,一方面对老婆心里愧疚,另一方面又觉得对不起女儿。
  所以只好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悔过之心,从下午开始就一直在厨房忙碌,准备亲手做几个拿手菜回报老婆和女儿的谅解。
  陆鸣到家的时候,只看见干女儿陆南星一个人在院子里玩,于是上前抱起来问道:“妈妈呢?”

  陆南星撅着小嘴说道:“谁知道……整天不见人……干爹,我们什么时候回城里啊……”
  陆鸣奇怪道:“怎么?难道这里不好吗?”
  陆南星嘟囔道:“这里没地方上学啊……”
  陆鸣笑道:“乖女儿,这么喜欢学习啊,别着急,到时候有你学的时候,趁着现在没人管你,就抓紧时间玩个够,等到上学了,可就没时间玩了……”
  陆南星撒娇道:“可你们都没人陪我玩……一个人多寂寞啊……”
  陆鸣在杆女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笑道:“小东西,你懂什么叫寂寞……”

  说着,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在毛竹园坐在山头看落日的情形,心想,这就叫童年的寂寞吧,看来自己确实有必要多生几个孩子,将来互相之间也有个玩伴。
  “哎呀,阿鸣,什么时候回来的?”陆老闷看见陆鸣在院子里逗小孩,走到门口问道,一边还冲着大门口张望。
  “中午就回来了,在公司和干妈谈事呢。”陆鸣抱着陆南星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说道。
  陆老闷紧张地问道:“她们来了吗?”
  陆鸣笑道:“四叔,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他们等到吃饭的时候才来呢。”
  陆老闷把陆鸣拉到一边,小声问道:“阿鸣,你说这父女第一次相认,我总要送个见面礼吧。”
  陆鸣笑道:“那你准备好礼物了吗?”
  陆老闷说道:“我琢磨了好几天,就是不知道送什么?再说,我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啊?”
  陆鸣说道:“女人嘛,还能喜欢什么,自然是布灵布灵的东西了。”

  陆老闷疑惑道:“什么布灵布灵的东西?”
  陆鸣笑道:“就是闪闪发光的东西……珠宝翡翠项链啊……哪个女人不喜欢呢。”
  陆老闷说道:“哎呀,这些东西陆家镇可买不到上档次的,还要去城里……我已经决定了,今天晚上干脆就把我这辈子创的这份家业全部分给他们算了……”
  陆鸣惊讶道:“你的意思是想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分给他们?”
  陆老闷点点头说道:“我和碧云只要有吃有住就行了,要这些钱有什么用,干脆分给他们,今后再也不管了……”
  陆鸣试探道:“你准备怎么分?”
  陆老闷想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想搞得太复杂,干脆一碗水端平了,所有财产分成三份,没人一份……”
  陆鸣惊讶道:“那……阿君也得到一份?”
  陆老闷不假思索地说道:“那当然,按道理我亏欠她这么多,应该多给她一点才对呢。”
  陆鸣笑道:“四叔,人家今天认你这个爹可不是冲你财产来的,何况,我干妈就这么一个女儿,家里有的是钱,你也没必要分的这么均匀,再说,你身体还这么好,哪有必要急着分财产,还是以后再说吧……”
  陆老闷摆摆手说道:“我既然说过金盆洗手,今后就不想再管家里的事情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把钱财产分给他们,好赖今后看他们自己了……”
  陆鸣犹豫道:“既然你执意要分的话,那也没必要分的这么均匀,毕竟男女有别,要不这样,你把财神一分为二,一半留给阿邦,剩下的一半分成三份,两个女儿各一份,你自己个伯母留一份养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