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站在地上,伸了一个懒腰,说道:“不吃了,现在快半夜了,吃什么都会发胖的。送我回去吧。”说着,就向外走。
  来到客厅,丁一就看到了食堂送来的餐车,上面有摆好的碗筷等物,一只比早上还要大的保温桶放在餐车上。就对保温桶里的东西产生了好奇。她咽了一下口水,说真的,她的确有点饿了,因为中午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下午又消耗了那么大的体力,肚子就空空的了。
  江帆跟在她的后面,说道:“先去洗脸洗手,吃饱喝足我再去送你。”
  丁一说:“你都换上衣服了,不用你送了。我出门打车。”
  江帆说:“再议。”说着,就将她拥到洗漱间。

  江帆回身,打开保温桶,里面是一小盆粥。一盘甜点,还有几个小笼包子。两小蝶精致的凉菜。
  江帆闻了闻,不由地说了一句:“真香啊,不吃会后悔的。”
  说着,就动手开始盛粥。
  丁一洗完脸后出来,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两只小瓶,往脸上拍了点化妆水和润肤露。就走了过来,说道:“这是什么粥?”
  江帆说道:“你坐下先尝尝好吃不好吃。”

  丁一就坐在了餐桌旁,接过江帆递过来的不锈钢小勺,舀了一小勺,放进嘴里,糯糯的,甜甜的,而且还吃出了鱼肉。她说:“像鱼粥,还有鱼翅,不对,是燕……不会是燕窝吧?”
  江帆笑了,说:“有什么不可能的?就是燕窝,燕窝鱼茸粥。”
  丁一说:“天,这个熬制时间会很长的?”
  江帆说:“我一个多小时前打电话,想问问他们能熬什么粥,他们就告诉我能熬早晨那样的海鲜粥还有燕窝鱼茸粥,刚好有泡发好的燕窝,就让他们熬了,如果你喜欢吃的话,以后经常给你吃。”
  “那可不行,这太腐、败了。”
  “哈哈,一点都不腐、败,没有传说的那么贵,再说,部队里都是特供的,肯定不会吃到假的,另外,你到新加坡是不是吃过?东南亚那些地方不缺这个。”江帆说道。
  丁一说:“吃过,师兄家的嫂子给爸爸熬过,我吃的是借光的,据说这个很麻烦。”
  “首长食堂有的时候会有这些,你喜欢吃的话,我可以经常让他们做来给你吃。”
  丁一赶忙说道:“不要了,早上那个海鲜粥就不错了。让别人知道市长天天吃这个,影响会不好的。”
  江帆笑了,说道:“你就是想吃,也未必总是有,今天是赶巧了,放心,偶尔吃不会腐、败的。”
  丁一吃了一小口后问道:“问你一个庸俗的问题,你在这里吃饭是自己掏钱吗?”
  看着她的好奇的表情,江帆笑了,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这里是军事管制区,一切问题都属于军事秘密。快吃吧,凉了就不好了。吃完了给你看一样东西。”
  江帆神秘地说道:“宝贝。”
  “夜明珠吗?”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看来你很不好打发啊,是不是低于夜明珠这个水平的就领不走你啊?”
  丁一笑了,仰着头想了想,说道:“如果是夜明珠的话估计十颗也领不走我。”
  “完了。”江帆放下筷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谁家养的姑娘啊,怎么能这么养?”

  “呵呵。”丁一笑了。
  江帆看着她,说:“跟你说句实话,我对你母亲充满的好奇,想必你受她的影响很大。”
  丁一放下小勺,说道:“性格方面其实都挺像他俩的。我爸爸和妈妈感情很好,爸爸在生活方面比较弱智,其实妈妈也比他也强不了多少。从我记事起,他们当着我谈论的所有话题都是对我有益处的。从来不谈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的话。”
  “哦,真是有心飞父母。”江帆赞道。
  “是,他们即便是对对方有意见,只要当着我的面,从不吵架,总是以最温和最幽默的方式化解矛盾,从来不说伤害感情的话。也可能背着我他们会争吵,但我的确没有听见过。”
  江帆点点头,给她夹过一块小点心。
  丁一说道:“可以说,他们把现实生活中那些阴暗和不良的一面,也就是不该让孩子看到和知道的那些东西都过滤掉了,展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非常纯净的世界。就是他们双方在单位受了委屈都是背着我向对方倾诉的,从来都没听到过他们在背后说长道短过。所以,我刚上学的时候,就闹了一个笑话,现在想想都好笑。”

  丁一说着,掩着嘴笑了。
  “哦,说说看。”江帆说道。
  “妈妈去接我,我们排着队从教室里走出来,我看见妈妈后着急跑出来找妈妈,不小心踩了同桌同学的脚,那个同学回头就骂了我一句,我居然开心地笑了。我没听到过,无论是这句骂人的话还是她迅速的反击过程,在我看来都觉得特别好笑。到了妈妈跟前妈妈问我笑什么,我就跟妈妈说,我踩了同学的脚,没来得及跟她说道歉,她就说了一句什么话,逗死我了。谁知,妈妈就变了脸,训斥我,还让我保证永远不再说这句话。当时我觉得特别委屈,本来在我听来很开心的话,不想却被妈妈训斥了。后来她就告诉我,那是没有礼貌的孩子说的话。我记得我是流着眼泪回家的,爸爸知道后这件事后,哄了我,也站在妈妈这一边。后来,妈妈居然找到了老师,以别的理由,给我调换了座位,以后我跟那个同学就不是同桌了。”

  丁一又说:“其实,在这方面感觉爸爸比妈妈还过分。”
  江帆说道:“为什么?”
  丁一说:“刚入学的时候,难免跟同学在一起玩,如果我到家重复几遍这个同学的名字后,爸爸就会问个不停,什么这个同学学习好不好了,在班里表现如何了,跟不跟同学打架了。如果他同意你和这个同学玩了,就不说话了,如果他认为我不该和这个同学玩,就会公开阻止我。所以,如果我想跟哪个同学玩,就会告诉他,这个同学学习比我好,老师经常表扬她。爸爸就会非常高兴我跟这个同学玩,久而久之就知道哪些同学不能玩,哪些同学能玩了。所以,我从小学到大学,要好的同学很少,初中有两个很要好的同学,但最后她们随着父母调动工作转校了,大学时也不住宿,加之毕业后又分到了外地工作,与同学们天各一方,来往的就很少了……”

  江帆点点头,想起她父亲找到自己时的表情,就说道:“你父母亲很爱你,你的父亲更爱你,唯恐你受到不应有的伤害,所以,很在乎你跟什么样的人来往,更在乎你将来的幸福。是不是他现在不太管你了?”
  丁一知道江帆在试探自己,她看着他,说道:“后来就不怎么管了,因为我也定型了,知道跟什么样的同学来往。”
  江帆说:“他们把一个过滤后世界给你,是希望他们的女儿健康、快乐地成长。不希望他们的女儿受到什么不良的影响,可以想象,他们是多么的爱你。”
  丁一低下了头,用不锈钢小勺搅着碗里的粥,半天才说道:“我爸爸找过你对吧?”

  江帆一愣,不能确定她的意思,就支吾了一下说道:“你……指的是什么时候?”
  丁一看着他,说道:“就在你支边之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