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没事。”陈静懒懒地说道:“我要回去了,挂了。”
  彭长宜急忙说道:“等等。”
  陈静说:“怎么了?”
  “听着。”彭长宜说着,就对着话筒“啵”了一声,说道:“听见了吗?”
  陈静仍然没有被彭长宜的情绪感染,她懒懒地说道:“嗯,听见了,挂了。”
  彭长宜温柔地说道:“好的,挂吧。”
  陈静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彭长宜有些睡不着觉,看来,陈静还真是生气了,难道自己真的把她当别人的影子了吗?尽管他矢口否认,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她的确是因为跟某人相像才吸引的她。
  陈静不是丁一,这一点他心里是有数的,就像他在电话里跟她说的那样,他还没愚蠢到拿张三当李四来爱的地步。不过,刚才陈静问他是否爱过那个人时,他说了假话,也许,这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对任何人公开的答案,哪怕是对丁一也不能……
  就在彭长宜睡不着觉的时候,此刻,被陈静说成影子和替身的那个人,正躺在江帆的大床上酣然大睡。

  她之所以如此酣然大睡,甚至忘记回家,也许,不光是因为滑冰累的缘故吧。
  江帆从沙发上醒来后,一看天早已大黑,他跟食堂定了餐,又悄悄来到浴室,洗了一个澡,穿着睡衣睡裤出来的时候,卧室的门仍然关得好好的。
  他看了一下表,心说,还真能睡啊!轻轻地推开房门,借着窗纱透进来的外面的灯光,他看到她始终保持那个姿势没动,像个小猫一样懒洋洋地缩在他的大床上,他不由得笑了。
  轻轻地,拧亮了床头上方的壁灯,把灯光调到最柔和的状态下,又将另一层窗帘全部拉上,他屏住呼吸,低头看了她,见她的鼻尖上沁出了汗珠。
  江帆一看,欣慰地笑了:呵呵,看来是睡暖和了。
  她的睡态就跟她平时的人一样,很文雅、安静,像个婴儿,屈膝缩在被子里,偌大的一个床,她只占了一个很小的地方。两只手并拢在一起,垫在左侧的脸下,细密的睫毛盖住了双眸,呼吸是那么的轻盈,气若幽兰,小嘴微微地嘟着,完全是一种放松状态。从羊毛衫的领口处,可以看出她细嫩白皙的胸部……
  江帆立刻调开了目光,不敢看她胸部的位置,他知道自己对她是多么的渴望,有时候,不得不强迫自己忍受这种渴望的煎熬,尽管眼下她就躺在自己的床上,但是他不能够,他不能做她不同意或者是反感自己的事情。那么长的时间自己都忍过来了,不在乎眼前这一时一刻。
  他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控制着想亲她甚至要她的冲动,起身,又悄悄地退了出去。

  他来到书房,给食堂打了电话,让食堂一个小时将自己定的餐送过来。
  江帆打开了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小,几乎听不到,躺在沙发上,但是精神就是无法聚拢到电视节目上,他的心完全放在了卧室里正在他床上酣睡的那个人身上了。
  漫长的一个小时过去了,江帆担心一会送餐的来按门铃吵醒他,就提前等在走廊电梯的门口处,军人的时间观念就是强,一会电梯的门就开了,一名餐厅战士推着一个小餐车走出电梯。
  “首长您好,这是您点的餐。”

  江帆说道:“幸苦了。”
  他接过战士手里的餐车,说道:“明天再来收吧,另外,早上那个提篮在我车的后备箱里,你下去后我从上面给你遥控,你带回去吧。”
  “好的,首长请慢用。”小战士说着转身就走了。
  江帆回到房间后,将餐车轻轻推了进来,然后拿过车的钥匙,站在窗前,那个战士已经等在他的奥迪车的后边,江帆按了遥控装置,后备箱自动弹开,那名战士拿出那个保温提篮关上了后备箱,冲楼上的江帆招了一下手后就走了。
  江帆拉好窗帘,又看了看表,耐着性子决定再等等她。
  终究是耐不住性子的,他又悄悄推开卧室的门,这才看见丁一换了个半仰的姿势。也可能是睡热的原因,被子被她蹬开了,一条腿伸直着,另一条腿弯曲着,手搭在腹部,另一只手扬起,放在脑袋旁边,脸扭向里侧,胸部和身体的曲线暴露无遗,整个姿势十分诱人不说,而且毫不设防。
  江帆的喉咙滚动了两下,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一种突然而至的躁动,他抑制着自己,他把她那只搭在腹部上的手拿了下来,握在自己的手里,这个动作仍然没弄醒她。呵呵,看来她是真的累了。
  她的手心热乎乎、潮乎乎的,这个被子,本来是自己脱光衣服盖的,现在她却穿着衣服睡,不热才怪呢?如果要是她不穿这么多衣服睡,肯定会更加舒服。
  他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大掌里,抚摸着,他感觉她的手是那么小,那么的纤细,手指是那么好看,难怪能写出那么好看的小字,兴许就和这手有关系。

  他忽然有了联想,他希望跟丁一结为百年之好后,她也能给他生一个跟她一样美丽的女儿……
  想到女儿,江帆的心就一动,如果自己的女儿还活着,应该十二三多岁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敢想下去了。他亲了一下她的手,将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然后又伸出右手,轻轻地把她脸上沾着的一缕头发拨到了一边,她额头上出了好细汗,哈哈,看来,她的确睡暖和了。
  也许是这个小动作刺激了她,她动了一下,另一只手从脑袋旁边放了下来,她醒了。
  她睁开了眼,借着朦朦胧胧的灯光,就看见了江帆正坐在旁边注视着自己,她揉了揉眼睛,向里翻了个身,说道:“几点了?”
  江帆笑了一下,说道:“自己看。”说着,就把胳膊伸到她眼前,让她自己看表。
  丁一拉过他的手腕,看不清江帆手表的指针。江帆将壁灯调得亮一些,丁一这才看清了时间,她一下子坐起,惊呼:“天,这么晚了,我睡了四个多小时?”
  江帆笑了,说道:“看着你睡得跟小猫一样,好让人嫉妒啊。”

  丁一理了理头发,不解地说:“我怎么睡这么死,好像也没有做梦,而且睡了那么长时间?”
  江帆把她揽到怀里,说道:“当然了,你睡在该睡的地方,心里是安全的,放松的。”
  这句话让丁一抬起了头,她看着他迷人的笑眸,也许,他说的对。
  “太晚了,我该回去了。”说着,她就要下床。
  江帆说:“别急,我定了餐,就是怕凉了,才把你碰醒的,如果不怕你饿着肚子睡,不会让你醒的,你也肯定能连轴转了。另外,你穿着这么多衣服睡一宿的话,估计也不解乏。”
  丁一笑了,说道:“你睡了吗?”
  江帆冲她点点头,说道:“我在客厅沙发上睡了一会,老年人觉少,哪像你们年轻人那么能睡。”江帆打趣地说道。
  丁一笑了,看着他说:“你不老。”
  江帆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为了你这句话,我要好好活着,争取越活越年轻,活回到你这个岁数。”
  丁一笑了,她起身下床,踩在地毯上,就扭头找自己的衣服。
  江帆说:“衣服都在外面,先出去吃点东西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