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对陈静没用新手机打电话立刻就存了疑问,但他没有多想,毕竟这么晚了,她特地跑到快餐店打电话,说明她心里是有自己的。想到这里说:“那个电话卡里,有足够的钱让你打,以后不要用同学的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开着机。”
  陈静说:“要上课的,开机太不方便了。”
  “我又不会在上课时候给你打,要不这样,你每天中午开机,晚上开机,尤其是晚上,必须要开,因为这个时间我给你打也方便。”
  “再说吧。”陈静懒洋洋地说道。
  彭长宜一听就急了,心说:什么叫再说呀,给你电话目的就是为了联系方便?但他没有把这话说直接说出来,可能陈静心里还在意沈芳跟她说的话,就问道:“你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气吗?”
  陈静没言语。
  彭长宜继续说:“我有许多话想跟你说,上次你都没让我说完就撂了电话。”
  陈静握着电话,她心里有些难过。
  “我不想跟你过多地解释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你在我心里是唯一的,不是什么人影子,没有一个人能给另一个人当影子。我这话你明白吗?”
  陈静在静静地听着。
  彭长宜继续说:“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不太明白,下周有时间的话,我去找你,是该跟你好好聊聊了。”
  半天,陈静才说:“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可以问任何问题。”
  “那好,我问的这个问题,你要如实答复我好吗?”
  “你说吧。”
  “在你的生活中,真的有一个跟我长得一样的女人吗?”

  从内心来讲,彭长宜最怕她问这个问题,如果她不问,可能他心里会有些过意不去,她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反而让彭长宜有些心烦。他想了想说道:“你要明白,凡物莫不相异,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何况是人,况且,我还没有愚蠢到把张三看成李四的份上。”
  “我要你回答我,没让你跟我解释道理,你只需回答我有还是没有?”陈静几乎是在电话里嚷着说出的。
  彭长宜镇静了一下,说道:“有。”
  陈静哽咽了,她委屈地说道:“我就知道有,我都看见她的照片了……”话没说完,她捂住了嘴,眼泪就流了出来。
  “对不起。”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陈静几乎是嚷着说出的这话。
  彭长宜有些气恼,他知道沈芳达到了目的,就说道:“那是我的前妻跟你再胡说八道,事后她都跟我赔礼道歉了,所以,你别信她的话。”
  陈静哭了,她说:“我没有信她的话,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觉,知道我入学的时候为什么没告诉你吗?”
  “现在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谜。”

  陈静哭着说道:“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离婚了,但是你从来都没告诉我,我觉得没有资格问你,更没有资格感到高兴,因为,我知道我不配……”
  彭长宜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尽管我没有奢望什么,但这起码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对我是不信任的,是怕我知道这个消息后缠上你,我感到很悲哀,悲哀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被你看扁了,于是,那个时候我就不准备理你了,所以入学才没有告诉你。其实,你真的不用担心,我是永远都不会纠缠你的……”
  “这个……”彭长宜感觉自己跟女人辩论他天生就不是好手。
  陈静抽泣了一下,又说道:“但是没办法,再次看到你后,我还是……还是……我……我真的很爱……”她低声抽泣着。
  听见她压抑的哭声,彭长宜闭上了眼睛……

  “我可以忍受……忍受你把我看扁,心想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改变对我的看法,但我实在忍受不了当别人的替身,做别人的影子,一想到我们以前亲热的时候,你眼中看到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我只是充当了别人替身这件事,我就受不了,真的……真的受不了……”她泣不成声……
  彭长宜听了她这些话有些不知所措,他感觉很烦,女人真的很烦,他原以为陈静尽管年龄不大,但是她却很懂事,而且也善解人意,她从不跟自己提要求,也没有跟自己抱怨过什么,不曾想,却弄出个“影子说”。毕竟,陈静比他小那么多,而且从他内心来讲,他是喜欢她的,自己也真心想跟她共同生活,所以,他还是能够容忍她的。
  想到这里,彭长宜认真地说道:“我再跟你重申一遍,我没拿你当任何人的影子,我不否认,你长得的确跟某些人有像的地方,但是我没有愚昧到把你当做别人影子的地步,你是你,她是她,我彭长宜爱的人,就是我彭长宜的。”
  “那你爱过她吗?”陈静问了关键的一句话。

  彭长宜的内心有一种隐隐的酸楚,半天他才说道:“这是两个概念,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完全不是一个意义上的,所以,你要相信我,相信我……”
  陈静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彭长宜担心地问道。
  陈静哽咽着说:“知道你爱她。”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彭长宜生气地说:“你这是什么逻辑?我刚才就说了,这是两回事,你不能把一个跟自己长得相像的人当做假想敌,那是不客观不现实的,而且是自寻烦恼的。”
  “我怎么能自寻烦恼啊……”陈静哭出了声。
  彭长宜心疼了,他觉得在电话里有些话真的是无法说清楚,而且也说不清楚,就说道:“好了,听话,你应该知道我的心。再坚持几天,下周如果没有突发事情,我去看你,有些事,我们也该聊聊了——”
  “我不想见你,真的不想……见……”
  “好,你不想见,我想见。”彭长宜决定转移话题,如果陈静再纠缠影子和替身的问题,他还真有些招架不了了,说:“我听说你感冒了,要多休息,再有,说过你多少次了,别太累了,一个女孩子,干嘛那么用功,学的东西够用就行了,我听老顾说你又报了语言班。”
  “嗯——”陈静擦着眼泪说道。
  彭长宜说:“这样吧,太晚了,你还要回宿舍,来日方长,我会消除你心中所有疑虑的。听我的话,明天开机,不要担心电话费,你一定要让我找到你,找不到你我就会心慌,懂吗?”
  陈静咳嗽了几声后说道:“我现在打电话不方便……”
  “没关系,我们又不会长时间通话,你只要让我能找到你就行了。听话,明天开机。”彭长宜的声音温柔极了。
  陈静的情绪并没有因为彭长宜的温柔而高涨起来,她沉静地说道:“看情况吧……”
  “别看情况,必须。”彭长宜不给她回旋的余地。
  半天,陈静才说道:“好吧——”
  彭长宜的心放了下来,他说道:“感冒必须多休息,少胡思乱想,不出意外的话,下周我去找你,我们见面谈。”
  陈静沉默了一下,说道:“顾大叔回去跟你说什么了吗?”
  “他说你感冒了,中午给你点的菜你都没有胃口,而且说你不要命地用功,还报了英语补习班。我一听就来气,又不出国,学什么英语,搞那么累干嘛?”彭长宜如实说道。
  “就说这些?”陈静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彭长宜说:“是的,就说了这些,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