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8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我跟韩立闻提了,我要是不开口,韩立闻不会行动,他比较听我的话。
  不过,马上又出了一件怪事,这怪事倒也不能说坏,只是让人想不通。
  只是普通的一个下午,外边天灰蒙蒙的,却很闷热,潮湿。去外边走一圈,全身都是汗。
  刚刚处理一些事,韩立闻过来找我,他的表情有些怪,可具体说哪里怪也说不出来。
  我说:“有事?”
  韩立闻点点头。

  我说:“说吧。”
  韩立闻坐下,想了想,说道:“又到账一百万?”
  我说:“张董给的钱?真够大方的了,你们过去要好好干。对得起这个钱,这是条大鱼啊!”
  韩立闻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张董打过来的钱,不过张董那边正在谈,估计快谈下来了,收入应该不错的。”

  我还以为是张董打过来的钱呢,听说不是让我挺诧异的。
  “不是张董的话,那是谁?”
  谁这么有钱。直接转过来一百万,白子惠有这个钱,不过没有必要,也不用偷偷摸摸的转,应该会提前跟我说一下。
  韩立闻说道:“是一个客户!”

  我说:“人呢?”
  韩立闻说道:“人没来,不过说了要求。”
  怪就在这个地方,韩立闻说话不太痛快,有点遮遮掩掩的。他这个态度应该是跟我有关系,我说:“说吧,对方什么要求。”
  韩立闻说道:“对方要你去上京一趟,到了那边,有人会联系你。”
  我说:“没说什么具体的事?”
  韩立闻说道:“没说,只说不是危险的活。”
  我说:“这个单子要呆多久,就在上京吗?需不需要去别的地方。”
  之前,有人请我去国外,让我当保镖,我没答应,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上次那人。

  韩立闻说道:“不会,就在上京。”
  我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
  韩立闻说:“你的打算?”
  我想了想,说:“对方钱为什么给的这么痛快?有没有说我不去会有什么后果?”
  韩立闻说:“对方说了。这钱是定金,跟你去不去没关系,钱已经给了,便不会收回。”

  好大方,让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的手笔。
  想一想,我最近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我是想找曾茂才报仇的,可是曾茂才现在躲在哪里我根本不清楚,这种情况,谈报仇太奢侈,其他的,让我牵挂的便是李依然和孩子,可依然难觅行踪,所以。上京可以去去,能随随便便给一百万的不是普通的主儿。
  既然决定了,便开始准备走人,我先跟齐语兰打了个招呼,我觉得自己还算半个特勤人,不管怎么说,也要通知齐语兰一声,齐语兰赞同我多出去走走。世界之大,光守在一个地方没什么意思。
  跟齐语兰说完之后,告诉了父母,我要出去一段时间,他们听到之后,欲言又止,他们没有说出口,但我能感觉出来,他们对我身上的变化有些接受不了,这段时间经历种种,生死之间徘徊,一时间让他们明白很多的事。

  心里肯定是不喜的,可也没办法说,他们也知道我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不错。
  关珊的死,白子惠的离开,算是接连的打击吧,感情路不顺,心里大概千疮百孔,除此之外,工作还危险至极。
  大概是心疼我。
  有些话,没说出口,但我都知道。
  心里有些愧疚,陪父母的时间其实很少,本以为跟白子惠感情稳定。让他们老两口过来享福,没想到却给他们添堵。
  是我不孝。
  不过,跟白子惠关系恢复这事我此时此刻不会说,我怕他们再一次的失望,况且,我和白子惠现在情况虽然不错,可有些核心问题依旧没有解决,白子惠宽恕归宽恕。可是她还是放不下我跟别的女人有孩子的问题,她只是说身体关系,床伴,却没提过结婚的事。

  这种改变,不言而明。
  白子惠是爱我的,我很清楚,无比的清楚,可是我还是伤害了她。所以,她舍不得我,但又不能委屈自己。
  上床,可以。
  承诺,不行。
  我想跟你玩玩,就跟你玩玩,我想走人,甩甩手便走。
  今时今日。全都怪我。
  这些话,父母开不了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让他们担心了,我很抱歉,可让我说几句让他们宽慰的话,感觉重若千钧,压得我无法喘气,就好像我爱你三个字,说出口来,真的很难。
  通知完齐语兰,通知完父母,只剩下一个人要告别,虽说我去上京只是小事,撑死了半个月回来,可不知道为何。心中有这样不舍。
  “喂,忙呢吗?”

  “忙呢!有话快说!”
  “我想见你了。”
  “想上床吧。”
  “你说的太直白了。”
  “不上吗?”
  “上!”

  “所以,废什么话!”
  我有点无语,白子惠变化还是很明显的,我们的关系显然换了另外一种模式,更加直接,可感觉投入的感情不是之前那么多,没有那种你侬我侬。可能彼此都把感情隐藏着,没有之前那样赤裸。
  “那我过去接你?”
  “来吧。”
  “想吃什么?”
  “你安排!看看你能不能猜中我想吃什么!”
  “好!”

  挂了电话,心有些累,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其实吧,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氛围,我回家换了衣服,装扮一新,西装,皮鞋,去花店订了花。
  手捧着一团火红,走入白子惠的办公室,虽然没有什么惊喜,不过女人还是喜欢被关注的。
  看到我出现,白子惠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眼神变得些许温柔。
  我心中一笑,有效果!
  虽然眼神变了,嘴可没变,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买花干什么,浪费!”
  我随后把花扔进了垃圾桶,说道:“是浪费,花比人差远了,还是人比较美!”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心却调快了几分。
  我走过去,抓住白子惠的手,她虽然反抗,可我坚持,她没太过抗拒。
  挑了一家雅致的餐厅,我说了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事气氛,浪漫一些,优雅一些,空气里弥漫着爱的味道,这样便好。
  灯光下,白子惠的脸晶莹剔透,唇红齿白,美的惊心动魄。
  她吃饭的速度不快,东西放进口中,细细咀嚼,两片红唇上下,看着我心神摇曳。
  白子惠放下了筷子,眼神别有深意,我微微一笑,说:“东西不好吃吗?”
  白子惠说:“你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
  我说:“看你美,赏心悦目!”
  白子惠轻笑一声,说道:“董宁,你盯着我嘴看,是不是有什么龌蹉的想法。”
  我笑了笑,说道:“我必须说实话,还真有。”
  白子惠说:“死相!”
  这两个字有其他含义,代表着今夜你的所求全部实现。
  我轻轻一笑,说道:“老婆,我要去上京一趟。”
  白子惠说道:“去上京干什么?”

  我说:“有个活。”
  日期:2017-06-1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