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90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即便是自己没有说出口,他心里也该是明白的,难道不是吗?
  女人,不管是多有钱,多有成就的女人,在遇到情感纠葛的时候,一样是愁肠百结,思绪万千的,这是女人特有的本质,这也是只有女人跟女人在一起才能完全了解的某种情愫,男人们是永远无法真正理解这种极其矛盾又极其复杂的心态的。
  秦书凯站在自己住处的楼上阳台,看着楼下不远处的人行道上,冯香妞还在呆呆的站在原地发呆,心里忍不住抽动了一下,这女人对自己的确是动了真感情的,这一点他看得出来。
  这世上,太多事情可以作假,只有感情是装不出来的,真心的喜欢一个人,不仅仅是看着对方的那种独有眼神,甚至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会给人某种触动,秦书凯心里也是有感觉,只是他心里明白,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过多的精力去顾及其他。
  今晚在酒桌上,冯局长和张队长泄露的消息,让他证明了自己心里一直以来的猜测,这件事果然是韦光荣在背后搞鬼,既然对手已经出招了,自己岂能坐以待毙。冯香妞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既然韦光荣已经对自己动了杀心,一次不成,保不准还会有第二次,要想自保,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对手撂倒,可是到底要采取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对韦光荣一招致命呢?
  当天晚上,秦书凯失眠了,即便是被刺伤住院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态,不是不想睡,是真的睡不着,头脑中感觉乱糟糟的,装了太多的东西,总想要理解清一个头绪出来,却总也找不到合适的缺口。
  秦书凯躺卧在房间的床上,手里拿着的却是线装本《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中的每一条已经被他翻看了不知道有多少遍,却还是没那种灵光一闪的感觉。
  “瞒天过海,借刀杀人,以逸待劳,围魏救赵.....”
  秦书凯的两只眼睛盯在了“借刀杀人”四个字上,他想起韦光荣这次明摆着借用了黑社会的力量来对付自己,既然如此,自己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黑吃黑的勾当自己并不是没干过,只要谋划的好,韦光荣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主意打定后,秦书凯打了个电话给湖州市的黑道老大蒋耀东,这几年,蒋耀东通过他的关系也算是赚取了不少好处,现在也该是蒋耀东报恩的时候了。

  “秦市长这么晚还在为人民服务啊?实在是太辛苦了。”
  蒋耀东说话一向是相当有分寸,从来都是挑好听的说。
  “兄弟最近遇上点麻烦,不知道蒋老大听说了没有?”
  “这么大的新闻,湖州市跟普安市距离这么近,我怎么能没听说呢,好在是有惊无险,秦市长没事就好。”
  “蒋老大,有件事我想拜托你帮忙。”

  “跟我说话还这么客气干什么?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蒋耀东能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放心,做兄弟的绝对不会为难蒋老大,你听我说..........。”
  “行,这件事交个我来办,最迟一个月,一定给你消息。”
  “那就有劳兄弟了。”
  “放心吧,有人敢跟我兄弟过不去,那就是跟我蒋耀东过不去。”
  秦书凯这一步算是走巧了,他拜托蒋耀东用黑道的手段帮自己的忙,偏巧二麻子现在就窝藏在湖州市内一狱友家中。
  二麻子的朋友叫三毛,是蒋耀东手下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一个中层小头目,听说老大要找的人当中,有一个正是二麻子,二话不说把二麻子给供了出来。
  朋友就是拿来出卖的,在这些混江湖的家伙眼里,能够获得老大的信任和赏识才是最重要的,没有老大做自己的衣食父母,连基本的生存都可能有问题,还谈什么朋友呢?

  二麻子当晚就被蒋耀东手下的人转交到了秦书凯手下的周德东手里。
  二麻子最近一段时间窝藏在朋友家里,心里一直七上八下,昨晚上朋友三毛回来的时候,情绪很高,非要跟他喝两杯,他也是有段日子没喝酒了,酒瘾一上来就有些喝多了,等到就醒的时候,二麻子感觉自己浑身酸疼,脑袋也胀疼的厉害,慢慢的恢复了些许意识后,他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人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
  二麻子仔细的看了一下自己所在之处,一个看起来像是储藏室的地方,墙壁四处空空,连个窗户都没有,二十多平方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靠墙摆放着,头顶上还有一个电灯在放出亮光。
  他挣扎着扭动身子往墙根坐过去,想让自己坐的稍微舒服些,等都意识完全清醒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口干舌燥,饿的有些头晕。
  “有人吗?”
  二麻子从喉咙里用力的喊出声音,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他也明白,自己必定是遭人算计了,现在对方在暗,自己在明,首先要弄清楚是谁给自己下套再说,毕竟自己也是黑道上有点名气的,谁***敢算计自己?
  “好像是醒了,要不要通知上头?”
  “这时间段,头正忙着呢。”
  “那就等会再通知?”
  “发个短信吧,提醒一下也就行了。”

  “好。”
  门口传来两个年轻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尽管两人的交谈并没有露出什么重要的信息来,可是二麻子的心里却一寒,因为这两个年轻人讲话的声音,很明显是操着一口普安市的方言,难道自己又回到了普安?
  这不可能啊?自己好像是跟三毛喝酒的时候,喝醉了,然后醒过来就已经呆在这里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说着普安口音话的人看在门口。
  二麻子想要小解,可是两只手已经被捆的像是麻花,于是他只能扯着嗓子喊道:

  “外面的人听着,老子要上厕所,赶紧过来帮老子的手解开。”
  没有人回应他的话。
  “听见没有?再不进来,老子可就要尿裤子上了。”
  “那你就尿裤子上吧。”

  外面传来几声轻笑,看这情形,两人似乎压根就没准备过来开门帮他的忙,二麻子心里不由更加冰冷,看样子,自己是落在仇家的手里了,否则的话,又怎么会这样孽待自己?
  二麻子果然是尿在了裤子上,昨晚上喝的酒倒是好酒,可惜现在变成了另一种物质排泄出来的时候,味道可就有天壤之别了,最痛苦的是,二麻子把裤子给尿湿了,身上穿着带有尿骚味的湿裤子坐在水泥地上,相当的让人不舒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