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56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30 08:49:00
  我心里立刻闪过一个念头,卧槽!被鬼上身了!
  张无忍跟我说过,没被鬼上身的驱魔人不是一个好的驱魔人。有时候因为工作需要,甚至还要主动引诱阴魂上自己的身,然后达到驱邪的目的。
  所以我虽然是第一次被鬼上身,可还真不惊慌,反而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没几秒钟,那个小鬼哀嚎着从我身体里钻了出去,全身像是着了火一样,冒着一股股的黑气。我眼疾手快,不等它逃走,手里的聚魂幡轻轻一卷,这家伙已经被收了进去。
  倒霉蛋看到我这一连串的动作早已经惊呆了,我说你别傻愣着了,没见过大师抓鬼啊?
  倒霉蛋这才醒悟过来,急忙给破面包车加水降温,忙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和我一起上车。
  张无忍依然在闭着眼休息,不过倒霉蛋重新发动车子之后,他就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那个小鬼,不简单啊。
  我说你醒了啊?就是一孤魂野鬼,现在先收起来,等回柏林禅寺了交给老和尚超度就行了。

  张无忍疲惫的伸了个懒腰,随意抹了一把脸,说,刚才它上你身的时候我就醒了。不过那个小鬼你看清楚长什么样了吗?
  我愣了一下,刚才只顾收的痛快,还真没注意。反正就是黑乎乎的一个类似人形的东西,也没见有多大本事。
  张无忍显得忧心忡忡,说,算了,先不管了。
  日期:2018-05-30 10:19:00
  先找到帝铭上校再说。
  我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也有点拿不准了,如果不是赶时间,我甚至还真有一种把小鬼放出来看个究竟的打算。
  可能是被我抓鬼的手段给震慑住了,倒霉蛋开车的速度也快了点。又颠簸了半个多小时,他就把车停在了路边,说,到了。顺着这个小路走,十分钟就能进村。
  我用手电筒朝上面照了一下,影影绰绰的似乎真的有个村庄。只不过村庄里一盏灯都没亮着。我和张无忍收拾了一下东西,数了五百块钱给他,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画满了符文的钞票。
  我说,这钞票你拿着,回去的时候还安全点。路上小心点。塞给他后,我们俩就背着包裹顺着小路一直往前。
  走了十多分钟,就看到村口黑魆魆的建筑了。都是半新不旧的砖瓦房,村口还有一颗核桃树,不过树上叶子黄不拉几,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后半夜了。跟帝铭上校约定好的时间早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我小声跟张无忍说,四五个小时足以发生很多变故了,咱们进村最好小心点。免得直接撞上死教那群人。
  我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机给帝铭上校打电话,可电话那头仍然提示对方已经关机。我无奈的冲张无忍耸耸肩,却发现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村子里面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村中心有一个高高的旗杆,因为实在是太远,黑乎乎的看的着实不清楚。
  日期:2018-05-30 11:49:15
  我问他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张无忍则面色古怪的点点头,说,那个旗杆,不对劲!

  他忽然间脸色一变,说,卧槽!老何,赶紧过来,这旗杆有问题!
  不等我回答,就急匆匆的走了过去。走了没两步他就打开了手电筒,雪亮的光束直接朝旗杆顶上照射过去。
  光束之中,我隐约间看到一个人影轻飘飘的挂在上面,正在随风飘荡。但是我立刻反应过来,一个人不可能会被风吹起来,所以上面挂着的肯定是一件衣服。
  可是谁会这么无聊,在村中央的旗杆上挂一件衣服?
  张无忍把手电固定在地上,拿出匕首就割断了旗杆上的绳子。他拽了两下,就把衣服从旗杆上拽了下来。可这件衣服掉下来之后我才发现,这他娘的哪里是衣服?分明是一件人皮!
  人皮很轻薄,也不知道是怎么扒下来的,竟然完整无比。上面血迹颜色是鲜红的,看样子扒皮后没多久。我想分辨一下人皮的脸庞是谁,就伸手碰了一下人皮,结果却发现人皮上的那张脸庞忽然间转过头来对着我咧嘴一笑。
  我吓得当场就毛了,急忙缩手。那张人皮就犹如衣服一样随风飘荡,卷在了张无忍手腕上。张无忍吓得脸色苍白,说,尸衣!这是用人皮做的尸衣!
  他手忙脚乱的拿出三阳酒,含在嘴里一口酒就喷了过去。人皮被三阳酒的阳气灼烧,立刻缩小了一下。
  日期:2018-05-30 13:19:15
  张无忍说,老何!快!纸人在哪里?
  我早已经从包里拿出了两个皱巴巴的纸人,咬破手指,在纸人的眉心上点了一下,然后拼命的扔了出去。
  人皮尸衣被纸人吸引,飞快的脱离了张无忍的胳膊就追过去。张无忍则气急败坏的说,赶紧走!
  我抽出了十字弩,说,走不了啦!你看周围!

  黑暗中出现了十几个人影,跌跌撞撞的把我们包围了起来。我用摄魂手电扫了一下,才发现那些根本就不是鬼,而是穿着各异的本地居民!
  但是从他们身上的斑斑血迹和呆滞的表情来看,这些人恐怕都中了某种邪术。
  我想起阿诺老头给我们说以蛊控尸,心里立刻打了个突。急忙跟张无忍说,这下完蛋了,帝铭上校估计被人家给一锅端了,咱们赶紧跑吧!
  那些人影动作僵硬,论速度肯定比不上我们的。而且对付蛊虫我们也不是完全束手无策。张无忍从包里摸出了一个瓶子,狠狠的扔进了人群里面,瓶子爆开后就冒出了一股黄烟,我闻了一下,是一股浓重的硫磺味,其中还夹杂着类似中药一样的苦涩味道。
  蛊虫天生害怕的就是硫磺等东西,虽说藏在人的身体里,也下意识的开始躲避。我们俩趁机往外冲,一边冲,还一边把摇摇晃晃的村民们踹的东倒西歪。

  眼看着就要冲出村民的包围,眼前人影一闪,一个哭丧着脸的家伙就出现在我俩面前。
  日期:2018-05-30 14:49:15
  他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拎着一根哭丧棒,对着我俩当头就是一棍子。
  张无忍大吼一声,密宗铁棍直接就迎了上去,然后我听到一声金铁交加的撞击声,对方的哭丧棒竟然也是铁铸的。
  老张被震的胳膊发麻,连连后退了两步。我趁机扣动了十字弩的扳机,两根弩箭呼啸的飞了出去,却被那人用哭丧棒给拦了下来。我看的头皮发麻,十字弩的射速多么高我清楚的很,这家伙竟然能用一根哭丧棒就拦下来,这动作得多快?
  张无忍气急败坏的叫,他是抢走黑佛的那个人!
  当初在省公丨安丨厅,有个死教的信徒单枪匹马闯进公丨安丨厅抢走了黑佛,还差点用手段伤了我们。虽然当时只是惊鸿一瞥,可张无忍的眼睛是干什么的?只要见过,基本上就忘不掉。
  这家伙嘿嘿一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动,他说,两个小家伙有意思,难怪被菩萨选中成为祭品。
  他一提这事我就勃然大怒,张口就骂,祭你奶奶的嘴!十字弩已经调整到了连发的射速,刷刷刷的就连续射出了四五箭。
  那人身子犹如鬼魅一样后退,一边退,一边挥舞着哭丧棒打掉了我射出的弩箭。他抬起头来冲黑暗中说,毒老怪,再不动手,这两个小家伙就跑了。

  他这话一说出来,一个身材极瘦的男子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冒了出来。他脸上一样戴着个面具,只不过面具上还有些许裂纹。
  这个人也是老相识了,当初我们护送怒脸尸体路过云集寺的时候,这家伙就曾经出面抢夺尸体。只不过当时被静海和尚用铜钵给砸了一下,把脸上的面具给砸烂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把我俩堵在旗杆下面,身后则是摇摇晃晃的十几个中了蛊的村民。而且我注意到,那件被纸人引走的人皮尸衣也悄无声息的飘了过来,被称为毒老怪的家伙一挥手,就轻飘飘的落在了他身上。
  我心里哇凉哇凉的,心说这下真完了,早知道就该听李如铁留在凯里市。现在可好了,被人家堵在中缅边境的荒村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下真要被制成哭脸和笑脸两具尸体了。
  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