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1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手长,我这,左脚麻了。”赵工指着自己的左脚,此刻正紧紧的把离合器踏板踩到最底端。
  我擦,坏了!
  原来赵工被我们指定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之后,整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的紧张,毕竟这是他在考取了科目三之后的第一次动车,他调整好安全带以及身子与方向盘的距离之后,为了能让我们再第一时间躲开敌人的袭击,他早早的就把一档挂上,而左脚就始终停留在离合踏板上,就等着我们上车之后缓慢松离合离开呢,结果我们在黑帮的基地里喝了背酒,看了几个蜥蜴,吧时间都耽误了,这哥们又生怕我们会突然出现,左脚就一直保持相同的动作,已经20多分钟了,还好我们及时赶到,不然还没被黑帮打死呢,人就被截肢了。

  “彭,彭”菲律宾人很友好的冲天空开着枪。
  “嫩妈老赵,你听我的,左脚缓慢松离合,嫩妈右脚给油。”老九已经快崩溃了,自己开车都用的农用三轮车的驾照,此刻却来给一个真正拥有驾照的人上课。
  “水手长,我脚没知觉了。”赵工低着头,羞红了脸。
  “赵工,坚持住啊!他们就要打过来了,你赶紧加强血液循环啊,千万不能熄火啊!”我想了一下我们每次熄火再重新将车启动,最少需要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啊,按照老鬼的速度,后面那些人都能**我们三十多回了。
  “嫩妈老二,你别瞎咋呼!”老九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心想他妈的这怎么比当年入洞房的的感觉都要别扭。

  “嫩妈赵工,你跟着我的节奏,深呼吸,左脚缓慢松开,对对对,慢一点,再慢一点,很好,右脚给油,对,使劲轰油门!”汽车在老九的指挥下微微发出了颤动的声音,如果我们有猜错的话,车已经快要到达半联动状态了。
  “嫩妈走你!挂二档!”汽车终于冲了出去,老九紧张的嗓子都要哑了。
  “呜呜呜,kangkangkang”赵工此刻心情也是无比的激动,他妈的终于开车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的开车,事情真的是太令人激动了,他熟练的将车子挂到二档,可是车往前开了几米后,突然一顿一顿的停住了。
  “动了动了!”赵工激动的差点就抽了,他人生第一次在没有教练的陪同下开车,而且这次开车还拯救了一车的人,我老九大厨还有卡洛衣,我们四个人都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嘴里不住的在感谢上帝。

  当人这里面最激动的当属赵工了,他顺利的把车开动了之后,紧循着教练的教诲,1档只是用来起步,等车子动起来之后,立马挂二档,而此刻瘦高个子们已经近在眼前了,老九也在一旁大叫着挂二档,赵工怎能放过向党和人民汇报工作的大好机会,只听他大吼一声,右手熟练的将档把子拨到左下方。
  “呜呜呜,kangkangkang”车往前开了几米后,突然一顿一顿的停住了。
  “嫩妈老赵,怎么回事!快打火啊!”老九对赵工超常规的表现正高兴的合不拢嘴呢,没想到汽车突然熄火了。
  “赵工,你是不是挂错档了!”我虽然没有驾照,但是至少知道二档和四档几乎是在一个位置,如果赵工手忙脚乱中挂到了2档上,就那个速度只能憋死的。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没事儿,我只要把这根线一搭起来就能把车起来,你们走了之后我改造过了。”赵工果然不愧是高材生,想的东西就是周到,他拿起一根红色的导线,轻轻的触碰到另外连接好了的两条线上。
  “当当当当”很熟悉的电动马达声音,但是所有人心中的汽油机启动的声音却没有如约而至。
  “嫩妈,这怎么回事。”老九也有些痛苦了,他们的启动马达都动了,柴油机怎么还没有起来。
  “嘭!嘭!嘭!啪!怕!,出来,你们几个出来!”我们还没等到赵工尝试第二遍,我就感觉到耳朵里嗡嗡的直叫,瘦高个子已经跑到了我们车的附近,他们手里的棍子冲着我们的车就扔了过来。
  “嫩妈老赵,起来了吗?”老九的语气就好像他和赵工是失散多年的情侣,两个人晚上见面后说的情话。
  “水手长,车好像,好像没油了。”赵工捂着脸,原来刘二海的油箱本来就不是很满,我们在路上走了这么长时间不说,赵工为了防止熄火特地让它又怠速了一个小时,这么一来,油箱成空的了。
  “那怎么办啊!九哥,我们该怎么办啊!”我突然感觉这一瞬间天好像塌下来了一般,

  “嫩妈老二,这次死定了。”老九见已经躲不过去了,他从口袋里掏出瘦高个子送给他的烟,递给我了一支。
  “哎呀呀,要不然我下去推车?”大厨以为车有了什么机械故障,他提出了自己天真的想法,但是他回头一看,随即又打消念头。
  “嫩妈老刘,抽一支,躲不过去了。”老九摇了摇头,目光坚毅的让我有点害怕。
  “啪!”老九把手里的一次性打火机点着,先给我点着,然后又给大厨点着,然后点着自己手中的那支。
  我们此刻在两排房子的中间,车里的采光并不是特别出色,打火机的红光映着老九满是皱纹的脸,让我这瞬间感到十分的凄凉。
  “嘭!”“哎呀呀救命啊!”“我草嫩妈!”“九哥,草!”“别打了,别打了!”
  车门被猴子们拽开,车的玻璃被他们砸碎,赵工和大厨拼命的求着饶,我刚想用手去抓一个瘦弱猴子手里的棍子,被身后的猴子砸中了脑袋,老九放倒了三个猴子,但随即又被一群猴子压倒在地上,我还没有来得及叫出九哥,就又被人敲了一下后脑,眼前一黑,也就没有了知觉。
  “九哥!九哥!”醒来的时候我好像是被人绑在一个十字架上,我感觉自己的头像是被人用老鼠夹子夹过一般,变窄了许多,脸上黏糊糊的好像也满满的是血,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在地狱里了,只能拼命的呼喊老九的名字。
  “嫩妈老二,你小子真不中用,嫩妈一个猴子也没有放倒。”老九的声音从我侧面传来过来。
  “九哥,我们这是在哪里,刘叔呢?”我忽然想起来我在晕倒的那一瞬间,看到大厨被人用棍子顶了一下屁股,我边想边朝着老九声音所在的位置看过去,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九哥,我们是不是死了,我怎么觉不到疼?”我摇了摇头,按理说被人砸成这个逼样了,后脑勺子应该剧痛才对呀。
  “嫩妈老二,我们还活着,老刘和老赵死了。”老九的声音又从我身子的另一面传了过来。
  “死了?怎么死的?卡洛衣呢?”我有些惊讶,惊讶的不是两个人死了,而是老九如此轻描淡写俩人的死讯。
  “嫩妈卡洛衣被**了。”老九的声音又跑到了我的上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