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仍然抱着她,说道:“好,谢谢你。”
  江帆抱着她就往楼里走去,丁一更不抬头,也不敢睁开眼睛,怕再碰到人。进了电梯,丁一刚想下来,就感觉脸被他亲了一下,江帆低声说道:“别动,这样抱着你的感觉真好。”
  其实,这样被他抱着的感觉也很好,丁一瞬间感慨万千,便在他的怀里不动了。
  出了电梯,来到走廊门前,按动了墙上几个数字键,两扇门便自动打开,江帆重新抱过她,走了进去,来到他的房门前,将她放下,掏出钥匙,开开门,拥着她走了进去。

  丁一看见夕阳把这个房间照耀得一片暖融融的景象,她来不及打量他的房间,就听他说道:“闭上眼。”
  丁一顺从地闭上了眼,江帆给她脱去外套,解下围巾,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一低身,再次将她抱在怀里,一直把她抱到客厅左侧的卧室,把她放到了床上,她刚要起身,就被他按在了松软的床上。
  丁一一惊,连忙起身。
  江帆的手按住她的肩膀,说道:“休息会,你太累了,我给你把鞋脱了。”
  说着,就去给她脱去了皮靴,然后撩开她身下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拉上了窗纱,说道:“你在这儿好好睡一觉,然后我再去送你。”
  “你呐?”
  “我不累,我去外面客厅,如果累了我就去书房躺会,另外,跟这个卧室对着的还有一个小卧室,我在哪里都可以休息。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滑冰是个体力活儿,估计三天都缓不过劲来。”
  丁一不但没有表示反对,还很不争气地“嗯”了一声。

  “要不要喝口水?”江帆问道。
  她摇摇头,看着他温暖的脸。
  “把裙子脱掉吧?”
  “嗯。”丁一说着,就去脱裙子。
  江帆帮助她把外面的裙子脱下来,然后就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重新给她盖上被子,说道:“躺会吧,一会我叫你。”

  丁一点点头,江帆就走了出去,给她轻轻地带上了门。
  经过这一天的接触,尤其是下午的滑冰,她似乎又找到了过去和他在一起时的那种亲切感,最起码不再抗拒他。这一点,让江帆很激动。
  丁一的确是太累了,尤其是两条腿酸痛,她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闻着被子散发出他特有的清爽气息,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温暖,又是那么的踏实和安全,她拽着被子,来回滚了一下,闭上眼睛就不动了……
  江帆来到客厅,脱去了外套,只穿了一件羊绒衫,屋里很暖和,他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把声音放到了最低,但是他无心看电视,又关上了,来到了浴室,想洗个澡,又怕吵醒她,他就洗了一把脸,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拿过一条毯子,躺在沙发上。
  本来他可以到里面的书房去休息会,但是书房和丁一隔着客厅,江帆不放心,感觉还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踏实。万一她起来或者有什么事,他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想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此刻,就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江帆心里从来没有过的踏实,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祈祷着他的小鹿,早一点接受他,那样,他们彼此就都不再孤独了,这样想着,他也慢慢闭上了眼睛,他也有些累了……

  下午,彭长宜陪着靳老师和舒晴参观了亢州历史文化陈列馆,如今,已是旅游文物局副局长的文保所所长方东,亲自给他们讲解了亢州历史,当靳老师得知亢州也有一处商州遗址的时候,他马上提出要去现场看看。这样,他们又乘车来到了亢州城南的商州古遗址。
  彭长宜只是听说这个地方有个古商州遗址,但是没于来过,看着眼前一大片光秃秃的大土坡,彭长宜看不出子丑寅卯来,可是靳老师和方东却交谈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地从方东手里拿过小铲,不时地挖弄出一个瓦片或者一块砖头。
  他们对着一个瓦片都能谈论半天,彭长宜和舒晴在旁边听着却感觉索然无味。真是隔行如隔山,舒晴上午还是振振有词,口吐珠玑,下午,就完全变成了听众,根本插不上话,对他们谈论的内容完全不懂。
  整个下午,彭长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不时地看着手里的电话,心想,老顾早就应该和陈静见着面了,可是还不见陈静的电话。

  舒晴见他像还有事,就说道:“彭书记,下午还有事?”
  彭长宜说:“没有,上午会散了后就没事了,休息日里事少,差不多的事他们就处理了,没有太大的事不会找到我的。”
  舒晴伸开双臂,打了一个哈欠。
  彭长宜笑了,说道:“昨天是不是睡得很晚?”
  “还行,不算晚。”
  “你要是累的话,就到车上去坐会。”

  舒晴笑了,说道:“不累。”
  “靳老师这一套你懂吗?”彭长宜问道。
  “一点都不懂,听都听不懂,你看他……们儿居然对着一个瓦片就能说上半天。对不起,我这习惯还真不好改。”舒晴又带出了乡音。
  彭长宜笑了,不好意思地说道:“别这样,我也是跟老师随便说了一下,谁知道他居然跟你说了。还把我出卖了。”
  舒晴说:“呵呵,没事的,我还得感谢你的直言不讳呢,因为你的直言不讳,我才意识到我这口音得改了,就是矫正太难了。”
  彭长宜说:“如果决心矫正就不会难,掌握好发音的部位就行了。比如‘们’,你却非要加个儿化韵,就变成‘们儿’。还有‘部分儿’也是。”
  舒晴笑了,说道:“的确是习惯,如果早点矫正就好了。”
  彭长宜说道:“现在也不晚,总比学外语简单。”
  “是啊,我也知道我跟别人的发音不一样,但真的是习惯了。”
  彭长宜笑了,想了想说道:“感恩、恩情,你怎么说?”
  舒晴想了想,说道:“感恩儿……我知道不对,应该是感——恩——。恩……儿,哈哈。”
  彭长宜没笑,说:“你说men,发en?的音,别发er的音,看我的舌尖,抵住下牙齿,舌面黏住口腔的上方……”
  日期:2017-06-11 0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