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8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瞬间,陈静觉得一向和蔼可亲的老顾,此时眼里的目光却十分锐利,像两把小刀,直插过来,让人有些无地自容。
  陈静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她看着老顾,尴尬地说:“大叔,我什么都没做,我……”
  老顾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小陈,我最小的儿子都快三十了,你放心,大叔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还小,有些事可能会拿不定主意,大叔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但是有一点大叔必须告诉你,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踩着两只船,那是危险的。”
  眼泪,终于从陈静的脸上掉了下来,是那么的冰冷……
  这顿饭,陈静注定是没怎么吃,特地点给她的那些菜,她几乎没有动筷。
  老顾让她打包回去,陈静摇了摇头。
  结完帐,老顾送陈静回去。到了胡同门口,老顾将两只装有毛毯的袋子拿下来,跟陈静说:“他说让你铺一条,盖一条,这样即便你下了晚自习,被窝也不会凉的。这是暖手宝,也是他让我给你买的。我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想着用新电话给他打一个,下午再打,这会估计没散会呢,中午还要陪客人。”
  陈静接过暖手宝,点点头,她的眼圈又红了,叫了一声“大叔”,话没说出来眼泪就流了出来。
  老顾大概看出陈静想说什么,就笑着对她说:“孩子,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跟他说的,把东西拿回去吧,天太冷了,别傻站了,再见。”
  老顾开着车走了,他从后视镜里发现陈静还站在原地不动。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叹了一口气。他把彭长宜让带给她的东西一样不差地都给了她,但是自己原本给陈静买的两大袋零食,老顾却没有给她留下。回去后,老顾把这两大袋零食给了娜娜。娜娜以为是爸爸给她买的,高兴地手舞足蹈。
  江帆终于如愿了,他满怀着兴高采烈的心情,带着丁一,行驶在首都的环路上。
  丁一没听他的话穿那身套裙,而是穿了一件铁灰色薄摆裙,高跟黑靴,上身是一件蓝白格的针织衫,颈间系着一条浅绿色的棉麻质地的小围巾,外面是一件宽松的米色短款小外套,散发出一种由内及外的优雅和特有的婉约气质。
  当她穿着这身衣服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江帆睁大了眼睛。窗外,一缕冬日的阳光正好照射到了楼梯口,照在丁一的身上,整个人都非常有质感,江帆激动地说:“好,真好!”
  丁一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准备,不知这身衣服是否合适?”
  “合适,合适,比有比这更合适的了。”江帆搓着手说道。

  在丁一身上,的确有一种渗透到她内心深处的不经意的那么一种气韵,让她于人群中超然脱俗,如水般柔美,似微风般迷人,像树般独立……本是不经意的打扮,在她的身上却意外地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江帆伸出手,很想抱抱她,但她却装作没看见一样,低着头从他身边走开了。
  准备好后,江帆和丁一就走出了家门。
  江帆驾着车,驶出了她家的那条白杨树路,拐向国道,向京城的方向驶去。
  他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丁一,心里忽然感觉充实了许多,内心有一种满满的充盈,不禁有些感慨,情不自禁地长出了一口气……
  来到举办婚礼的酒店,江帆竟然一时不敢确认就是这家酒店。因为门口没有婚车,没有鞭炮,甚至没有举办婚礼的任何标识,江帆刚要掏出电话,这时,过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问道:“请问,是来参加薛处长婚礼的吗?”

  江帆以为他是酒店工作人员,但却没有佩戴酒店的胸牌,十有八九这是薛阳单位里的人,江帆说道:“是的。”
  “您二位请跟我来。”说着,就引导他们俩个上了电梯。
  江帆这才注意到,门里有六七个这样的年轻人。
  江帆说:“怎么连个指示牌都没有?”
  年轻人一笑,说道:“薛处长不让,因为婚礼比较低调,没有请几个人,今天来的人都是他的挚交。”
  江帆立刻就明白了,这里不是阆诸,是京城,官员的婚礼不宜大操大办,必须低调。他就开玩笑说:“那就考验你们的火眼金睛了,要时刻辨别哪些客人是来就餐的,哪些是来参加婚礼的。”
  年轻人笑了,说道:“是啊,我们已经差不多掌握这个技巧了,目前还没有慢待一位客人。”
  江帆感觉这个年轻人很会说话,不亏是上级机关的干部。
  在这个小伙子的引导下,他们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餐厅,里面差不多坐满了客人。江帆和丁一便找了个空位子坐下。
  江帆打量了一下这个餐厅,餐厅不大,摆着六张桌子,也就是说,今天来参加婚礼的客人的确没有几个人。一个同学聚会都能摆个几桌,相对婚礼而言,的确是太简单了。
  尽管尽管婚礼简单,但是细节很温馨,餐厅里回荡着轻音乐,每个桌上都摆着一个圆形的桌花,全部是鲜花,前面空墙上,用红玫瑰拼出一个大大的心字形,闪着霓虹灯。心的下面是几个大字:新婚之喜。但却没有注明是谁的新婚之喜,只是在前台临时有个支架,支架上是一幅竖幅照片,是薛阳和新娘的婚纱照。
  过了一会,主持人走到前面,他手拿话筒,说道:“现在,薛阳先生和左边女士的婚礼正式开始,有请新郎新娘上场。
  他的话音刚落,刚才还放着轻音乐的餐厅,立马就响起了民族音乐《抬花轿》。伴随着热烈欢快的唢呐声,身穿民族服装的新郎,挽着一位身穿红色织锦缎旗袍的新娘走了进来。全场爆发出掌声。

  婚礼看似是中式的,却非常简单,主婚人、证婚人讲完话后,就是双方父母和双方领导讲话,他们的讲话都很简短,却大概道出了一对新人在工作和生活上的经历。然后是来宾随意讲话,来宾代表讲完后,主持人说道:“下面有请新郎的好友江帆讲话。”
  江帆有些不敢相信,他不敢确定叫的是自己,要知道来这里的人身份都很显贵,直到主持人第二次说道:“江帆先生来了没有?”
  薛阳就冲江帆这边张望。
  丁一小声说道:“在叫你。”
  江帆见没人应声,站起来说:“有一位。”
  人群中爆出一阵大笑。
  主持人也笑了,说道:“请江先生移步到前边来。”
  江帆正了正衣领,大步走到前台,接过话筒,说道:“我这个同学比较精于突然袭击的战术,我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环节,提前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靠这手将我们美丽大方、名满津门的左律师追到手的。”

  掌声伴随着笑声响了起来。
  主持人说:“今天所有的环节都是即兴的,临时安排的。您是新郎即兴点的名。”
  江帆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道:“谢谢,刚才我听了双方老人和双方领导的讲话后很是感慨,领略到了一对新人是如此的优秀,如此的超然卓群,也知道了一个光棍汉将由此从将军到奴隶,从天马行空到妻管严……”
  “说得好!”
  人群中再次爆出掌声和哄笑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