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上,丁一照例是被小狗叫醒,她揉着眼,迷迷瞪瞪地下楼,边下楼边跟小狗说:“我明天就送你到杜蕾妈妈那里去,天天吵我。”
  小狗当然听不懂她话的意思了,扭着小屁股,快速地跑下楼。
  这个狗有个习惯,它只有在老房子才出去便便。
  她给小狗套上鞋套,放出小狗后,就歪躺在沙发上,继续迷瞪。等小狗回来后,她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拿过卫生纸,检查着小狗的屁股。然后继续回到楼上,躺在床上就睡不着了。
  小狗没有跟她上来,最近它有些不愿动,可能是老了原因。她忽然想起江帆说他也老了,就睁开了眼,这才想起昨天江帆说让她跟他去北京参加同学婚礼的事,尽管她说要考虑考虑,但是经过了一宿,她仍然没有考虑清楚是去还是不去。
  她看了看表,七点了,不知他昨天回去后有没有围着操场跑圈。想到这里,她笑了一下,将脑袋缩进了被子里。一会,又将脑袋又露了出来,她眨巴着眼睛,开始认真思索是否跟他去北京的事,如果不去,也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回拒他。
  正想啊,她就听到了敲门声。立刻,楼下就传来小狗哼哼唧唧的叫声,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心想,这个人可真是有精神啊,这么早就来了?
  她要立刻下去给他开门,不然他还会敲,让邻居听到不好。
  自从上次送寿司后,江帆早上又给她送过几次早点。丁一叫他不要送了,她已经没有吃早点的习惯了。江帆说,给你送早点,都是随性而为,因为送不送,完全取决于当时,你不让我送,有可能会天天送,你让我送,我兴许就不送了,所以,你就别规范我了。”
  丁一不希望他来还有更现实的原因,无论是他的人,还是他的车都太显眼了,被人看到影响不好,无论她跟江帆是否能够走到一起,她都不希望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样想着,丁一也就快速跑出去,顾不上披件衣服,她不再问是谁了,开开门后,外面站着的果然是江帆。
  江帆戴着一个大墨镜,面带微笑地看着他,手然拎着一个三层的保温提篮,丁一吃了一惊知道里面装的肯定是早点。心想,一个早点,搞这么隆重干嘛?
  江帆进来,扭头关上院门,说道:“你不冷啊?快进屋,我今天带的东西你保证爱吃。”说着,就将敞开的大衣裹在丁一的身上,搂着她,快步走进房间。
  江帆将保温提篮放在墙角的那张老式的小饭桌上,丁一看着他,说道:“什么东西呀?跟宝贝似的。”

  江帆笑了,说道:“你是不是还没洗脸?”
  江帆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这样,你先上去洗漱,我在下面给你变戏法,你洗完后马上就可以下楼吃饭。”
  丁一见他神秘的样子,就笑了,说道:“好。”
  江帆看着她上去后,就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拉开了所有的窗帘,看见小狗正围着那个三层的保温提篮嗅来嗅去。他不由地笑了,说道:“你是不是闻到味道了,看来,我这马屁拍对了,你闻着都香了,你的主人就没有问题了。”
  江帆知道这只小狗吃东西很挑剔,自从认识它那天起,它就不随便吃东西,一般不会为美食所诱惑。
  丁一洗漱完毕后,收拾好床铺,这才下了楼,江帆早就从旁边的碗柜里后面的小厨房里拿出两个两只小碗,两双筷子和一个大瓷盘,听到她下楼后,他让她坐在饭桌前,才打开提篮的盖子,就见里面还冒着热气。
  江帆便往夹东西便报着名称:“炸菠菜虾仁春卷两只,鲜蘑肉包两个,豆沙包两个,蒸饺两个……”
  他一层一层地打开,最底层的是一盒散发着热气的红白相间的米粥,丁一瞪大了眼睛,她来了食欲,说道:“这是什么?”
  “这是红萝卜仙贝海鲜粥。”
  “呵呵,真漂亮,干嘛整这么丰盛?”
  江帆笑了,说道:“难道没人告诉你,早餐是一定要吃好吗?”

  丁一说:“那也不能这么吃呀?是你做的吗?”
  江帆递给她筷子,说道:“我倒是想做给你吃,现在没有条件做,这些都是我住的那个地方食堂做的,食堂也不是普通的食堂,是首长专用的小食堂。早点品种非常丰富,有时候也想带给你,就是没法保温,他们特地给了我这个保温的提篮,有了这个提篮,只要有时间,我就可以给你送早餐了。”
  “别,你可千万别,我早上如果想吃,喝杯牛奶就可以了,要是按这个吃法,不出一周,我就会走不动道了。”
  江帆说:“放心,我就是有心天天给你送,只怕也没这个力。还是那句话,你别限制我的行动,兴许你想吃了,我却不送了。这都有可能发生。”
  丁一看着那皱,就抿了一下嘴唇,说道:“是,江市长。”
  江帆将两只小碗里盛上了粥,又将两只不锈钢的小勺放进粥碗,说道:“请丁小姐用餐。”
  丁一笑了,说:“我有这一碗粥就够了,其余的都归你。”说着,用碗里的小勺舀了一勺,放进嘴里,不凉不热,吃着正可口。
  江帆说:“怎么样?”
  丁一说:“好吃,鲜、咸、糯、香。”
  江帆笑了,说道:“好吃就行,说明我没白忙活。”说着,就用筷子给她夹了春卷,要放到她的小碟里。
  丁一急忙拦住,说道:“我一碗粥就够了。”
  江帆说:“这样,你咬一口,尝尝。”

  丁一说:“你放下,我去拿小刀,切一块。”
  江帆说:“别麻烦了,你直接咬吧。”说着,就将春卷送到了她的嘴边。
  “我咬一口,剩下的怎么办?”
  “你只管咬,剩下的我吃。”
  丁一只好张开嘴去咬,眼看快咬住了,江帆就将春卷移到她嘴的左边,丁一张着嘴也跟着移到左边,又要咬住的时候,江帆又移到了右边,丁一知道他在逗自己,一想自己这样张着血盆大口实在不雅,就抓住他的手,使劲咬下一口,边吃边说:“嗯,不错,挺香。”
  江帆举着她咬剩的春卷说:“还要不要?”
  丁一看了看碗里的粥,说道:“不要了。”
  江帆就将她咬剩下的那半截炸春卷放进了自己嘴里,说道:“美味啊……”
  江帆吃得也不很少,一小碗海鲜粥,两个鲜蘑小肉包。
  丁一看着剩下的说道:“好了,够我中午吃的了。”

  江帆说道:“中午不吃这个,你要跟我去吃喜宴。”
  丁一就知道江帆得说这个事,说道:“我想了一夜,还是觉得不去最好……”
  她话没说完,嘴就被江帆的手指堵住,说道:“不可以。如果不想跟我去的话,为什么头吃早点的时候不说,现在你也吃了喝了,再说不去就晚了。”
  丁一说:“我昨天晚上就说不去了。”
  “错,昨天晚上你说要考虑,所以我才在大清早的用早点来贿赂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吃人家的嘴短。”

  江帆说:“我负责收拾碗筷,你现在上楼去打扮自己,一会我们就启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