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1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建岳说道:“所以要抓紧时间,趁他还没有搞清楚阿龙的身份之前跟他谈这件事,就说阿龙是你姐的未婚夫,已经决定要结婚了,他总不至于为了一个马仔跟我的女婿为难吧,除非他想跟我翻脸。”
  “万一他要是已经知道了阿龙的身份呢?”陆涛问道。
  陆建岳说道:“据安琪说阿龙是正当防卫,那把枪是孙维林手下那个被打死的马仔的,只不过现在被阿龙拿走了。
  眼下那把枪是关键,你不是在望江大厦保安部安插的有人吗?你让他悄悄寻找证据,只要能找到那把枪的证据,他想无赖阿龙也没这么容易,就算最后上了法庭,他也不见得能赢……”

  陆涛说道:“哎呀,孙维林在一些重要的包厢都偷偷装了监控设备,当时的情景肯定有影像记录,如果能找到监控记录,一切不是都清楚了吗?”
  陆建岳惊讶道:“你确定包厢里有监控设备?”
  陆涛点点头说道:“这件事还是我那个线人告诉我的,所以,我后来再没有去玩过,听说孙维林安排人每天监听那些重要客人的谈话……”
  陆建岳说道:“那你明天就告诉那个线人,让他查找那个包厢的监控记录,只要我们掌握了陆建岳马仔持枪威胁阿琪和阿龙的证据,孙维林也不能一手遮天,到时候我们反倒要告他一个诬陷罪呢。”
  陆涛犹豫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恐怕不容易拿到手,我那个线人在保安部也只是一个小头目……”
  陆建岳说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们可以出高价悬赏这个监控记录,孙维林不可能亲自操作这些监控设备,你可以通过那个线人找一个跟这件事有接触的人,然后给他一笔钱,悄悄把监控记录买过来,到时候我们就用这个证据在法庭上打他个措手不及……”
  陆涛说道:“那我明天就安排……”
  陆建岳说道:“不是明天,而是今天,马上天就要亮了……阿涛,这可是关系到你二叔的遗产,千万不能大意。
  只要找到这笔钱,我们父子就可以远走高飞了,我现在已经把孙淦父子的意图看透了,他们既不敢跟我们翻脸,也不想帮我们拿到陆家镇的项目。
  很显然,他们是想逼的我们父子走投无路,然后主动离开这里去国外,这样一来,W市就是他孙维林的天下了,陆家镇项目也早晚是他的囊中之物,你别看老四现在跳的欢,最终还不是替孙维林做嫁衣?”
  陆涛点点头说道:“我也看出来了,这王八蛋从来没有对我们真心过,我们替他们父子做了那么多事,竟然没有一点感激之心,哼,逼急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陆建岳急忙摆摆手说道:“别说丧气话,事在人为,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我之所以一直隐忍,只是觉得还没有到翻脸的时机,眼下这个阿龙是我们找到老二遗产的最后机会。
  所以,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如果识相就乖乖放过阿龙,让你姐跟他结婚,如果非要逼我翻脸的话,那时候大家就来个鱼死网破,对于孙淦来说,我们是光脚的,他是穿鞋的,我就不信他没有一点忌讳……”
  陆涛已拍大腿说道:“是呀,我早就受够了,早就应该这样了……对了,爸,这事要不要跟三叔商量一下?”
  陆建岳摆摆手说道:“跟他商量什么?这又不是力气活,就让他在老四那里瞎折腾吧,早晚一天他会后悔……
  对了,阿涛,那对母女那边也催紧一点,如果能在短时间让陆鸣签订协议的话,陆家镇项目还是有希望的,我已经不想再去求孙淦父子了,现在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陆涛点点头,突然问道:“爸,你的司机大林怎么不见了,你是不是派他杀宝林去了?”
  陆建岳喝道:“胡说八道,这种事你少问……”
  顿了一下,缓和了语气说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阿涛,我可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已经是半截子入土的人了,什么都想开了,可你还年轻,我可不想让你跟着我出事,所以,有些事情你就别插手了。”
  陆涛好像一副感动的样子,说道:“爸,咱们父子同心,你何必说这种话?是在不行,咱们大不了再去国外……”
  陆建岳一摆手说道:“不,我这次回来就没打算再离开这里,就是死也死在这里,不过,临死前非要拉孙淦父子垫背……”
  陆涛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小声说道:“对了,唐萍的事情已经有点眉目了,我的那个线人说,前一阵徐晓帆他们总是把关押地点换来换去,并且戒备森严。
  可最近已经安定下来了,戒备也没有以前严了,等到时机成熟,他就会通知我,你打算怎么办?”
  陆建岳犹豫了一下说道:“到时候你只要把详细地址和警卫情况告诉我就行了……不过,消息一定要可靠,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在这件事上,我们和孙维林的利益是一致的……”
  陆涛有点紧张地说道:“爸,你是不是想跟东江市那次一样……”
  陆涛还没说完,陆建岳就呵斥道:“你闭嘴,我说过你少管这些事情……最近一段时间你多注意你姐的动静,集中精力把我交代你的事情做好,其他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说完,嘴里叹了一口气,犹豫再三还是说道:“不过,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你姐都已经知道了,我看,也没有必要再瞒你了……”
  陆涛惊讶道:“爸,究竟什么事啊?我总是觉得你瞒着我好所事情……”

  陆建岳摸摸口袋,显然是烟瘾犯了,陆涛赶紧摸出一支烟递给他,并替他点着了。
  陆建岳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说道:“其实,你姐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陆涛吃惊地说道:“什么?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陆建岳摆摆手,气哼哼地说道:“我再糊涂难道还不知道谁是自己的种,谁是你二叔的种?”
  陆涛再次吃惊的合不拢嘴,失声道:“你说什么?难道我姐她……她是二叔的女儿?是……跟我妈?”

  陆建岳缓缓点点头,伸手关掉了床头灯,然后在黑暗中带着耻辱和忧伤给儿子述说了一段不堪回首的陈年旧事。
  徐晓帆和蒋竹君在安全屋让阿龙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说了一遍,总算是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不过,看着桌子上那支刚刚打死过的人的手枪,两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表态。
  陆鸣坐在边上一直听阿龙的讲述,尽管刚才在小树林里已经听他说了一遍,可现在听听,忍不住又疑神疑鬼,担心今晚的事情并不是一次偶然事件,毕竟,阿龙和自己的关系有可能被孙维林掌握。
  如果是这样的话,今晚的事情会不会是他设的一个圈套,目的当然是先把阿龙逼入绝境,然后就可以从他这里打探自己的秘密。
  但问题是,阿龙和陆琪去望江大厦夜总会玩纯属临时兴起,他不可能未卜先知啊,妈的,不管怎么样,最好还是往坏处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