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254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且慢,且慢,拓跋焘兴奋过后,又琢磨了一下;毕竟宋军在河南有10万大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我鲜卑骑兵西征,宋军来个趁虚而入,这就麻烦了;干脆,不等他打我,我先打他;让他们不敢生出北进的念头。
  对,就这么干;那个谁,安颉,朕现在加封你为冠军将军;立即向宋军发起反击!
  命令下达之后,拓跋焘带人去了统万城。

  不说拓跋焘怎么虐赫连定,单说安颉这头儿。
  说来也巧了,安颉接到反击命令的同时,宋军这边儿也有动作了,公元429年8月,到彦之派遣部将姚耸夫率军渡过了黄河,佯攻冶坂(今河南孟州西北黄河北岸);试图试探一下魏军实力。
  结果这一试探,试探出一帮疯子,安颉带着为数不多的魏军拼命抢攻,一仗下来,阵斩宋军三千多人(《魏书·世祖本纪》记作“斩首五千级”,此处据《魏书·安颉传》)更多的人则投河而死。)
  首战旗开得胜,魏军士气大振;主将安颉也进入了状态。
  说来这位安颉可不是一般人,他曾在北魏和大夏之间的战争中履立奇勋,有勇有谋。
  这伙计第一仗就尝到了甜头儿,心说指不定都不用等主上的援军,就凭我手下的偏师就能搞定河南。
  安颉可真不是盖的,冶坂之战打完,这哥们儿就天天爬山观敌瞭阵。

  要说也怪了,那年月,既没有卫星,也没有高空侦察机,连望远镜都没有,安颉居然站在山顶上就能看出黄河南岸宋军是以东西横列的方式排兵布阵;牛掰吧!
  看清了对方底牌就好办了,安颉把手下军官叫到一处,指着地图跟大家说,南岸这帮饭桶摆了个一字长蛇阵,有宽度没深度,打仗这么布防,焉有不败之理?!咱们挑选精兵,只要突破一点,宋军势必全线崩溃。
  众将听其说的在理,齐声说,愿听将军号令!
  安颉说,既然这样,选突破口就很关键了;我的意思,咱们的第一刀,砍洛阳!
  众将无话。
  准备了两个月后,当年10月,安颉突然率军从委粟津渡过了黄河,向洛阳外围的金墉城发起了大规模进攻。
  此举大出宋军意料,此时的金墉城年久失修,早已残破不堪,失去了屏障的作用;因此,负责防守洛阳的宋军将领杜骥于此并没有放多少防守力量,更要命的是,此地无粮。
  那粮食呢?
  呵呵,都被北魏军走的时候打包带走了。
  可是,如果不守金墉,北魏军立刻便能杀到洛阳城下;而洛阳的几千宋军也没多少存粮,撑不了几天。
  杜骥很纠结。这货想跑,又怕回去会被下大狱;可不跑,他又没信心抵抗。
  正纠结着呢,替死鬼来了。
  谁运气这么差?

  此人就是之前被到彦之派去试探魏军虚实的姚耸夫。
  真的只能说姚耸夫运气不好了;之前他被到彦之派往河北,结果被安颉击败;回来被到彦之臭骂一顿之后,又被从前线的作战序列中踢了出来;到彦之给他派了个活儿:当初刘裕灭秦后,将后秦的大钟运往江南,结果船行至半路,有一口大钟沉进了黄河;此次北伐出兵时,刘义隆特意交代到彦之,一定要把这口钟捞回来;现在到彦之把这活儿派给了姚耸夫。
  于是姚耸夫臊眉耷眼的带了1千多人跑到当年沉船的地方,拉开架势准备打捞。
  沉船的地方离金墉不远,于是姚耸夫被杜骥盯上了;杜骥很坏,他忽悠姚耸夫,哥们儿,我这儿有个能翻本儿的机会你干不干?
  说起来这姚耸夫可不白给,那也是一员猛将,到彦之北伐时,姚耸夫曾亲手将拓跋焘的叔叔拓跋英文给宰了,后来北魏用了一百匹马才将拓跋英文的脑袋换回去。之前被安颉打了个屁滚尿流,死了不少部下不说,他本人也被发配到这儿干脏活儿,姚耸夫心里就盼着有个啥机会能翻身。

  现在杜骥拿他这个心结说事儿,姚耸夫当即两眼放光,说吧,什么机会?
  杜骥说,是这样,魏军进攻金墉城,我那儿呢工事已经修好了,也放了些粮食,就是缺人手;这机会让给你,你只要帮我打退魏军,请功折子上,我肯定帮你说好话儿;你想接着捞钟,我帮你捞。怎么样?
  姚耸夫想想有道理,翻身的机会,这可得抓住;他也没多想,带着人就来到了金墉,可是等他到了以后,傻逼了;放眼望去,金墉城破败不堪,根本没有固守的条件。
  于是,这伙计骂着娘就走了。
  他这一走,杜骥也跟着跑了;而且杜骥更缺德,部队都没带,自己溜了。
  此时的洛阳城里,宋军也就几千人,杜骥一跑,兵无斗志,安颉的兵力一到,顿时大败,没跑出去的宋军几乎全部被杀。
  接着,安颉攻拔虎牢关,再破宋军。
  日期:2017-11-17 14:52:16

  就在安颉跟西线势如破竹连续击败宋军的同时,东线的北魏军也完成了集结;冀州、青州等地的北魏军也在叔孙建的指挥下全部集中在七女津(疑在山东省东平县西北)开始渡河反击;并且连连得手。
  有兄弟可能会奇怪,同样一支部队,在刘裕手里可以拓地千里,所向披靡,歼敌无数;在毛毛德祖手里,可以凭一城的兵马,血战半个北魏的军力近一年之久;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宋军咋变的这么菜?
  这里边儿,至少有两个原因—
  其一,就是人。这个人,特指刘义隆和他的前敌总指挥到彦之。
  正看本文的兄弟,如果细心的话,应该能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刘义隆此次北伐,这么大的动静儿;可是在统军的将领中却缺了一个人。
  谁啊?
  檀道济。

  刘义隆元嘉6年的这次北伐,总司令是刘义欣,前敌总指挥就是到彦之。
  刘义欣不用说,看这名儿,至少是宗室,其实他是刘义隆的堂哥;那么,这位到彦之是什么来历,能在众将中脱颖而出,被委以重任呢?换句话说,刘义隆为什么会弃用檀道济?
  这个,还得往回捯饬几句。
  到彦之,字道豫,彭城人(现江苏徐州);说起来这位也是老革命了;想当年刘裕还在刘牢之手下出生入死讨伐孙恩的时候,到彦之就曾追随其左右,并且屡立战功。
  后来,刘裕在京口起事,对抗桓玄,起事当天本来说好也要参加的到彦之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也没打招呼就出去了;等他从外面回到营房,刘裕已经带人朝建康出发了。

  等到彦之再见到刘裕的时候,刘裕已经把桓玄打跑了;刘裕一见到彦之,狠狠的鄙视了后者一顿。
  也正是打这儿起,到彦之在刘裕心里留下了污点;此后一起跟刘裕起事的人加官进爵,混的风生水起,唯独到彦之霉运当头,一直在小官的位置上徘徊,始终升不上去。
  这么一晃儿,人刘裕都当皇帝了,老革命到彦之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参军。
  本来到彦之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蹉跎一生;但是一个机会让他抓住了:刘裕把他家老三派到荆州,这孩子就是刘义隆。
  看着毛儿都没长全的刘义隆,到彦之知道,翻身的机会来了;他鞍前马后,执鞭坠镫,伺候刘义隆伺候的那叫一个周到。
  刘义隆那会儿还是个小毛孩子,懂得个肾,初来乍到的,一见这老头儿对自己毕恭毕敬,态度不错,便引为心腹。
  再后来,刘义符、刘义真哥俩儿被杀,徐羡之、傅亮筹划让刘义隆继位,并派傅亮前往荆州迎驾。刘义隆回到建康顺利继位,当上了他的宋文帝。
  不过这会儿,刘义隆还是个空桶子皇帝,徐羡之一党把持朝政,给他闪展腾挪的空间很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