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0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昌海见女婿回家身后跟着好几个人帮提东西,自然是家里的一种荣耀,脸上灿烂,让廖佩娟给客人泡茶。周叶等人自然有眼色,忙着去做这些份内的事情。杨秀峰也就说到周叶这回来柳市的主要任务,廖昌海赞口不绝,说这样的事情好。
  梅梅的老妈在开发区里如今还没有退下来,也得到陈静等领导的信任,自家女儿找到杨秀峰到秘书要嫁过去,对于她说来是非常喜欢的。知道杨秀峰是怎么样的领导,对他的秘书也就信任。
  周叶等人喝了茶也就离开,留下空间来让一家人团聚。其他人是柳市这边的,自然会自己的岗位。周叶也不用担心,梅梅会将他接到家里去。
  时间长了,一家人也会有所分生的。杨秀峰和岳父谈南方市那边的一些工作,也问柳市教育局这边是不是有什么新举动,说道教师们在工作上的难、在待遇上的少、在低位上的低下,廖昌海是有较深理解的。当然,目前一些发达城市或地区,现状就完全不同。教师有高收入,还有不少的灰色收益,能够买名车住高级房等等,这些情况也就使得决策者们用先进地区、发达地区来对全国教师进行定位。三线城市以下的教师,绝大多数都过得窘迫,更不要说乡村教师了。

  杨秀峰说道他在南方市的一些举措,力图先将教师工资全额发放下去,廖昌海对此就很赞同。同时,也说到柳市这边如今教师们的状况要少有所好转,市里将一些收入挤出来,投放到教育战线。这些钱怎么用,他也是监管者之一。廖昌海退休之前在教育局里是主抓人事工作的副局长,对全市的教育情况都熟知,如今来做这样的事,自然有杨秀峰这个女婿的影响力,也有他自己在教育系统里的影响力。

  吃过晚饭,廖昌海带着岳母到外面去散步,要留出空间来,让分开这么久的夫妻俩好好叙一叙。廖佩娟对杨秀峰回家里来也是有些期待,毕竟这么久没有见了。这些日子,廖佩娟多在家里,上班之类的也没有安排什么具体的工作。在市党校里,就算给干部进行培训,学校也就给她挂一个空名,不用去上什么课的,偶尔安排她到学校去查一查学员到位的情况,这样的事完全可交给学员中的班长之类的代查,之后,有一个结果就成。

  在家里无聊,也学着如今流行的瑜伽练身。虽说没有什么好的效果,但身材也没有太多的变化,精神上似乎比之前要好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见到杨秀峰回家而兴奋起来的。回家了,杨秀峰面对廖佩娟也不会对她有太多的厌恶或厌倦,之前的那种感觉,在随着他的地位升高之后,彼此之间在精神上也都有调整。杨秀峰到柳市开发区后,廖佩娟也不会在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而等杨秀峰在开发区里到处级干部、正处和之后的副厅,在家里的地位早就改变了。

  杨秀峰没有刻意地改变这些,廖佩娟也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调整了对杨秀峰到态度,具体从何时开始,从哪一件事开始彼此都没有察觉。
  老人出去之后,留下两人在家里,一时间反而没有话说。当然,这样肯定不行,杨秀峰说,“进来工作上不忙吧。”“不忙。”廖佩娟说,注意力却是集中过来了。廖佩娟平时也没几个朋友的,在单位上因为之前她老爸的位子,一直都少有将人看在眼里,谁要接近她都会认为是有什么事要谋求的,时间长了自然就没有人肯和她做朋友。而后,杨秀峰崛起之后,廖佩娟在人们心目中已经定型,就算有人想走她的途径,却也给杨秀峰堵住。

  “父母这段时间身体都好吧。”杨秀峰又说。“都好。”廖佩娟说。“爸爸是不是还热衷局里的事情?”杨秀峰说。“是呢,他说却不过情面。”廖佩娟说。杨秀峰知道教育局的意思,还不就是想要通过岳父,在他这边留下些机会。
  说几句,也觉得无聊,杨秀峰站起来觉得往外走还是不行,折回房间去。廖佩娟见了,也跟着去房间。天气热着,柳市这边的气温比南方市还要稍高一点。房间里之前没有开冷气,进来就热。廖佩娟忙将冷气开了,一时还不能吹出冷风来,看着杨秀峰说,“要不要洗澡?我给你放水。”
  “冲一下就好。”不泡澡,冲一冲要快多了。脱得只剩下短裤,廖佩娟看着他却没有动,杨秀峰走进浴室去。老式房子,浴室不大,但也不会影响到两个人一起洗。杨秀峰回头说,“不一起洗?”廖佩娟脸上停滞了表情,稍后才开始将自己外衣裤都解了。留下里衣裤进去,见杨秀峰正在冲洗着,背过身将罩子先脱下,又将小裤也弯腰脱下。
  走进水幕里,见男人伸手过来,廖佩娟还是有些扭捏,两人大白天的都没有这样过,却也不抗拒。水冲在身上,心思却很不安,等男人的手捉住自己,将她的手牵向男人身前,廖佩娟碰到那不算硬挺的物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还是按照男人的意思将那握住,随后感觉到手里的东西在变大变硬,心里也知道男人要做什么。
  却不料,男人的手也伸到她腿间去,手指还不老实地扣着,翘起屁股想要躲开,男人却不放。之后给男人的另一只手搂住了腰,也不好再挣扎。
  就在浴室里,水淋淋地男人就提起她的腿,将那物刺入里面去,廖佩娟才觉得这样也行。
  或许是好些日子不见,就算在浴室里给男人弄慢慢地觉得也能够接受,觉得是男人对自己的那番心思。一手勾着男人的肩,另一手撑着腰这样似乎更得力些。廖佩娟之前从来不想让男人这样胡闹的,当然,等男人地位变了后,男人对她也没有多少激情,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到晚上,一家人作者说话,更多地谈杨秀峰在南方市那边的工作。对于南方市的变化,这一家人比柳市其他人家具关注得多。在家里讨论南方市的经济发展状况,岳父等人也能够理解,他们平时将关于南方市的所有报道都收集报剪,也算是对杨秀峰工作上的支持了。到晚上十点,岳父母找借口说累了要休息,是为了让夫妻俩也尽快地休息,该做什么大家也不会表示出来。回到房间里,杨秀峰等廖佩娟上床后拉着她,再次要将她的小裤弄掉,廖佩娟说,“先才弄过呢。”

  杨秀峰没有多说话,而是继续着行动,廖佩娟也就躺着由他将自己解脱,翻身压上来,由他将自己的腿分开,弄了进去。
  在床上自然安全很多,也更容易接受,使得廖佩娟在**之后,觉得真弄起来还是很有些滋味的。平时少有这样疯狂,觉得自己要是这样疯狂,男人不就更发疯了?可不能让男人得势。就算杨秀峰升官之后,偶尔回家来住,两人也没有如此激情过,廖佩娟觉得就那么回事。
  日期:2018-05-3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