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7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靳老师正了正了眼镜说道:“这个问题分怎么看。我在路上还想呢,你说我们大老远的来了,而你却率队出去考察去了,如果不认识还好,可咱们又认识,你说我和小舒该会怎么想?情何以堪?”
  彭长宜哈哈大笑,边陪着他们往里走边说:“当老师的就是吝啬,吝啬到连一句表扬的话都不肯说,还是舒教授好,看来,老师和教授的确有差别。”说这话的时候,他就想起丁一说她有时在不同的场合,会称呼她爸爸为老师或者是教授的话。
  彭长宜的话说得大家都笑了,也可能是熟悉的关系,气氛非常轻松活跃。

  彭长宜陪着他们来到宾馆的贵宾接待室,跟他们说道:“靳老师,舒教授,我先跟你们汇报一下今晚的安排,你们车马劳顿,尤其是舒教授,据说讲了整整一上午的课,到现在都没好好休息一下,所以,你们喝点水,去房间休息一会,洗把脸,放松放松,我在这里等你们,五点半准时开饭,咱们不闹酒,晚上你们早点休息,明天讲课,怎么样老师?”
  靳老师看了看表,说道:“我不累,要累也就是小舒累,我是陪小舒来讲课的,所以累的是她。小舒你去休息一下吧,我跟彭书记他们在这里喝会茶,聊聊天。”
  舒晴站起来,背上包,说:“好,那我会房间了。”
  彭长宜说:“吕秘书长你领舒教授过去吧。”
  舒晴说:“不用那么麻烦,告诉我房间号就行了。”

  吕华说:“别客气了。”说着,就给舒晴开开门,请舒晴先走。
  舒晴冲他点头致意,说了声“谢谢”后就出去了。
  很快吕华就回来了。他说:“彭书记,我下去安排一下,一会我再上来叫你们。”
  彭长宜等人陪着靳老师又聊了一会儿,彭长宜看了看表,还差五分钟开饭,他看了一眼门口,靳老师也看了看表,说道:“你放心,小舒绝对不会让大家等她的。”他的话音刚落,接待室的门就开了,舒晴果然从外面进来了。
  舒晴身上的那件呢制西装不见了,而是换上了一件样式非常普通的针织开衫,颜色更是一般时髦女人看也不会看一眼的浅土黄色,但是穿在她的身上,却别具一格,有一种修饰无痕的韵味,在这些男人中间,既不刺目,也不显眼。
  彭长宜说道:“靳老师,那咱们下去就餐?”
  “听你的安排。”靳老师好脾气地说道。
  众人走出接待室,下了楼,来到了亢州酒店一个豪华大包间。按宾主礼仪入座,大家刚刚坐下,彭长宜的电话就响了,他掏出来后看了一下,跟靳老师说道:“是孟书记。”
  靳老师说:“孟客吗?”
  彭长宜说:“是的。”

  舒晴看了一眼靳老师,笑了。
  靳老师说:“他是不是刚醒过酒?”
  彭长宜接通了电话,他对着电话说道:“孟大书记,我还说让你跟着教授们一块过来喝酒,顺便接见一下我们,检阅一下你曾经生活和战斗的地方,你怎么没来?”
  孟客在电话里面说道:“他们安全到了吗?”
  彭长宜很想坏坏地说道:你到底担心谁不安全,但在大庭广众说这话显得自己不正经,就说道:“是的,已经到了,请孟书记放心。”他又说道:“靳老师问你是不是刚醒过酒?”
  孟客笑了:“哈哈,早就醒了,那点酒是小意思。”
  彭长宜拿开手机,跟靳老师说:“他说那点酒是小意思,他中午喝了多少?”
  靳老师说:“这个要问小舒喝了多少水。”

  彭长宜就看着舒晴,舒晴笑了一下,没说话。
  靳老师说:“他疯了似的的跟小舒拼酒,小舒喝一茶碗水,他就喝一杯酒,你说他喝了多少?”
  彭长宜听到这里,怕在座的对孟客有什么不便好的印象,就用手指按在了电话话筒的位置上,跟邓国才和前程说,说:“我和孟书记上党校时,都是舒教授的学生。”说完,手指就移开,故意冲着舒晴说:“我说舒教授,行啊,这么欺负你的学生?”
  舒晴笑了,说道:“我不会喝酒,我没办法,只好以茶代酒。”
  江帆走到衣架跟前,摘下自己的外套,穿上后,走到她坐的沙发的后面,弯下腰,贴着她的耳边说道:“别流眼泪了,万一你开恩,答应明天跟我一同前往,眼睛哭肿了你可不行。”说着,又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就走了出去。
  来到院门前,开开门,照例是提前把门锁别好,然后走出去,门就被他反锁上了。
  来到车里,江帆没有立刻开车,他想起每次见到丁一,无论他说什么,都能引出她的眼泪,这一点让江帆的确心痛。没有流过眼泪的人,是无法体会到她的痛会有多深,他江帆以后能做的,就是不再让她流泪。什么时候她不再流泪了,也是他江帆迎接灿烂阳光的时候了,他对这一天充满了信心,因为他知道,他的小鹿,心里是有他的,这也是他一切动力的源泉……

  日期:2017-06-10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