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一听,赶紧说道:“我赶紧走吧,总是给我扣帽子。彭书记,那我下去了,你们聊。”
  吕华望着老顾出去的身影,笑着说:“这个老顾,有时一句半句的说话很有水平。”
  彭长宜说:“是啊,给我上了半天课。本来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我的理解和我们所受到的教育都认为它是封建社会的糟粕,但是他却不这么认为,他说女人甚至是男人都应该遵守的一种道德标准。我就说他是复辟。”彭长宜说着,就坐在了吕华的对面,递给吕华一盒烟。
  吕华知道彭长宜不抽烟,所以来彭长宜的办公室,他从来都不吸烟,他知道,和比自己小的市委书记共事,自己处处要做到前头,这样,才能赢得他的信任。

  吕华把烟放到了茶几底下,就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为的,其实我始终认为这话说得有道理,只是埋在心里不敢公开说而已,我相信跟我观点相同的人肯定大有人在,他们跟我一样,不敢公开说,因为楼上就是妇联。”
  这时,门又被推开了,温庆轩从外面进来,听到彭长宜的笑声,他愣了一下,正在犹豫是进还是出的时候,就听彭长宜叫住了他:“温部进来啊,真正的学者来了,咱们听听温部怎么说?”
  温庆轩进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说道:“谈论什么呢,这么开心?”
  彭长宜说:“不是谈论,是探讨,我们在探讨一个古老的关于传统道德层面的问题,中心议题就是,女子无才便是德。”
  温庆轩看了看吕华,又看了看彭长宜,说道:“真的?彭书记怎么忽然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彭长宜说:“不是感兴趣,是刚才说闲话着,这个话题还是老顾引起的,他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我就认为老顾是农民意识,是大男子主义,是封建思想,结果没料到,吕秘书长也赞同这句话,所以啊温部,你给我们讲讲,这句话到底怎么认识?”
  温庆轩笑着说道:“推崇这句话的人应该不光是老顾和吕秘书长,恐怕天下的所有男人都认同这句话。只是不说罢了。”
  “说实话,我不太认同。真的。”彭长宜说道。
  “那是因为彭书记还年轻,受到的是现代的思想教育。”温庆轩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年轻什么呀,快四张了。”
  温庆轩说:“这句话的解释有很多种,有的说这个‘无才’,不是说没有文化,是女人心里没有把才放在心上,这叫无才,心中无才,即使是才艺很高,这个女人也不觉得自己有才,其实是一种谦卑的表现。这个才应该指的是德,她的德是什么?谦卑。很多人都把这个理解错了,认为是没有文化,是歧视妇女的意思,所有歧视妇女的言行当然都是糟粕,是应该批判的东西。不过我们真应该为这句话正名,古人总结出的这么智慧、这么好的道德标准要是被我们后人歪解了、错解了,甚至当做糟粕的东西踩在脚下,的确是可惜了。”

  吕华想了想,说:“您这个解释比较客观,科学。”
  彭长宜说:“我原来一直认为这句话跟‘三从四德’的意思是一样的,听你这么说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跟三从四德大不一样。”温庆轩说:“它们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三从四德是真正意义上的封建糟粕,是被现代文明社会早已废弃和不齿的东西,是对广大妇女身心和精神的歧视和摧残。而女子无才便是德尽管也有其消极的一面,但作为一种传统道德观也是有其积极意义的。你比如说:闺阃乃圣贤所出之地,母教为天下太平之源。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话的意思就是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而女子之身,是贤才诞生的地方,是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一个国家想要有好的国民素质,必须要有良好的教育,而家庭教育是一切教育之本,而母亲的教育是能影响我们一个人一生的,也是至关重要的。”

  “太对了。”彭长宜非常认同温庆轩说的话。
  温庆轩继续说:“贤良的母亲来自哪里?那是来自贤良的媳妇啊,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贤良的媳妇来自哪儿,来自那些受过良好伦理教育的女子。所以说,女人,是人类的源头,源头清,水流自然不浊。”
  “所以说,有贤女,则有贤妻贤母。有贤妻贤母,丈夫和孩子才会有更多的机会成为一个有才有德的人。一个民族的女性,正是该民族的文明之花,也是这个文明国家的国家之花。所以,女性的教育,关系着个人的幸福、子孙的贤良,也影响着国运的昌隆与世界的和平。”温庆轩继续说到,看了一眼彭长宜和吕华。
  彭长宜瞪大了眼睛,说道:“我的天,这么一句话居然讲出这么多的的道理,佩服,佩服。对了,你刚才说这话也有消极的一面,是什么?”

  温庆轩笑了,说:“我平时也喜欢看一下杂书,喜欢看当下流行的文学作品,台湾作家三毛有句名言,她说:在这世界上,男人们总喜欢比自己笨点的女人,女人们总喜欢比自己聪明点的男人!按生态的自然法则,这确实是句真心话,代表了一种审美取向。如果说也有消极的一面,就是中国人喜欢作字面文章,因此在字义上理解这无才二字,确实是有点肤浅了!在不断进步的社会里,很多女士体现出比男人强的生存能力,但在婚姻上,却经常惨遭失败。就这点,很有可能在女子无才这几个字上,做得不够圆满。”

  吕华说:“还别说,温部这些话我们似乎都能在现实找到这样的佐证。”
  彭长宜说:“是啊,刚才老顾说了这话后,我也在琢磨,我们老祖宗的一些名言,甚至是经过几百年推敲的俗语,能流传到今天,肯定都会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但是……”温庆轩说到:“在当今,如果谁再拿女子无才便是德来管理妇女,肯定会起不到任何作用的,相反,还会遭到女同胞们的攻击和反击,甚至批斗,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哪位女士愿意用女子无才便是德做古鉴,相信对自己、对家庭,对工作、对社会,都能起到很好的和谐作用的。”
  吕华说:“太对了,温部真是博学多才善辩啊,今天算是真正领教了。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这么好的古训,我们应该提倡才对,不应该加以批评啊?”
  温庆轩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中国人就是喜欢做字面文章,从字面抠取解义,有些学术上的东西,一旦被人歪曲,要想纠正,就不是一时一世的事了。”
  吕华:“应该组织一个宣讲团,给我们的女同胞们宣讲一下。”
  “呵呵,你如果堂而皇之地给女同胞们宣讲这句话,我估计一准会遭到女同胞们的群起而攻之的,说不定臭鸡蛋、烂菜帮什么的都拽你身上了。”
  “哈哈哈。”彭长宜笑了,他站了起来,说道:“不错不错,精彩,太精彩了,我看,以后这样的讨论,有时间就要经常进行,既丰富了知识,提高了认识,又有益。诶,对了,你们找我都有什么事?”
  温庆轩冲吕华一伸手,示意他先来的,让他先说。
  吕华说:“我来是想问问您,苏乾那儿去不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