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7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客说:“别打岔,我跟你所,这个姑娘确确实实不错,你要抓住时机,我说,如果真的行了,你也是老牛啃嫩草,到时好好谢谢我。”
  彭长宜故意打岔说道:“我们今天晚上不吃牛肉,客人来了哪能用火锅招待呀?清平是不是给老师们吃的涮肥牛?我们不跟清平学。”

  “听着,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孟客说道。
  “哦,我说的也是真的,要不你过来看看,我们真的没吃火锅,我们吃的是地道的炒菜。”
  靳老师说:“喝多了的人都这样,不是一句话的人。”
  彭长宜借机说道:“你听到了吗?靳教授让你过来,他说你不过来他不吃饭。”
  孟客说:“你们是不是准备开始了,好了,我不哆嗦了,你要抢抓机遇,祝你成功。”
  彭长宜说:“什么,你接着睡觉?我党干部的形象都被你破坏掉了,睡吧睡吧。”
  就听孟客在电话里咬牙切齿地说道:“彭长宜你……”
  没等他说完,彭长宜就挂了电话。
  靳老师说:“他来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来什么啊?舌头还硬着呢,看来中午他的确没少喝。”

  酒宴结束后,其余人都回去了,彭长宜随靳老师来到他的房间,单独陪老师聊天,舒晴则回房间准备明天的讲课。
  彭长宜主动问起叶桐的事,靳老师说:“这丫头,又跟家里闹翻了,非要跟那黑洋人结婚,他父母不同意,无奈,连家都不回了。”
  彭长宜说:“叶总编也是的,她都那么大的人了,三十多岁了,知道该怎么做,何必要干涉她呢?”
  靳老师说:“你不知道,那丫头有时撞了南墙都不回头,当年他父母就不让她出去,她非要出去,为的就是跟前男友赌气,可是出去后又怎么样呢?既然不是为了那个男的出去,也不是为了跟他复合,你出去又为什么?我从来都不相信她是为了增长见识,为了学有所用,你都搞不懂她出去到底为什么?不为什么也行,散散心,玩够了就回来,可带回一个黑人,现在还要结婚?唉,这个孩子真是让人不省心。”

  自从那次在牛郎织女家见到叶桐之后,彭长宜也没跟叶桐联系,叶桐也没跟他联系,两人就好像真的跟路人一样了,过去就过去了。
  彭长宜说:“您要多劝劝她父母,这事啊,最终都是父母向子女妥协,因为父母反对没有任何成效,婚姻自由,是受法律保护的。有多少干涉子女婚姻的父母,最后还不是缴械投降。自己的选择,将来好与不好都埋怨不着别人。”
  “唉,道理是这样,你不知道,你们总编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视为掌上明珠,其实都是他给惯坏的。”靳老师说道。
  彭长宜笑了,不再说叶桐的是,而是问道:“您明年退休?”
  靳老师说道:“是啊,我明年底。”
  “阿姨呢?”
  靳老师说:“她还早,如果她愿意干,领导也愿意用她,她可以干到六十,但一般情况下干到五十五就该退二线了。我不像她,巴不得快点到站呢,好搞我的业余爱好。”

  彭长宜说:“孙子又不用你们给带,而且阿姨身体力行,能接着干就干呗。”
  靳老师说:“她干不干我不拿主意,拿主意人家也不听,反正我是不干了。”
  彭长宜说:“那舒晴是不是您培养的接班人?”
  靳老师看着他说道:“我哪有资格培养人家啊?那个丫头很厉害,别看岁数不大,学问很高,省委书记遇到不清楚的问题都找她。”
  “这么厉害?”彭长宜说道。
  “你以为。我就说她是神童吗?天生就是搞哲学研究的。”靳老师说道。
  “那以后可是不敢开她的玩笑了,我还妄自尊大地给人家挑毛病呢?”彭长宜不好意思地说道。
  “呵呵,没事,那个姑娘在她的领域里是天才,但是在其它领域的智商就差多了,你挑毛病她也不会在意的,她性格一点都不小气。”

  彭长宜笑了,说:“智商再低,也能听出话的好歹吧?”
  靳老师抢白他说:“要是连好歹话都听不出来,那叫白痴!”
  “哈哈哈。”彭长宜笑了。是您说的呀?”
  靳老师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孟客跟我说,想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拿不准,你这么关心这个丫头,是不是有这意思?要真是有意思,我给你们牵个线搭个桥的也行,但接下来的事我就不管了,我这辈子可是没给别人做过媒人。”
  彭长宜愣住了,说道:“老孟真是这么说的?”
  “真的。就是喝酒的时候悄悄跟我说的。”靳老师说。
  彭长宜紧张地问:“小舒知道吗?”
  “不知道,我还没跟她说呢。”

  彭长宜连忙说道:“求求您,您千万别跟她说,不然我这脸就没地方放了。您千万别听孟客的,他整天就知是拿我穷开心。
  靳老师看着他,不解地说道:“不是,你,你到底对小舒有没有意思?”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千万别误会,我什么意思也没有,都是孟客一厢情愿,我的问题不用任何人操心,我自己解决。”
  靳老师想了想,终于问了他一个关键问题:“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彭长宜看着老师说道:“不管我心里有没有人这事也不用别人操心,正格的了,好几十岁的人了,自己的事要是再摆不平,就白瞎了市委书记这个头衔了。括符,是县级市的书记。”
  靳老师笑了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没谈着,我就去给你探探她的口风。”
  彭长宜赶紧把茶杯递给靳老师,说道:“您省省心吧,就您这语言表达能力,兴许就不是探口风的事了,敢当成真事说。再说,俺一个山里穷小子,满头的高粱花子,就是拱手相送,我也要不起啊,这样的娶到家里来,得怎么对待人家呀?您是让我用手手捧着她,还是拿脑袋顶着她,还是把她放在香案上供着她?您呀,这辈子都不要提这件事,我刚才也是对她好奇,这么年轻,居然有这么深是学术造诣,的确了不起。”

  哪知,靳老师以为彭长宜的推辞,就说道:“你小子什么意思,你是不了解小舒,她平时待人接物是个很随和很好相处的姑娘,哪有你说的那样,她又不是嫦娥?”
  彭长宜赶紧拦住了他,说道:“好了好了,我的事差不多了,您老就别操心了。还是说说明天去彭家坞的事吧。”
  靳老师一听这话,知道自己是瞎操心了,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笑着说道:“明天咱们先到文保所,我找一些资料看看,然后就直接去彭家坞那个商州遗址。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跟我去吗?”
  彭长宜说:“知道,给您当司机。”
  “还有,中午管饭,要不人家小舒跟我出来,我总不能领她去吃你们县的特产,驴肉火烧吧?”靳老师进一步说道。
  “哈哈。”彭长宜笑了,感觉老师有些老小孩,就说道:“没问题,没问题,您看,我都把临时考察的事推了,留下来就是给您老当小支小用使的。”

  “呵呵,市委书记给我当小支小用,我感动很荣幸和自豪啊!”靳老师高兴地说道。
  “括符,括符,县级市的。”彭长宜又纠正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