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我,你睡了吗?”
  “没有,在等你。”
  江帆心里一热,说道:“我刚散,马上就到,过五分钟,不,三分钟你就给我开门,深更半夜的就没让我敲门了。”

  听了这话后,江帆控制着自己,他并没有让脚下的油门加速。而是依然稳稳地开着,他要在这美好的夜色中,尽情享受一会刚才心中出现的那片刻的温暖……
  他的车,悄无声息地开进了这个大院,又悄无声息的将车停在不太显眼的地方,调好了车头,这才下了车,摁下遥控锁,向那个熟悉的胡同走去。
  等他来到院门前的时候,院门已经为他打开了,丁一披着一个羊绒披肩,正等在门内。
  他走了进去,等着丁一将院门别好后,他就很自然地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把她向自己的怀里揽了过来,拥着她进了屋里。
  屋里,很暖和,江帆脱去了外套,丁一给他挂在衣架上,说道:“喝酒了?”
  “喝了。”
  江帆搓着手刚要坐下,丁一说:“洗把脸醒醒酒?”
  江帆一听,连忙点头,说:“行,去楼上吗?”
  “嗯。”丁一弯腰,给他拿出一双男式拖鞋。
  江帆换上鞋后,就往楼上走,小狗跟在他的后面也往楼上跑去。
  趁江帆上楼洗脸的功夫,丁一开始给他烧水泡茶。
  她从一个从新加坡带回的锡罐里,用茶勺舀出一点点的碧螺春,她看了看,感觉江帆晚上喝还是量有点多,就用茶针仔细扒拉掉几枚,放在了一边,等待着水的烧开。

  江帆洗完脸后走了下来,他坐在她的对面,看她泡茶。
  水开后,丁一将茶勺里的碧螺春放入杯子里,本来就是嫩绿的茶叶,遇到水后立刻舒展开来,同时,也释放出阵阵清香。她起身,又从冰箱拿出一个密封的小方盒,用茶针拨出几枚鲜嫩碧绿的薄荷叶,放入杯中,又从茶几上一个小罐子里,夹出一块白色的放糖,她用手掰了一块,也放入了杯子里,拿过一个茶托,将茶杯放在上面,一手端着茶托,一手扶着茶杯,轻轻地放到他的面前。
  江帆看入了迷,说道:“可以喝了?”
  丁一微笑着点点头,起身把刚才那个密闭的方盒重新放进冰箱里。整了整身上的披肩,又坐在了他的对面。
  江帆端起茶托,学着她的样子,扶着茶杯,但他没有急于喝,而是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有一种很清香的薄荷味,便问道:“这几片绿叶是薄荷吗?”
  “这是什么喝法?”江帆问道。
  丁一说:“你先尝尝好喝不?”
  江帆小心地喝了一口,有一种绿茶和薄荷混合的清香的味道,还有一点淡淡的甜,他又喝了一口,说道:“不错,咽下去感觉很清爽。”
  丁一说:“因为你喝了酒,就给你配了一杯这样的茶。”
  江帆放下茶杯,说道:“是你的独创?”
  丁一笑了,说道:“不是,其实这是很有名的摩洛哥薄荷茶,是我在新加坡学的喝法,你晚上喝酒了,这个有醒酒提神的作用。”
  江帆一听,这才知道她是特地为自己泡的薄荷茶,就重新端了起来,看着新鲜碧绿的薄荷叶和沉淀在下面的几枚绿茶,说道:“简直是艺术品,透明,好看,冬天里要是居室里摆上这么一杯碧绿的薄荷茶,别说喝了,就是看一眼都觉得神清气爽。

  丁一笑了。拉了拉滑落的披肩,说道:“找我什么事?”
  放下那杯薄荷茶,江帆回味着舌尖上清凉的感觉,说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个大学同学叫薛阳吗?”
  丁一点点头,她以前听江帆提起过这个名字,是他的同学,现在在中组部工作。
  江帆继续说:“他要结婚,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另外,他的新娘你认识,就是帮王圆打官司的那个左律师,左律师没有了你的联系方式,她特地嘱咐我,让我邀请你一块参加。怎么样,跟我一起去吧?”
  丁一想了想,说道:“我跟他们都不熟,不去了,还是你一人去吧。”
  江帆拉过她的手,放进自己的大掌里握着,说道:“恐怕你不去不行啊,薛阳说,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就不让我去了,他说我单着去不吉利,必须要我带女朋友来,如果不带女朋友,他就拒绝我参加他的婚礼,你知道,他也是离过一次婚的人,所以,很怕看见别人单着。”
  丁一笑了,知道江帆在找说服她的理由,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说道:“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说法。”
  江帆说:“其实,主要是我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去,你说人家都成双成对的,就我一个单着的,的确有些不好,如果你不跟我去参加婚礼,那我也去不了了,不过也好,实施咱们的第一方案,我带你去牛郎织女家玩去。”
  丁一看着江帆,见他的眼睛有些睁不太利落,知道他晚上没少喝酒,就说:“你说的那个地方我查了一下资料,冬天去不好,其它三季哪个季节去都行。现在太冷,而且四周光秃秃的没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是去参加同学的婚礼吧。”
  江帆微微笑了一下,没有立刻说什么,而是不急不慌地从兜里摸出烟,弹出一支烟,放在嘴上,刚要点火,忽然看见丁一正在目光诧异地看着自己,说道:“怎么了?”
  丁一下意识地摇摇头,说:“没……没怎么?你,抽烟了?”
  江帆这才意识到什么,就将烟从嘴上拿下,放回到烟盒里,说道:“我忘了,应该提前征求一下女士的意见,好的,自愿受罚,不抽了。”
  丁一看着他,半天才怔了一下,说道:“没……没事,你,抽吧。”不知为什么,她的心,似乎有些沉重。

  她今天刚看了一篇文章,说男人吸烟是一种自我疗伤的手段。男人是个很孤傲的动物,不像女人那样容易流眼泪宣泄郁闷和痛苦,而是把这郁闷和痛苦掩埋在心里,靠吸烟来麻丨醉丨意识神经,吸进去的是寂寞,转化出来的是酣畅。那么,江帆吸烟,也是因为寂寞吗?
  江帆无奈地笑了,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说道:“不抽了,看到你像看见恐龙一样的眼神,我多想抽也不抽了。”
  丁一没有笑,问道:“一天抽多少?”
  江帆说:“看心情,心情不好的时候两包的时候也有,心情好的一整天都想不起吸一根。新加坡吸烟的人的不多吗?”
  她点点头,说道:“是的,很少。在公共场合,几乎没有,即便是有,也是在吸烟的专门空间里。新加坡把不吸烟作为国民守则,规定学校不录取吸烟的学生。他们的禁烟法还规定,凡在公共场所扔一个烟头者罚款500新加坡元或打4板子。所有,许多在国内就有了烟史的学生,开始到了新加坡后非常不适应。”
  “哦,文明的法律。”文明的法律。
  丁一看着他,想说什么没有说。
  江帆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搓着两只大手说道:“呵呵,我是在草原呆久了,一个人的寂寞不好打发,就学会跟烟作伴了……”

  丁一的心一动,默默地低下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