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1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相信这件事对孙维林来说可大可小,如果他不愿意让事态闹大,完全可以用他的影响力摆平一切,只是,如果你潜逃的话,他就顺水推舟,把自己扮演成受害人了,这样一来,不但你永远见不得光,我也会因为和你的关系而受到牵连……”
  阿龙说道:“我不跑,明天一早就去自首……妈的,我还真想尝尝监狱里的滋味呢。”
  陆鸣笑道:“倒是没有什么滋味,不过,可以让你变得善于思考,这对你倒也不是一件坏事,像你这样的身手,到了那里面就是老大,不像我……
  老大在里面不仅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就连裤衩袜子都不用自己洗,再加上我这里资金及时到位,你只当在那里疗养去了。
  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女人,不过,你可以靠回忆和陆琪的**瞬间来打发时光,等到出来的时候,她就更爱你了。”

  阿龙笑道:“老板,那时候你在里面的时候肯定也是老大吧?”
  陆鸣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人差点打残废才被送到监管医院认识了财神,而是含糊其辞地说道:“那里面的生存之道多了去了,也不一定身强力壮才能当老大吗?有钱也能当老大,我虽然没钱也不能打,但是我勤快啊,老大喜欢我……
  哎呀,不说这些了,也许你小子还不一定有命享受这种真正的VIP服务呢,不过,你即便去自首,也要做好准备工作。
  丨警丨察要不了多久就会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孙维林也会知道,这将是我和他的第一次接触,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
  对了,我还要给你请一个最好的律师,这个律师很有名,只要你出得起钱,死人都能让他说的活过来……我先打个电话……”
  阿龙惊讶道:“这么晚了你还给谁打电话?”

  陆鸣说道:“她们是夜猫子,谁知道现在睡了没有,不过,我估计她们可能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此刻正在骂我呢……”
  正如陆鸣猜测的那样,徐晓帆和蒋竹君并没有睡着,只是两个人刚刚躺在宿舍的床上,并且正在骂他呢。
  徐晓帆双手枕在脑后,似乎还在想着刚才接电话的那个老女人的事情,四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就奇怪了,他的手机怎么会在一个老女人手里呢?并且那女人说的话简直太难听了,竟然说我是寂寞难耐……”
  蒋竹君说道:“你怎么知道那个老女人不是他丈母娘蒋碧云?”
  徐晓帆说道:“哪有丈母娘用这种口吻说话的?肯定是跟他有一腿的女人才会这么醋意十足,听见女人给自己男人打电话就生气。
  再说,既然阿龙在市里面的夜总会杀人,我估计陆鸣肯定也在市里面,这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今天怎么没在一起呢……”
  蒋竹君说道:“还好他们不在一起,不然,陆鸣又可以去看守所待上一段时间了……”

  徐晓帆说道:“可我还是担心陆鸣可能出事,他的手机怎么会在一个老女人手里呢,哎,难道你都不知道他有哪些女人?”
  蒋竹君嗔道:“他现在是陆大将军的传人,夜夜做新郎,这么多女人我认得过来吗?不过,你会不会是听错了,也许这女人只是嗓音很粗,年龄并不大……”
  徐晓帆说道:“我干了这么多年的丨警丨察,难道还判断不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所代表的年龄?虽然说不上准确,可我基本上可以断定,那个接电话的女人的年龄起码在五十岁到七十岁之间。”
  蒋竹君突然一阵咯咯娇笑,说道:“虽然他这人口味比较杂,但我相信他还不至于跟一个五六十岁的女人乱来,你肯定是听错了……
  好了,别扯那个女人了,反正今天晚上的事情都不正常,阿龙怎么会跑到望江大厦去杀人呢?到现在都没有一点消息,你们刑警队现在应该在全城连夜排查了吧?”

  徐晓帆说道:“吴淼先前打来电话,刑警队眼下还没有确认阿龙的身份,不过,他们在监控录像中提取了阿龙和陆琪进入夜总会的画面,只是图像不好,无法制作出清晰的照片……”
  蒋竹君说道:“如果你们刑警队的人了解到阿龙和里面的关系,会不会对陆鸣采取什么行动?”
  徐晓帆说道:“这倒不可能,毕竟阿龙只是陆鸣的马仔,马仔杀人也不能让老板承担责任,不过,肯定会找他调查。
  如果陆鸣如果斗胆隐藏阿龙并且被警方发现的话,轻则包庇罪犯,重则同伙同谋,我怀疑阿龙逃跑之后说不定回去找陆鸣呢,他该不会愚蠢到帮着阿龙逃跑吧。”

  蒋竹君可是知道阿龙是个什么角色,所以听说他在夜总会杀人并且逃跑之后,心里暗自焦急,只不过牵扯到陆建民的遗产,所以也不好跟徐晓帆明说,只有旁敲侧击地从她那里了解一点情况。
  “我觉得他还不至于这么蠢,不管他是不是跟一个老太太睡在一起,我倒希望他今晚别跟阿龙会面,要不然可真说不清楚……不过,陆建岳的女儿可不是省油的灯,也许她会带着阿龙逃跑……”蒋竹君按照自己心里的希望说道。
  徐晓帆说道:“我就奇怪了,阿龙怎么会和陆琪混在一起,不知道陆鸣知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我甚至怀疑可能是陆建岳特意安排女儿接近陆鸣的,也许他还在怀疑陆建民的遗产掌握在陆鸣的手里。”
  蒋竹君自然之道陆琪为什么会跟阿龙在一起,只是不能告诉徐晓帆,于是问道:“难道你就对他没有一点怀疑?”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这小子嘴里从来没有一句实话,我眼下也没有精力去管这件事,实际上,有时候我巴不得陆建民的遗产在他的手里,总比落到那些贪官污吏的口袋强吧……
  你发现没有,这家伙虽然现在已经很有钱了,可生活上一点变化都没有,竟然还是开着那辆破车。
  可你说他是个葛朗台吧,但他又慷慨地赞助了我们一百万,所以,我只能承认这小子是个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人了……”
  蒋竹君笑道“哎吆,没想到你对他的评价怎么这么高?这么高风亮节的男人,你该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徐晓帆嗔道:“我就爱上了,你怎么着?反正我觉得他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并且生活上确实很节俭……”

  蒋竹君笑道:“也许你被他的表面功夫所蒙蔽了,他这哪是富贵不能淫啊,我看简直就是装,你可不知道,他可会装了,也许就是担心有人怀疑他,所以才装低调呢……”
  徐晓帆说道:“如果他以前这个样子,我还可以怀疑他是在装,可现在他光是彩票就中了七八百万,母亲的遗产又是几个亿,还有必要装吗?”
  蒋竹君笑道:“好好,我不跟你争,他是个艰苦朴素的优秀青年好了吧?哎,要不然你再给他打个电话试试?”
  徐晓帆嗔道:“我看你今天晚上才是在装呢,明明心里在担心他,可偏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要打你自己打,省的又是那个没操守的老女人接电话,我可不想平白无故受到羞辱……”
  蒋竹君笑道:“她倒是没有说错,你现在可不是寂寞难耐吗?既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每天都独守空房……”
  徐晓帆从床上支起身来说道:“你该不会是想做我女朋友吧?要不然我过来咱们一起睡?”

  蒋竹君赶紧缩进被子里,紧张地说道:“我不要……你可别乱来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