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10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便左脚多迈1CM,匕首挡住的子丨弹丨也是从腿肚子里穿出去的。罗昌城在踉跄的刹那间,就知道今天小名是得留在这了。从他个人喜恶来说,本该冲着丨警丨察使劲,但宪兵凶悍的战斗力,不得不成为他首选的打击目标。可这帮混蛋捡便宜卖乖,倒他妈的瞧冷子开枪,只怪自己大意!
  拿起地上的军官证和国民手账的硬纸壳,用匕首的锋刃将上面的印鉴和字迹尽量都刮净,还撕下几块纸片,连同掰成银元大小的碎纸壳,都放在了手绢上。又从皮包里拿出了一颗手雷,用手绢把手雷和碎纸壳包裹在一起捆扎结实,但露出手雷的拉环和保险片,放在了手枪的旁边。
  从皮包里又拿出了一颗手雷和5个马牌撸子的弹夹,摆放在了手枪的旁边。拽着皮包连爬带挪到另一个窗下,把二把盒子和剩下的5联二把盒子子丨弹丨,放在了地下。最后把7个王八盒子的弹夹,揣进了兜里,把皮包放在了枪弹旁边。吐掉烟屁股,又站起身来,从枪套里掏出了另一只王八盒子,拔出别在腰带上的王八盒子,听着外面的喊叫嘈杂声。罗昌城知道教堂外增援的应该是来的差不多了,靠在窗户旁边的墙上,平稳了一下呼吸:尽量为他俩争取一些时间。

  右手不到2M,是上来的0.6M宽环形木质楼梯口,底层传上来宪兵向教堂人的厉声喝问。
  在下面向上射击,除了正对着楼梯口的不到2M范围,都是死角。除非敢爬上来露出脑袋。
  阻止攻击根本不可能,但罗昌城不死,底下的人想上来,也没那么容易。他摆放枪弹的两个窗户,都冲着对面矮了2M多的钟楼,即便在军警冲到了钟楼上,对他最大的威胁不过是投弹。
  四周都是居民区,又是俄国人的教堂,信徒各个国家都有,吓死小鬼子也不敢架炮往上轰。
  津野和岩岗一郎赶到现场,已经3点20了,最多一个小时天就全黑了下来。看着两个宪兵和两个丨警丨察的四具尸体,津野对岩岗一郎说道:做一次攻击,不许投弹,要尽量抓到活的。
  围捕的宪兵不知死活,又被罗昌城打倒两个,丨警丨察只在远处打枪摇旗呐喊,根本不敢靠前。

  裹着证件碎纸壳的手绢包,和包在里面的手雷一起,扔到对面的钟楼,四名宪兵一死三伤。
  一颗手雷就炸碎了上楼的木楼梯,炸死一名丨警丨察,爬到半道的宪兵,连炸带摔成了重伤。
  岩岗一郎没想到的是罗昌城还携带着手雷,手枪都丢下两把,就是为了减轻负重,手榴弹也都留在了卡车里。最缺德的是罗昌城两颗手雷扔出间隔仅是几秒钟,还都几乎是落地便炸响。
  第一次的强攻失败了,看着抬走的五名伤员和新增的三具尸体,岩岗一郎恨得咬牙跺脚:“只能击毙了!机枪封住窗户,从钟楼扔手雷。”看着津野还有些犹豫,继续说明着自己理由:“手雷扔出来,他都做了延时,这就是在以死相搏。强攻上去也会自杀,白白损失帝国的士兵。”
  所谓延时,就是手雷拉出拉环弹开保险片,在手里握上1-2秒钟,扔出去几乎落地就炸。

  以宪兵的训练和经验,除非手雷落得太近,无可避免被弹片崩伤,卧倒应该能避免伤亡。
  人还没等趴到地上,丨炸丨弹就已经爆炸了,反映慢一点活着稍有迟疑的,还在站在原地没动。
  罗昌城再胆大一点,弄出个凌空就爆炸,至少钟楼里的四个宪兵,就一个都不能活着回来。
  日期:2017-06-09 23:13:49
  罗昌城看了看手表,被困在教堂里已经1小时20分钟。身体被冻僵左腿已经失去了知觉。
  津野看看天开始暗了下来,觉得再对峙下去,影响确实太坏了。罗昌城仅仅一个人,对抗60多名宪兵一个多小时,实在是有损大日本皇军宪兵的尊严。还有4、50个丨警丨察,连吆喝的精神头没了。现场围观的足有千人,在外围警戒的宪兵和丨警丨察不下几百人,城市的交通都被阻断。

  户外的宪兵们,冻得比罗昌城更遭罪,零下20多度的严寒,趴在那就不是个好受的滋味。
  浑身早就僵硬了,手脚冻得发麻,各个关节都不大听使唤,更想尽快结束战斗,回去暖和吃饭。岩岗一郎下令击毙,便又不长记性般的蜂拥着围上来。知道插翅难逃的罗昌城,从机枪封锁窗户,便知道最后的时间到了,突然更觉得败在这帮废物手里憋气窝火。抱定一死的念头,已然是毫无顾忌,突然起身双枪齐发,疯狂的宣泄般打空了枪膛里的子丨弹丨,又打倒了两个宪兵,自己左肩上又被打中一弹,坐在窗户下剧烈的喘息着。看着剩下的一半子丨弹丨,心里更加的懊恼。

  靠坐在窗户下的墙根,估计罗昌健和崔哲珠这时应该能上车了,至于奔哪个方向就没准了。
  离开了江城,怎么走都不该再有生命危险。直直身子费劲又很自若的点燃一支香烟,津津有味的吸了起来。流血和寒冷,罗昌城感到饿得难受,外面和楼下的嘈杂和喊叫都像是和自己无关,想起津夏子和崔哲珠被窝的温暖,想起照相馆楼上客厅的温馨:有杯伏特加就好了…。
  罗昌城毕竟懂得轻重,唯恐重伤后昏迷被抓到了活口。估计宪兵也该又爬上了对面的钟楼,罗昌城又深深地吸了两口烟,吐掉烟屁股,深吸了一口气。坐正了身体,用手帮忙,艰难的将两条腿收起,从皮包里拿出了两颗手雷,把皮包的里子向外,翻了个个再展平,放在并拢的大腿上。一手握着一颗手雷,双手压住保险片,咬着拉环拽下两颗手雷的保险销,用两颗手雷将皮包托起,头闷在了皮包上,再连同双手一起,轻轻地压在了大腿上,才同时松开了保险片…。

  霍海仁在鸭绿江客栈听到消息,带着黄三赶到现场时,岩岗一郎正在做最后击毙的布置。
  凭着特侦证件,才允许他一个人步行通过外围戒严哨卡。离教堂还有400多M隔有两条街的时候,四五挺机枪就齐射起来,就在快到第二层戒严边上的街口时,教堂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霍海仁在戒严区外冻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得知是一个穿宪兵大尉的间谍,被炸死在教堂。
  忘记了还有黄三在戒严区外面等候,霍海仁像是失意般的,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回了家中。

  岩岗次郎在大门口等霍海仁,都快20分钟了。冻得浑身发抖,霍海仁却敞着大衣的衣襟,围脖搭在脖子上,还从水獭帽子向外冒着热气。霍海仁见到等候的岩岗,才想起还在等着他的黄三。赶紧带着岩岗进了门都没锁的成功家,屋里还是空无一人,没有能让他惊喜的场景出现。
  先往家打电话嘱咐媳妇,又往客栈打电话告诉白景泰,接到黄三电话或看到黄三回客栈,告诉黄三,他已经到家了。撂下电话回到客厅,失魂落魄的脱掉了大衣摘下帽子,都扔在了沙发上。拿起放在酒柜上的白兰地,倒了一杯递给岩岗,拎着酒瓶端着高脚杯,坐在了沙发里。
  霍海仁刚喝下一杯,岩岗就带着抱怨的声调:“你不是告诉我,他们晚上才会走的吗?!”
  此时一点都没小看戴绿帽子的岩岗次郎,为自己的同眼连桥还在殚精竭虑,霍海仁反而对岩岗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尊重,又喝了一杯,才缓缓的说道:“我是想晚上把他们都带到这,不想让你再跟着担惊受怕。但这罗高丽和我的伙计说:不想再牵连咱俩,还让我转告你,大恩大德回来再报呢!这他妈的打死个屁的了,欠下的恩德用他妈的什么报?!高丽棒子最没准!”

  岩岗愕然的看着流下眼泪的霍海仁,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对,高丽棒子最没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