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0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省政府这边还没有太得力的帮手,使得对省政府这边的人也不尽了解。沈强之前倒是介绍不少,但一年前沈强却到京城部委里去了,使得省政府这边就少了自己人。而这一年里,省政府的变化不小,省长蒋国吉强势站起,虽说和老师之间是合作结盟的关系,但自己在柳省里明显地打着老师的烙印,省政府这边会不会认为自己就是老师在政府部门里安插到代言人?
  当然,事实上确实也是如此的。省政府这边的人对自己有先见,也不能怪谁,体制里从上到下都是这个调调。徐燕萍在柳市期间也玩这样的政治游戏,才使得当年肖建海在柳市里毫无作为。柳省里的派系虽说大体上是三足鼎立,但如今并不均衡,还是两强联手的格局,使得柳省的政治走向很明朗,也使得徐燕萍在省政府里有有利的一面。
  见过了顶头上司,省长蒋国吉对自己的到位,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度,但也不冷落。常务副省长宁致远倒是热情多了,那也是他所在地位子不同,并不就是他自己的态度。自己的分工还没有定,徐燕萍心里明白,省政府这边完全可用熟悉工作等接口将自己的分工往后推,关键还是在周诚能不能往前进一步。
  在这次的运作中,省长蒋国吉在自己尚未的问题上,出力不少,也在柳市市委书记的问题上出力不少,但周诚要是无法顺利晋升,今后在柳省的问题就会一下子复杂起来。周诚的任命出来后,自己在省政府里的工作也就会明确的。而从自己的工作经历看,也应该参与全省的经济建设工作才是发挥自己的所长。
  这一些问题都还要等几天才会明朗,初到省政府里,直接打交道的人也不会就多,只是,所见的每一个人,都会在今后的工作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怎么样给自己定位,也是对自己能力的一次检验,蒋国吉或许对自己的每一个细节都会注意到吧。徐燕萍一直以来的工作脸谱,在省政府里倒是很实用。平时到省政府来,笑脸着,领导和干部自然会认为是自己恭谦,要求着省政府里的人办事。而如今,自己笑脸着,那就是领导的姿态、领导的艺术。徐燕萍早就将这种脸谱练出来了,此时,倒是顺当地进入角色。
  高层的领导,心态上也会更平和些,他们面对的人都是下层的领导,面对的群体都是充满政治智慧和领悟力的,面对利益上都有着一致追求的人,处理工作和关系反而有简单的一面。不比与基层或民众打交道的人,要恶声大气地骂人、发态度。
  高层的领导当真发态度了,那会是雷霆之威,会让下面的人丢职位甚至判刑的,也因此,领导的威严往往不会露出来,下级的人也不会给领导发威的机会。这些种种,作为从市委书记升到省级领导的徐燕萍说来,也要在认识上有一次质的飞跃过程,才能够真正融进自己目前的角色。
  这种角色的蜕变进程中,自然会感觉到累。徐燕萍将房间门打开,也就将这一些烦恼都丢下了。男人早先过来,此时在休息等着自己,还是还在陈静身上折腾?心里也没有什么酸醋之味。对目前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认定了。这次买这房子,钱大多数男人出的,要不,徐燕萍还真无法在省城里买房,就算加上陈静的积蓄,两人合起来能买多少平米的房子?男人的钱怎么来的,徐燕萍对他也不会有多少怀疑。

  之前在柳市时,经过每一项工程或项目,种种措施也都是经得起推敲的。至于到南方市后,相信男人只会更严格地约束自己,而不会像其他人那般借机弄钱的。对未来和前途,对能够有一个发挥自己工作能力的平台,男人最在意的就是这些。
  跟在钱维扬身边的那段时间,他会弄到不少钱吧。徐燕萍对此不会太在意。就像她用刘君茂,信任刘君茂,但也给刘君茂一定程度上的灵活性。像杨秀峰这样的人,在周围进行投资然后得到收益,应该不难做到的。像跟在他身边的周勇,那个建筑公司的迅猛发展,虽说在柳市里没有违纪的痕迹,可徐燕萍还是能够看到有杨秀峰的影子。
  有这一些迹象的男人,反而让人更可信些。要是单凭工资,就能够让他们三人过的很开心,那才叫真正的危险。陈静对这些不太注意,她反而相信男人更纯一些。徐燕萍对此不多说,但她会观察着他,不会让他给大家带来致命的危险。
  房间里的灯都开着,光线很亮。徐燕萍觉得有刺眼的感觉,只是,心情却放得松,回来后要先泡一泡,让疲惫的身子舒缓下,等会不知道男人会折腾出什么花样来的。走进浴室,见长江和杨秀峰两人在浴缸里,徐燕萍心里也暖融融地。此时,能够见到两人就是最好的感觉。陈静和杨秀峰两人也见到进来的徐燕萍,陈静动了下准备站起,却给男人将她按住。
  见男人站起来,正面对着自己,水淋淋的不说,特别是身前那分出来的坏东西直挺挺地往外伸,让徐燕萍看在眼里一下子就热烈起来。说明男人一直在等自己,不知道是不是从一开始进来就等着?给自己最好的庆贺礼物,当然就是这能够有着持久战力、让自己浑身都换一批细胞的节目。

  顿时,徐燕萍的眼里柔情如水,看着杨秀峰从浴缸里跨出来,也就痴痴地看着他那昂扬之物随他的走动而摇摆,似乎浑身自己也摇摆起来,醉了。
  走到身边,杨秀峰说,“恭喜。”“就这样恭喜啊。”徐燕萍说。“有物为证,不喜欢吗。”“太喜欢了。”徐燕萍说着将湿漉漉的杨秀峰搂住,两人吻起来。吻一会,徐燕萍挣脱了,说,“浑身都是汗,先泡一泡。”杨秀峰也就帮她脱解穿得很正式的装束。
  先将裙子扯下,留一条里裤,里裤很小,有不少毛发伸出来。杨秀峰作怪,手指钻进里裤边边往里掏,徐燕萍只得掐他一下,说,“先洗洗吧。”
  上身是西装,女式西装将徐燕萍的身子包裹得紧,脱下后见里面的白衬衣给撑得鼓鼓地,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出那对**的规模了。里面的衣服会看到更多的样子,杨秀峰给她将衬衣扣解开,每一粒扣子都有一定的难度。等衬衣解开后,里面很夸张的形状也就一览无余。杨秀峰将手指插进那过深的沟里,说,“太委屈了,快放开了吧。”
  将包裹着乳的放开,那一对舒展开来,每一只都是陈静的三倍以上。非常夸张的宝贝,平时只是给徐燕萍紧紧地缚牢实,免得给人见了惊心动魄而使得她难以进行工作。
  此时放开了,走路都会很累赘的。杨秀峰两手托着,让她慢慢地走到浴缸边,陈静却将自己藏在水面下,看着男人与姐姐的胡闹,也看着男人对姐姐那对过于夸张的乳的喜爱。或许,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吧。要不然,在街上见到**总会给吸引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