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043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坤给洛河方面打完电话之后,便是告诉了陈功一声,陈功听说洛河市长在等着他,他便想了想,直接给洛河市长宋开多打了电话,让他不要等他,现在天正在下雨,他考虑一下,不去市政府了,直接去险工险段去看一看当地的防汛准备,如果他有时间的话就过去,没时间的话就不用过去了。
  陈功好歹是省水利厅的厅长,而且还是省防汛抗旱的副总指挥,宋开多作为地方行政首长,陈功来了,他不能不去见一面,因此便问陈功准备去哪里,他马上也过去。

  陈功刚才也想了,他准备和郑芳芳一起去洛河市南番县去一趟,那边的洛河水位较高,而且历史上曾经决口过,所以去哪里看一看备汛的情况。
  宋开多听了,便是答应下来,带着人马去南番县迎接陈功。陈功挂断电话,便吩咐司机往南番县方向驶去。
  南番县属于洛河县的经济欠发达地区,一路上是穿山越岭,高速路刚刚通车,不然,想要去南番县,却是一个麻烦的事儿,下面的普通公路年久失修,车子根本开不起来,因而极为难走。
  不过南番县的风景极为优美,山色迷人,在雨中若隐若现,郑芳芳见了,心里也是欢喜,可是一想到雨大了也有可能导致山洪爆发,又微皱眉头。
  “陈功,我们准备到南番县哪个地方?”郑芳芳扭头问了问陈功。
  陈功正在车子里看着地图,这是一张防汛的地图,他看了看,然后指着地图对郑芳芳道:“我们就去马山镇吧,这个地方处于洛河水道的一个拐弯处,前几年还决过口,这里危险最大,我们就去这里。”
  “那是不是要再跟宋开多讲一声?”郑芳芳睃了陈功一眼问道。
  陈功想了想道:“不用了,我跟他说去南番县了,南番县哪个地方最容易出现险情他应当比我清楚,如果他连这个事情都不清楚的话,他这个市长恐怕真的失职了。”
  郑芳芳一听,微笑道:“人家现在想的可能是在哪里能迎接到他,未必去考虑哪里有险情的问题,我猜测他很可能会在县城迎接你,要不要先去一趟县城,再去马山镇?”
  陈功闻言,说道:“看情况吧,我看这雨越来越大,恐怕我们没时间去县城了。”
  陈功正在说着这话,车外突然打了一个响雷,郑芳芳连忙吩咐司机道:“小赵,车子开慢一些。”
  陈功却说道:“不用,还是这个速度,注意一下安全是了,如果慢了,我们就有可能赶不到马山镇了。”
  郑芳芳听了,说道:“也不着急那一会儿,安全第一,还是慢些好。”
  听了这话,陈功没再言语,司机小赵就把速度放慢了一些,并且通知黄坤的车也慢一些。

  车子刚一进入到南番县地界的时候,突然之间天雷滚滚,倾盆大雨磅礴般从天上掉了下来,司机小赵一看忙道:“雨太大了,是不是停下来到服务区休息一下?”
  陈功立刻道:“不用,路上车不多,你慢一点开,不能耽搁时间。”
  司机小赵只好继续往前开,陈功立刻让黄坤给洛河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打电话,让他们密切注意水情,防止出现重大灾情。
  大雨下了半个多小时,当陈功的车子深入到南番县境内的时候,雨终于小了起来。陈功给专门监控洛河水情的省水文监测站打了电话,问了他们情况,水文监测站的人就告诉他,洛河水位已达最高峰,如果再下的话,难保不会出现决口疫情。

  刚给水文监测站打完电话,省长吴明的电话就给他打来了,问他现在在哪里,陈功就告诉他现在正在去南番县的路上去查看水情。
  吴明听说他去了南番县,心里头比较安慰,作为省里的行政首长,看到现在的情况,心里也很着急,得知陈功正在去南番县,他便舒了一口气,让陈功全面去做好防汛准备,同时注意自身安全。
  接完省长吴明的电话,赵明刚的电话也打来了,他是接了吴明的电话之后给陈功打来了电话,对于防汛抗旱的工作,他主要是让陈功来负责,而他对此关注的并不多,思想上还是多有轻视的,可是现在看这雨势,他也坐不住了,特别是吴明打电话给他,问他现在可做好防汛的准备,他更加着慌了,所以急忙给陈功打电话。
  得知陈功正在去南番县,他心里也长出一口气,陈功的责任心还是很强的,能够亲自去险工险段去督促工作,相信不会出现什么大的水灾水情的。
  听完赵明刚的要求,陈功便让司机小赵把车开的快一些,立刻到马山镇去,不绕道到县城了。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险情

  洛河市长宋开多也接到了吴明的电话,接完电话后他也往马山镇赶,只是他之前确实是想到县城迎接陈功的,现在一接到吴明的电话了,他便急忙给陈功去电话,告诉他这个事情,陈功得知他也要马上去马山镇,便笑了一下,告诉宋开多,到那里两人会合。
  马山镇马山村的支书范来正在村头的一家小酒馆里头与几个支部成员在喝酒,马山村地处洛河边上,这个地方历史上倒是没有决口过,但是也是处于洛河水位的险要之处,防汛抗旱的任务也非常繁重。
  镇里头这几天接连开了好几个大会,要求各村严防死守,要把防汛工作给做好。范来在镇里参加会议回来,只是简单地安排了一下,并没有太当回事,重要地段他并没有去认真查看,看一看有没有出加坊堤不牢的地方。
  尤其是现在,他竟然没有带着村支两委人员去洛河沿岸查看水情,居然躲在小酒馆里头带着村支两委成员喝酒。

  村主任提醒了他一句,范来便眯着醉眼道:“没事,我们这个地方从来没有决口过,出不了大事,等到雨一停就好了。”
  看到他不当回事,村主任也没再说什么话,继续与范来一起饮酒。
  正当他们饮的尽兴的时候,忽然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把酒桌一掀,骂道:“你们几个混蛋,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喝酒,你们到堰上看一看,是不是要决口了?”
  来人是马山镇镇长舒志超,舒志超是马山镇很年轻的一个镇长,今年不过三十岁,平时温文尔雅的,此时他来到马山村后,发现洛河堰上空无一人,村干部都没有去值班,气的他找到这里,大骂起来,可以说是忍无可忍了。

  一看是舒志超,范来便是还口说道:“舒镇长,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刚才刚刚去看过,水位低着呢,紧张什么,一桌好菜让你给打翻了,算什么。”
  “我算你麻的蛋,你现在给我到堰上看看,水位到哪里了,还他麻的一桌好 菜,要是决了口,你就到大牢里吃好菜吧。”舒志超指着范来大骂起来,一点也不给范来这个村支书记的面子。
  而范来见到他时,只所以敢还口说这话,也是他一向没把舒志超放在眼里,因为他是镇委书记的人,舒志超虽然是镇长,但是在镇里没什么实力,而且又年轻,他自然就很轻视。
  日期:2018-05-30 06: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