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的心一沉,心想,陈静有电话,而彭长宜却不知道,而且从来都没用手机跟彭长宜联系过。看来这个丫头是故意的。老顾感觉到事态有些不对,就更加竖起耳朵听着。
  “明天咱们去爬山吧?”那个男生建议道。

  “不行,明天我老家的叔叔来看我。”陈静说道。
  男生问道:“就是给你和小菊找实习单位的那个叔叔?”
  小菊就是跟陈静一块来实习的陈静那个同学。老顾认识。
  陈静说道:“是的。”
  “那你叔叔什么时候来?”男生继续问道。
  陈静说:“他就跟我说明天,不知道明天什么时候到。”
  “那等他来了我请他吃饭吧?”男生说道。
  “不用,你去忙你的吧。”陈静说道。
  “让我认识认识你的家人吧?”

  “现在不用。”
  “现在不用,早晚得用啊——”男生用一种可怜的声调说道。
  陈静没说话。
  那个男生又说:“那天我妈来学校,见了你之后,对你非常满意,今天给我打电话时还说:“让我们努努力,学好英语,什么时候过了语言关,什么时候就送咱们出国。”
  老顾一听,就有些来气,敢情陈静这个小丫头脚踩两只船啊!尽管气,但他还不能声张。这时,服务员给他端上了他点羊肉和蔬菜。老顾冲服务员点头表示感谢。
  陈静说:“你跟你妈说什么了?”
  “我跟我妈说咱俩在处朋友啊?怎么了?”
  “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妈说?”
  那个男生说:“呵呵,我怎么不能跟告诉我妈了?”

  “问题说谁答应做你女朋友了?”
  “这无需你答应,我们本来就是,我班上的人可是都知道我找了个小学妹,说真的,从你入学那天我就喜欢上你了……”
  “哎呀,别总是这么说,我们只是在交往,我都说了一百遍了,真是的……”陈静有些不高兴了。
  那个男生说:“你说的没错,我说的也不能是错。我总是回忆你刚来的那一刻,当时,午后的阳光照在你的头发上,是那么美丽,那么烂漫,就像一个小公主,而且是个非常用功的小公主。我喜欢自立、勤奋的姑娘,我妈跟我爸爸说的,等我毕业,就将医院交给我管理,到时,我就可以当你的领导了……”

  男生拉过陈静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这时,老顾将盛着茼蒿和生菜的不锈钢托盘拉到跟前,将里面的蔬菜全部倒进火锅里,拿起起这个托盘对着自己照了照,发现这个托盘光洁如镜,他就故意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举起这个不锈钢托盘,往后照去,正好看见那个男生正握着陈静的手。
  陈静抽出手,白了他一眼,说道:“这刚哪儿到哪儿呀,干嘛考虑那么远?师兄,我只是同意咱们像朋友那样交往,其它一概没有同意你啊?”
  男生说道:“对,我也是这么跟我妈说的,不过她见过你之后,真的非常满意,鼓励我继续追你。”
  “原来你是听你妈的话才追我的呀?”陈静说道。
  那个男生笑了,说道:“当然不是,不过父母的意见可以当做参考啊。再说,我妈也的确喜欢你。”

  “还说呐,一提起这事我就是生气,前几天你妈来看你,为什么把我叫去?也提前不跟商量一下。”陈静的语气里就有了不满。
  显然,陈静对这个比自己高一年级的师兄的幼稚不满意,她继续说:“的确你太冒失了,我要是知道是这么回事,怎么都不去。”
  男生笑了,说道:“怎么了?还真生气了?”
  “你这样做不好。”陈静的确有些生气。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快吃虾,趁热。”男生又剥了一个吓,塞进陈静嘴里。

  陈静低下头,嚼着嘴里的虾,不说话了。
  男生说:“你能不能笑一笑,怎么忽然这么小性儿了,你知道我吃虾是过敏的,这些都是特地为你点的,好了,别生气了……”
  男生说着,就凑近陈静……
  老顾不忍看下去,放下了不锈钢托盘,望着火锅里已经煮熟了的生菜和茼蒿,他没什么胃口了,吃了几口后,就起身结账走了。
  服务员过来收拾,发现老顾要的羊肉几乎没怎么吃,锅里只有快煮烂了生菜和茼蒿。
  老顾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他又来到街边一个卖卤煮火烧的小店,要了一碗卤煮火烧,吃完后,才回到旅店。
  躺在旅店的床上,想起那天自己还在彭长宜面前大夸陈静,他就一阵懊恼,那个男生喂陈静虾的情景,总是在眼前出现,他不知怎么告诉彭长宜这一情况,反正,他决定阻止彭长宜继续下去,彭长宜已经因为老婆出轨离了一个了,不能再把这样一个女人娶进家里,这样想着,就慢慢睡着了,也就忘了给彭长宜打电话。
  半夜时,老顾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彭长宜,这才想起没给他打电话,赶紧摸黑接通了电话:“喂……彭书记,我到了,太累了,找到旅店后就睡了。”
  彭长宜说:“哦,你安全到了就好,我不放心,一直在等你电话。”

  老顾说:“对不起,都怪我,在旅店门口吃了一碗卤煮火烧后就睡了。”
  “住在学校附近吗?”彭长宜又问。
  “你……还没跟小陈联系吧?”
  “我到了天就黑了,这么晚了也不好在去找她,明天一早我在去学校找她。”
  “好,我没事了,你明天请她吃完中午饭再回来。”彭长宜嘱咐道。

  “好的,您放心吧,我保证把这事给您办圆满。”
  随着她的动作,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徐徐袭来,本来是很好闻的味道,而且荣曼是个很善于用香水的女人,她懂得出席什么样的场合,用什么样的香水,今天来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她选择了一款很谈谈的鸦片香型的香水。但就是这么淡的香水,对于有过敏鼻炎的彭长宜来说,仍然刺激了他的鼻粘膜,让他的鼻腔有一种又酸又痒的感觉,一番呲鼻弄眼后,他知道要打喷嚏了。无论如何冲着女士打喷嚏也不是什么文明的举动,他赶快跳起来,走到一边,背过身去,痛痛快快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荣曼说道:“感冒了?”
  彭长宜用纸巾擦着鼻涕,说道:“没有,鼻炎。”他不好说自己打喷嚏的原因。
  荣曼笑了说道:“那没看医生吗?”
  “这个还用看医生?又死不了人。”不知为什么,彭长宜越来越不喜欢荣曼说话的声音和腔调。
  日期:2017-06-10 07: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