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6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跟你说吧,我来阆诸,就是本着不务正业来的……再说了,目前对于我来说,工作是副业。”
  丁一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亢州,彭长宜办公室。他刚到办公室坐下,就听有人敲门,彭长宜说了声:“进。”门就被推开了,是邹子介。
  彭长宜一看,就说道:“老邹,你在家呀?没去海南?”
  邹子介说:“来北京开个会,明天下午回海南。”
  “哦,开什么会?”
  “是个棉花协会成立大会,本不是我的老本行,却非要我当专家组成员。”邹子介过来跟彭长宜握手。
  “哦?棉花种你也育?”彭长宜请他坐在沙发上。
  秘书进来给邹子介沏了一杯水。
  邹子介笑着说:“呵呵,一知半解,不过育种是想通的。主要不是我懂不懂,是他们看中了我的身份和我的性格。”
  彭长宜笑了,看着他,说道:“怎么讲?”
  邹子介喝了一口水,说道:“我是唱黑脸的包公,因为在这些专家中,我属于草根专家,敢说话,没有什么顾忌,一般情况下,只要专家组里有我,我都是开炮的那个人。”
  彭长宜笑了,说道:“为什么呀?”
  “我刚才说了,因为我是草根,没有那么多顾虑,好多国家供养的专家,有时不敢说真话,怕得罪人,我不怕呀!但是庄稼这东西是长在地里的,是骗不了人的,表现不好的种子是绝对不能过审的,怎么办呢,他们就都找到我了。所以,不光棉花专家评审组,其它的协会也有我的一席之地。”
  “好,这个反调唱得好。”彭长宜冲他伸出大拇指。笑着问道:“你现在情况怎么样?能自给自足了吗?”
  邹子介说:“不瞒您所,我从去年开始就基本能自给自足了。每年卖的种子和卖专利的钱,就够我往返路费和南北两地繁育的费用了。”
  “这么多年刚自给自足啊?我说你这经济增长指标也太慢了吧?”彭长宜说道。

  “这我就相当满足了,不用借钱,而且还能有点结余。”邹子介笑着说道。
  彭长宜说:“那就好,自我满足就好。我说你可是真够意思,我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你也不张罗露个面看看我来?”
  邹子介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不是不想见您,主要是您太忙,我又没有什么正经事,怕给您添乱。”
  “哦,要这么说的话,你你今天来找我,是有正经事了?”

  “真让您说对了,不过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彭长宜笑了,感觉眼前这个鼎鼎大名的草根育种专家,尽管声名在外,成绩斐然,可是脚上仍然穿着一双早就没有光泽的旧皮鞋,而且骨子里有一种先天的单纯,除去玉米王国里的那点事,社会上的事他还真应付不了。想到这里,他笑了,说道:“你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见尾不见首,今天首尾我都见着了,而且是主动送上门,说明你肯定有事。”
  邹子介说道:“确实有事。”
  彭长宜说:“有事就说吧?别舍不得,我告诉你老邹,进我这个门的人,没一个不是有事来的,所以,你有事,我一点都不感到新鲜。说吧,什么事?”
  邹子介说:“我想扩大繁育面积,现在我租的地不够用。”
  彭长宜说:“你租地还用我给你协调吗?你不是从老百姓手里租的吗?”
  邹子介说:“我从老百姓手里租地不用你协调,但是这次我不想从三源这个地方租地了,一是这里的地价格涨上来了,二是乡亲们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用了,有时候还出现种子没成熟就被盗了,所以,我想换个地方了……”
  彭长宜笑了,这个邹子介说话就是这个毛病,从来都不一次说完,所以,他索性不问了,耐心地听他往下说。

  “我看中了一块地,是外地的,得您出面帮我协调。”他说着,端起杯又喝了一口水。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不明白了老邹,你既然不想在家里租地想去外面租,用我出面干嘛?我说话只在咱们这个地方管用,在别的地方不好使。再有了,你当时来这个地方租地当试验田,不就是想试验在这个地区种子的表现情况吗?老百姓偷了你的种子,这是好事,说明他们渴望你培育的成果。当年欧洲引进马铃薯的时候,不是还派重兵看守,故意让农民产生好奇,然后偷走种子去繁殖吗?这也是新品种繁殖的一种手段和途径。”

  邹子介笑了,说道:“那是当时人们认识不到马铃薯的粮食价值,是政府推广马铃薯种植面积采取的一种手段,但现在对于我来说不是这样,我的籽种被盗,有很不好的影响,第一,我无法知道籽种的具体表现形式,农民种这样的籽种存在很大的风险,至于它的经济价值我都不考虑。”
  “呵呵,好了,我刚才那是逗你呢。说,你又看上哪块地了,只要是三源的地就没问题,我给你打个电话就办了。”
  邹子介“嘿嘿”地笑了,说道:“不是三源。”
  “那是哪儿?”
  他想进一步跟陈静解释,但是陈静那边却传来撂电话的声音。彭长宜再打回去也没人接了,他知道有可能陈静用的是投币电话,另外也有可能到了上课的时间了。
  现在,他感觉这个丫头长心眼了,恰恰选择了她课间休息时间而且是自己上班时间打电话,这个时间对于彼此都是非常短暂和不方便的,幸亏这会彭长宜办公室没人。
  放下陈静的电话,彭长宜这才想起刚才自己说周六去德山的话是没加任何考虑的,因为他忘了他们这几天要去昆山考察。
  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秘书进来告诉他,说这批出去考察的人又加进了荣曼。
  彭长宜心里就开始打鼓,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他跟来省城办事的荣曼有过一次单独的接触,他十分清楚荣曼是怎么想的,听说她也加入了考察团,就问道:“是谁让她加进来的?”

  “朱市长。”
  彭长宜心想,朱国庆喜欢荣曼,他早就看出来了,那么为什么不让荣曼去他那个团?心里就有些别扭。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个变故,让他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放弃考察了。
  副书记卢辉手里拿着一份明传电报进来了,进门后他说:“彭书记,你恐怕走不了,省里组织廉政建设宣讲团,周六到咱们这里来,咱们这里是第一站。”
  “哦?周六?”彭长宜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周六。要求副科级以上干部和企业一把手全部参加。”卢辉说道。
  彭长宜接过了通知,看了又看,这么一个大型宣讲活动,作为市委书记显然是不能不参加的,可是周六都跟陈静说好了,去看她的。
  卢辉看着彭长宜皱着的眉头,说道:“你有事。”
  彭长宜放下文件,说道:“呵呵,有事也得往后推,这个活动必须参加,这是政治任务。跟办公室说了吗?”
  “我已经让办公室下通知了。”卢辉说道。
  “安排在哪儿了?”彭长宜问。
  卢辉说:“安排在中铁集团报告厅,那里能容纳得下,另外环境也好。”
  “行,宣讲团来了一定要安排好,招待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