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问道:“什么给一百万?”
  “招商引资奖励资金啊。我来了后一听就急了,牛关屯事件平息后,什么都不干了,先着手解决这件事,说什么也不能让和甸拉去呀?先不说那些大道理,就这张脸亢州也丢不起啊!所以,我第一个去调研的企业就是这家,而且在常委会分工时,我主动提出这个项目归我主抓,怎么都得把这个项目留下。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个好事,名副其实的民生工程。跟您说句老实话,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也两年头了,我就办成了这么一件事。”彭长宜的口气里没有得意,只有沮丧。

  江帆笑了,说道:“办成这么一件事还不行啊,难道非要给亢州搬来个金山吗?”
  “金山眼下搬着费劲不说,并不是所有的金山都是真金,有的是镀金,有的是假冒伪劣的,如今,吃拿碗饭的都有。相比起来,这个公交项目还的确很让人踏实,现在非常火,前几天又购进了15辆大巴车,每八分钟对开一辆,就这,都非常紧张。”
  “都是去北京购物吗?”
  “干什么的都有,上班的,做买卖进货的,尽管这个项目对增加财政收入没有什么帮助,但是隐形财富很可观,京城许多房地产商看中了亢州房地产业的利润空间,本地的这些有钱的老板也开始把资金投入到房地产项目中来了,前几天国庆去北京电视台,专门做了一档访谈节目,就是推销亢州的房地产经济。”
  江帆兴奋了,说道:“长宜,你们这些做法对我们也太有启发了,我都有些磨刀霍霍了。”
  “呵呵,市长,亢州怎么能跟阆诸比呀,你们是地级市,许多政策上的东西自己就能定,我们不行,请示了锦安还得请示省里,计划单列后,方方面面的事情都很麻烦,就一个事好,可能年底就会有政策,市委书记提半格。”
  “呵呵。”江帆笑了,说道:“那太好了,成为省管干部后,你就可以不一定在亢州工作了。”

  “眼下说不好,说不定有多少人盯着这个位置呢,也许过几天这个位置就易主了。”彭长宜忧虑地说。
  “无论工作能力还是个人素质,你是最合适的。”江帆安慰着他。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您别安慰我了,有的是人手里有大把的钞票,完全可以把我头上的乌纱帽买到手,我呢,穷小子一个,所以,也是岌岌可危,而且,又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政绩,没有一个耀眼的项目引来。”
  “公交项目不算吗?”江帆问道。
  “可以算,我刚才说了,对于增加本地的经济实力没有太明显的指数,您还不清楚吗,政绩工程,说白了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我们的政治生命。”
  江帆明显听出彭长宜的情绪不高,而且心有忧虑,他就开导他说:“长宜,我理解,眼睛盯住GDP也对,因为这的确能增加一个地区的经济实力,作为本地的父母官,也显得脸上有光,但是你没有因为政绩而盲目引进项目,这在当下是很难得的,你能留住这个公交项目,在老百姓心目中,就是最大的政绩,为老百姓办了实事好事,那可是一辈子被人念叨的呀。”
  彭长宜笑了,说:“您总是这么理想,不过您的这种理想光芒有时的确能影响我,问题是,马上上边就考核了,手里总得有硬货吧,我现在就没有太硬的货。”
  江帆说:“这的确是矛盾,不过要相信上级领导,相信他们会正确评估一个官员的政绩的,再有,你平息了牛关屯事件,就是最大的功劳。”
  “唉,别提了,那都是前年的事了。呵呵。”
  江帆笑了,说道:“这个问题的确很困扰人,咱们也说不透。长宜,你个人情况怎么样,那个女学生进展如何?”
  “唉,一说这我就心烦,改天我去找您去,单独跟您聊吧。”彭长宜唉声叹气地说道。
  “呵呵,好啊,我去找你也行,顺便去看看老部长。要不,你带他来我这儿?”江帆说道。
  说起王家栋,彭长宜笑了,他说:“那个老同志啊,可遵守纪律了,就是您上次来我把他叫出来吃了一次饭,打那他再也没有出来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说自己属于特殊人,不能给别人带来不好影响,所以我要想找他喝酒,就去他家,我估计,要说上您那儿去,他肯定不去,怕给别人脸上抹黑。”
  江帆理解王家栋的心情,就说道:“他的腿好点没?”
  “好不了,除非换人工关节。”
  “哦,这么严重?”江帆有些吃惊。
  “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长宜说:“他跟本就不说,从来都不让提。唉,这帮东西们,真可恶!”
  江帆当然理解他说的“这帮东西们”指的是些什么人,沉默了一会,说道:“可能那是很恐怖的记忆,所以他不愿说,也不愿让亲人们知道。”
  “肯定是这样。”彭长宜说完,又忿忿不平地“哼”了一声。
  “他老伴儿情况怎么样?”
  “目前看着还行,没有什么不好的征兆。”
  “对了,长宜,你父亲回去后没事吧?”
  “呵呵,他没事,我上周回去,嗬,您猜怎么着,我嫂子烙的家常饼,他足足吃了半张,烙饼卷咸菜和大葱,狼吞虎咽的,而且,气色也很好。”彭长宜欣慰地说道。
  “对了市长,北京买房子的事定了吗?”
  “还没,我妹妹他们这几天过来,她们定下房后,我在着手给父母买。”

  “古街房子的事您放心,现在好出手,什么时候您用钱,我这边就立刻给您出手。”
  彭长宜听邹子介说要去阆诸租地,他大声说道:“嗨,我说你这个人说话怎么大喘气啊?阆诸更不需要我出面了,江市长调到阆诸当市长去了,你直接去找他就行了,又不是不认识他?”
  邹子介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嘿嘿,我跟江市长不是太熟,还是你出面有力度。”
  “什么?不熟?”彭长宜愠怒地说道:“我说你就亏心吧,当年省里给你下拨的研究经费,要不是江市长,你一分都拿不到,还说不熟?”

  “嘿嘿,就见过那么一两次,人家早就忘了我了,还是您……您帮我联系吧。”邹子介扭捏着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帮你联系没有问题,但如果江市长说老邹怎么不自己来找我,他又不是不认识我,我怎么说?”
  “嘿嘿,您随便吧。”邹子介只有傻笑。
  彭长宜说:“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只会研究而不会经营了,原来你根本就不是搞关系的脑袋,就会傻干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