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长宜你说的对,我经常这样想,除去父母,如果世上有我最对不起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是她……”江帆说不下去了。
  彭长宜又说道:“您刚才说到她可怜,的确是这样。妈妈走后,只剩下父爱了,可是他的后妈和后哥还把她的父爱分割了,真正到她手里的还能有多少?是,她的后哥对她不错,但再怎么不错,毕竟不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妹,况且我看她那个后妈绝对不是百分之百对她好,如果百分之百对她好,当初就不会让她分配到外地来了,凭他爸爸就是她后妈也能在本地找到关系分在本地的,据她说,他们同学中,只有几个人被分到了外地,大部分都留在阆诸本地了。从这一点上说,我就看她那个后妈不咋地。”

  江帆静静地听着。
  “另外,我不知您注意到没有,一个胆子不是很大的女孩子,却愿意在老房子住?你想过为什么吗?”
  “这个……我没想过。”江帆老实地说道。
  “我想过。”彭长宜说道:“老房子,有她妈妈的影子,而且家里所有的家具摆设还都是妈妈在世时候的样子,那些老物件,可能有的是古董,但那旧电视机,怎么都不能算古董吧?就是她妈妈活着,我想她妈妈自己都会换掉的,我不知您注意到了没有,她却不换,是买不起吗?是她不愿赶时髦吗?不是,绝对不是。”
  江帆屏住呼吸听他说。
  彭长宜继续说道:“那她为什么这么钟情妈妈留下的旧东西?还不是希望自己永远都生活在有妈妈的日子里吗?有妈的孩子是块宝,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天下哪个孩子不希望有妈妈照顾,无论年纪有多大,也希望妈妈来疼,妈妈在,自己就是安全的,就是被疼爱的,就是一块宝。妈妈不在,就是一根草,无论这根草活得多么鲜亮,也是草。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丁一在家里,是得不到多少关心和爱护的,她只能把对爱的渴望寄托在那所老房子里,寄托在夕阳的红云上。也可能他们这家人在外人眼里,她是很幸福的人,有爸爸的疼爱,后哥的关心,后妈的照顾。其实呢?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真正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是没有安全感的,可以说现在没有人真真正正地疼爱她的……市长,您是她唯一的港湾,也是唯一可以给她爱和安全的港湾,但是,当这个港湾也向她关闭的时候,她会怎样?您说她的眼泪快流成河了,她能不流成河吗?”

  “长宜,别说了……”江帆的心,就像被人扎上一刀那样疼了……
  彭长宜都被自己的话说得眼睛潮湿了,他抹了一下自己的眼角,又开始安慰着那个情痴,说道:“市长,我知道您对小丁的心,我说这话的目的也是有感而发,是刚才听您说她流了好多眼泪,她的确是个可怜的孩子。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您回来了,她就会得到您的爱,就会有安全感,从此就会有人真正关心她了……从这点上说,小丁又是幸运的。市长,别怪我再唠叨几句,那个老房子,别让她住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住在那么一个地方,又有那么一个大院子,实在是孤单。不满您说,第一年去阆诸学习的时候,他爸让我去他家做客,我去了,也去了她家那个老房子,我当时的感觉就是那里阴气比较重,是一个伤感的地方,疗伤的地方,生活在那个环境里,她没法不多愁善感。所以,您啊,还是别让她在那儿住了,想办法让她搬出来住,换个环境,心情也能跟着改变。”

  江帆知道丁一跟彭长宜的友谊,想想当初在亢州宾馆自己被袁小姶算计时,如果不是丁一,他几乎就会身败名裂。当时丁一找的就是彭长宜,这不仅因为江帆跟彭长宜关系深厚,主要还是出于丁一对彭长宜的信任,如果丁一不信任彭长宜,她是不会给彭长宜打电话求救的。所以,彭长宜今天说的这番话,江帆是非常能理解的。
  想到这里,江帆说道:“长宜啊,我的情况从开始到现在你是知道的,过去的就过去了,我永远也不会跟她提,关键是现在,你说让我给她换地方住,对于我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我相信我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只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重新接受我,我哪敢提呀?她又是那么敏感。”
  彭长宜理解江帆的心情,他说:“您说得也对,从草原回来,有些问题我都跟她解释了,您支边的原因我也点过她,尽管我没明说,但小丁是个聪明的姑娘,她会揣摩个七八的。现在你们没有障碍了,她爸爸也不应该再成为障碍了。所以,您不要有任何顾虑,如果她心里没您,她早就跟那个同学好上甚至结婚了,那个同学追她追得很紧的,她都没同意,这说明了什么?还不是她的心里放不下您吗?所以,市长,发起总攻吧,长宜提前恭祝您再次成功。”

  江帆听彭长宜让他对丁一发起“总攻”,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唉,目前情况不明,不敢贸然进攻,还是先做好形象重建工作吧。”
  彭长宜急了,说道:“市长,您怎么没听明白长宜的话,我说的不是进攻,是总攻,是要您一鼓作气,拿下山头,然后喝庆功酒。”
  “呵呵。”江帆笑了,说道:“这个恐怕不行,进攻过当。”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的意思是别给她那么多的时间多愁善感了,你们都等不起了,您就直接跟她直接商量,什么时候入洞房,什么迂回战、游击战都别打了,直接总攻。”
  彭长宜刚才关于丁一在老房子住的心理分析,已经让江帆心里沉甸甸的,如果不顾她的感受,就总攻,无论如何,他是做不出来的,也是不忍心的,他决定换个话题,就说道:“长宜,你说的这些我实在做不出来,慢慢来吧,给她时间,让她重新接受我,我有这个信心。说说你吧,你这段怎么样?”
  “唉,我就是那么回事,好在今年没有交白卷,弄了一个公交项目。不过最近总感觉哪儿不对劲,但是回过头一项一项工作进行梳理,又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段我也是烦心事不断。”彭长宜叹了口气。
  “哦?什么烦心事?”江帆问道。
  “唉,很多,自己的,单位的,刚才跟王部长喝酒的时候,我就说,怎么感觉心里毛毛躁躁的,像有什么事发生?但的确又没有什么事。”

  江帆说:“那是你太累了,有时间出去放松几天吧。不过你刚才说那个公交项目,这个的确不错,成了全省的典型,如果这次人大会我能当选,明年我也考虑考虑,跟你们学习学习,取取经。”
  彭长宜说道:“这个项目不错是不错,但是我跟您说一句到家的话,我们真的没什么可学习的,只要京城那边有关系就行。完全是企业自己的行为,政府帮助做的只是后期的协调,跟银行打打招呼,划拨土地,协调布控一下本市区的公交站点,这些都是极其简单的事。我跟您说,这个项目差点跑了,就因为政府从前不作为,迟迟不跟企业说正格的,另外,对这个项目的意义认识不足。和甸听说后,就跟吃了蜜蜂屎一样,三天两头找,想拉这个企业过去,直接开口就是给一百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