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6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抬头一看,就看见肖爱国站在眼前,他愣了一下,说道:“都躺床上了,饿得睡不着,想吃泡面,泡面也没有,只好出来了。”
  “哦,这个小辛,怎么服务的?”肖爱国说道。
  江帆端起碗,将最后一口汤喝得干干净净,放下碗,说道:“我不怪小辛,要怪只能怪他的秘书长。”
  肖爱国赶紧陪着笑,赶忙说道:“对,怪我,怪我,怪我失职,许多细节问题没有交代清楚,回头我得单独训练训练他。”
  江帆用纸巾擦着嘴说道:“你在这儿干嘛?”
  “哦,这个小面馆是老家亲戚开的,我刚才也有几个人,刚吃完,他们刚走。”肖爱国说道。
  这时,江帆就看见他后面站着一位三十六七岁的女人,估计是老板娘。
  肖爱国回头说道:“玉兰老板,认识一下,这是我……朋友,以后他在这里吃饭记我的账。”
  江帆冲那个人点点头,说道:“这里不错,挺干净,面也很好吃。”
  那个女老板连忙说道:“谢谢您夸奖。”
  江帆说:“不是夸奖,的确好吃,首先是干净,这饭店啊,不论大小,环境一定要整洁、干净,口味差点都没关系。”
  “是,您说得太对了。”玉兰说道。
  “好了,不打扰你们了,多少钱?”江帆说着就掏钱。
  肖爱国赶紧冲江帆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不用他掏钱,江帆说:“那可不行,小本生意。必须精打细算才行,哪能不给钱?”
  肖爱国赶忙说道:“我知道我工作做得不到位,让您半夜出来吃饭,今天就当我自罚吧。对了玉兰老板,这是我好朋友,以后到这来吃饭,记我账上,不许收钱。”
  “是。”玉兰赶紧陪着笑点头答应着。
  江帆笑了一下,为几块钱争执也不好,就收起钱,往出走,肖爱国赶紧给他开开门,一直把江帆送到车门口,江帆上了车,他小心地给这个“朋友”关上车门后,一直目送着他的车上了路,才回过身。
  肖爱国心里就开始打鼓,这个辛磊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进入角色吗?看来真的好好教教他了,再这样下去,他这个秘书要被市长遣回原处了。不过肖爱国明显感到,市长今晚心情不错。
  吃饱喝足回到住处后,江帆还是睡不着,很想再给她打电话,但的确太晚了。他就想看看彭长宜睡没睡,对,骚扰一下他,反正他也是单身,旁边没有老婆,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想到这里,他就拨通了彭长宜的电话。
  出乎江帆的意料,彭长宜不但没睡,而且刚从王家栋家里喝酒回来。江帆高兴地说:“还怕打扰你的美梦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有,平时这个时候也没睡,您怎么样,您进入角色了吗?”
  “还没有完全进入,这里的情况很复杂,感觉比锦安复杂多了。”
  “呵呵,锦安也复杂,只是您没身入其中。您想,如果不复杂,那里的市长能折进去吗?”
  “关键是市长折进去了,似乎风波并没有过去。”江帆担忧地说道。
  江帆说:“我不想介入,一是省得有些人不待见,二是我目前的身份也有些不够名正言顺,所以,我现在只停留在应付日常工作和熟悉市情阶段。”

  彭长宜说:“也对,因为今年县市级的两会要提前召开,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而且马上到年底,要进入工作总结阶段,应付差事也对。”
  “我是积极地应付。哈哈。”
  彭长宜赶紧江帆今晚心情比较开朗,就说道:“那是,那么一个大摊子,要摸清底码也是需要时间的。”
  “所以,上任三把火我可能一时半会烧不起来。”
  彭长宜说:“如果是这种情况,您眼下什么火都别烧,因为您目前还不清楚都有哪些暗礁碉堡。”
  “呵呵,对呀,好像也有人不希望插手原来的事。”江帆说道。
  “肯定不希望您插手,最起码是不希望您过早插手,不过这也有好处。您可以暗中侦查敌情,做到心中有数。”
  江帆感慨地说道:“长宜啊,你这么一说啊,我倒是想起我们并肩作战的那段岁月,那个时候,尽管你是普通的副市长,单身有你在,政府这块工作我是一百个放心啊——”

  彭长宜一也说道:“我也是,经常想起那个时候…。。。对了,市长,丁一还没消息吗?”
  江帆说:“我正想跟你说呢,她回来了,我刚刚见过她,下午在书画摄影展上意外见到她的。”
  “哦?回来了,那太好了,您要再次发起进攻,不对,是总攻,最后的总攻!”彭长宜由衷地为朋友感到高兴。
  “呵呵,给她一段适应的过程吧,毕竟这么长时间了,也让她沉淀沉淀。”江帆由衷地说道。

  “不对,我跟您说,有些女人,要防守,有些女人就要强攻,真的,小丁就是这样的人,您要是等她想明白去找您,几乎是不可能。您要推着她往前走,强迫她往前走,必须这样。您要是不推着她强迫她往前走,她就会一辈子原地踏步都不带上赶着找您的,您信不信?我太了解她了。”说到这里,彭长宜就有些后悔,再怎么说,你也不能比江帆更了解丁一啊?
  好在江帆知道彭长宜和丁一的友谊,他根本没介意,说道:“长宜,你说得有道理,眼下,我不想逼她,不是我不愿意,也不是我不着急,你是没看见,那个眼泪流得呀,真的快成河了……真的有些心疼。所以,我不能逼她太紧,慢慢让她适应。”
  听江帆说丁一的眼泪流的快成河了,彭长宜的心尖就是一动,他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有了陈静,但是丁一在他的内心,仍然是最柔软的部分,他的心,仍然会被她牵扯。他镇静着自己,说道:“您说得对,反正火候您自己掌握,这次,您可是不能再放手了,要好好下一番功夫。另外,她流眼泪固然让人心疼,但是也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心里有您,一直由您。”
  江帆说道:“这个我不否认,正因为这样,所以心疼,所以不忍心逼她,我想让她完全想通,不想强迫她,这样,在以后无论是感情生活还是家庭生活才不会有阴影。”
  彭长宜说:“您说得对极了,小丁是个敏感但又是个重情义的姑娘,她值得您去追求。”
  “长宜,还要感谢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
  “呵呵,市长,您这话就见外了,对了,她还在她家的老房子住吗?”彭长宜忽然问道。
  “在,她不愿意跟后妈他们在一起住,说到这点,小丁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那么早就失去了母亲,如今我又……”江帆的心也揪了一下。
  彭长宜的心尖又是一颤,他感慨地说:“市长啊,这么多年我跟您、跟小丁的感情一直都是很深的,我说句话您可能不爱听,您想想,一个有了后妈的孩子,这么多年能跟后妈和平共处,这里应该不光是后妈的努力,肯定也有她的忍辱负重,其实这样的姑娘是很容易满足幸福的,只要您能给她一个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