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41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哥,赶紧走吧,不然咱们可就出名了。”我拍了一下老九的肩膀。
  “嫩妈你们坐好了。”老九又回头看了一下我们三个,右手挂上一档,为了防止挂错档还特地的又摘下来重新挂了一遍,左右脚配合的很默契,丰田车像一只看到母女的发情公牛,用力的冲了出去。
  “九哥,我想吐,”老九强烈的推背感让我的胃受到了剧烈的冲击,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上下的翻动,二档开的时候还算是顺当,可是老九从二档往三档挂的时候竟然挂到了一档上,我紧紧闭上了嘴唇,但嘴角还是渗出了茄子。
  “嫩妈老二,我。”老九话还没说完,就把头伸了出去。
  “呕!”老九吐了。
  看到这一幕我乐了,他妈的老九竟然把自己开晕车了。
  “哎呀呀,瞎了这些饺子了。”大厨心疼的看着老九的呕吐物。
  “嫩妈,挂错档了。”老九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角,不好意思的说道。
  “九哥,没事儿,小心点就好。”老九呕吐的时候车速还在20公里左右,所以我旁边的车窗玻璃上,还布满了茄子黄瓜,这让我打消了打开窗户透透气的想法。
  老九小心的把车速提起来,稳当了许多。
  赵工对我们的这种粗俗似乎都已经习惯了,他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路上大家都心里有各自的心事,谁也没有搭理谁。
  菲律宾的公路可能是没有大车的缘故,路况还算不错,老九开车的动作让我开始慢慢放下心,我倚靠在后座的靠背上,看着窗外后退的树木房子,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些失落。

  为什么我会经历这么多的事情,这些事情单拿一件出来似乎都可以吹一辈子,而我的这些事够我吹好几辈子了。
  我瞥了一下身旁的卡洛衣和大厨,卡洛衣闭着眼睛,她似乎也累了,一个菲律宾前失足妇女,为了一个不上她的华夏男人,竟然能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我估计她心里也是后悔的吧,而大厨此刻还在盯着玻璃上的茄子黄瓜,脸上一副懊恼。
  收音机里突然传来了周杰伦的《一路向北》,我忽然好想这辆车能一直开下去,直到我死,身旁有最好的朋友,有最纯洁而又**的美女,这种感觉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我把头轻轻的靠在了卡洛衣的肩上,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听到卡洛衣说往左,我才发现我们已经来到了一座相当繁华的城市。
  “嫩妈老二,你可算是醒了。”老九从后视镜里给了我一个尴尬的微笑。

  “九哥,我们到地方了?”我揉了一下眼睛,玻璃上的茄子已经风干了,看上去像是风味茄子。
  “哎呀呀,小龙,你睡的真香,还说梦话了。”大厨慈祥的像赵忠祥老师。
  “刘叔,我说的什么梦话。”我打了一个嗝,一嘴的茄子味。
  “哎呀呀,你不停的叫船长。”大厨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嫩妈老二,你小子犯什么病了,嫩妈一直大叫着人不是你杀的,嫩妈是不是疯了。”老九在后视镜里盯着我,眼神里慢慢的责备。
  “我擦,哈哈,这几天太累了,太累了。”我打了一个马虎眼,他妈的我睡觉的时候没觉得自己做梦呀。
  “在这里往右拐,不,不,我们停在这里吧,我们可以走进去。”卡洛衣没有在意我们之间说的话,只当自己是一个称职的向导。

  “为什么要走进去?”赵工很郁闷,他实在不想我们再把车熄火了。
  “因为,因为,我怕我们的车被他们抢走了。”卡洛衣脸上已经布满了汗珠,看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我去,这里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县级市了,他妈的我还不信了,这地方的人能这么猖狂?”“嘭!”“华夏猪,滚开这里!”
  赵工刚把粗口爆出来,一个菲律宾肥猴子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我旁边的玻璃,大声的冲我们骂道。
  “嫩妈,我草嫩吗!”老九哪里受过这种气,他妈的开门就要干他。
  “九哥,九哥,别激动,别激动,我们有任务。”我用手紧紧的拉住老九,心想他吗的现在不是时候啊,我们这次是来救老鬼的,这老鬼的面还没见到,就要被人干掉了。
  肥猴子拍打我们玻璃的时候正好拍到了老九吐出来的茄子,老九的胃液黏性十足,茄子狠狠的粘在了肥猴子的手掌上,他用力的扣着老九的茄子,没有注意到老九发火的表情。
  “水手长,我们停前面,停前面。”赵工已经吓尿了,他吗的我们还没有下车,就已经被人家恐吓了,我们四个华夏人在这里走一遭,还能活着回去?
  “嫩妈我留你一命。”老九看到自己骂了猴子之后,猴子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心里稍稍好受了一点,他挂上档,车缓缓的向前驶去。
  我往后看了一下,原来老九挡住了肥猴子的店铺,我说他怎么会发火呢。
  “哎呀呀,这人真友好,给咱把窗户都擦了,老九你也真是的,人家给你擦窗户,你还骂人。”大厨没有听懂菲律宾人的英语,他心一直在窗户上的那块茄子上。
  “嫩妈老刘,你个比样的。”老九被大厨的话气笑了,他摇了摇头,把车停在一个空地上,拉上了手刹。
  “九哥,我们下去?”我咽了口唾沫,忽然感觉这回来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嫩妈老二,看看情况先。”老九也被刚才猴子们的不友善惊到了,他似乎心里也稍稍有些担忧。
  “你们说这帮人怎么看出我们是华夏人来的呢?”赵工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老九和赵工,两个
  人身上没有一点华夏特有的标识呀,没有穿布鞋,身上也没有爱国战士吉鸿昌先生挂着的我是华夏人的牌子,这帮人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九哥,这猴子既然反华,不如我们装回日本鬼子?”我突然想起了老九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出了事不要怕,大声对他说八嘎。
  “嫩妈老二,这鬼子当年也侵略过这里,嫩妈不知道猴子对鬼子啥态度呀。”老九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心想老九说的也有道理,万一猴子比我们还恨鬼子,这事情岂不是就不好弄了,本来当华夏人还又一丝活的希望,当鬼子岂不是要被五马分尸了。
  “九哥,要不我们做棒子?”我转念一想,中日韩,这三个地方猴子不能都排斥吧。
  “九哥,实在不行,我们做棒子吧。”我仔细想了一下,中日韩,这三个国家猴子不可能都排斥吧。
  “嫩妈棒子?”老九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嫩妈老二,当棒子还不如让我死。”老九用力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应该又想起了自己当年在釜山加油的时候被棒子侮辱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