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50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醉了,昨晚肯定喝醉了,这女人是谁?难道自己和生母睡在一起?难道是自己酒后乱性?
  这个念头闪过脑际,陆鸣顿时吃惊的差点叫出声来。
  说实话,就算他和刚刚相认的生母睡在一张床上,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还真想体验一下母爱的滋味,但两个人要是光着身子互相纠缠在一起,那可就不仅仅是母爱的问题了。
  陆鸣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脑子里再也不敢糊涂了,猛地坐起身来,把胸口的女人掀了下去。

  坐在那里呼哧呼哧喘息着,以至于都不敢查看一下身边的女人到底是谁,说实话,这时他宁愿睡在身边的是那个杜鹃。
  “哎呀,你干什么?”黑暗中忽然听见女人嘀咕了一下,然后慢慢坐起身来。
  陆鸣一下就听出是杜鹃的声音,一颗心顿时了落了地,随即一阵羞愧,心想自己脑子里怎么会产生如此荒唐的念头呢。
  难道自己潜意识中竟然期盼着发生那种不伦的事情?怪不得蒋凝香说自己有恋母情节呢,多半是小时候没吃过母亲的奶的缘故。
  “你……你怎么睡……睡在这里?”陆鸣虽然已经知道身边睡着的不是自己刚刚相认的生母,可心里面还是很吃惊,说实话,从审美上来说,他可没有一丁点和杜鹃睡觉的意思,所以,竟有种**的感觉。
  忽然,眼前一亮,没想到杜鹃伸手打开了床头灯,竟然一点害臊地坐了起来,陆鸣只是朝着她的胸口瞥了一眼,马上就断定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挺拔的山峰,简直可以用高耸入云来描述。
  杜鹃察觉到了陆鸣的目光,这才好像有点羞怯,拉过被单遮住了要害,可嘴里却气愤地说道:“你还有脸问我?自己干了不要脸的事情是不是想赖账?”
  陆鸣回忆着梦中的感觉,心里发虚,嘴上却装糊涂道:“我干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了?”
  杜鹃二话不说,一把掀开了被单,只见上面有一摊黑乎乎的东西,陆鸣凑过去仔细看看,还用一根手指摸了一下。
  结果胀红了脸,他是陆媛的第一个男人,怎么会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顿时理屈词穷,心想,难道是自己醉酒之后强迫跟她干了那事?
  “这……这怎么可能……我都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陆鸣还试图辩解。
  不过显然已经没有底气了,脑子里只琢磨着这件事该怎么善后,如果把她带回去,还不知道家里的几个女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呢,妈的,难道喝醉酒之后真的就会变得饥不择食?
  杜鹃气哼哼地说道:“醉的不省人事,当然就干了不是人干的事情……我已经被你这样了,你休想耍赖,不然我找夫人评理去……”说着,就要下床。
  陆鸣一听,急忙说道:“你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不是故意的……”
  杜鹃斥道:“一句不是故意的难道就算了?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陆鸣心想,老子怎么给你交代,难道还娶了你不成?再说,谁知道是不是你想讹老子,就你那副身板,不信老子喝醉酒了还能强行把你干了。
  可随即一想,争这些都没用,眼下自己已经再她身上舒服过了是千真万确的,即便是在梦里面也已经感受到了,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是个黄花闺女,也难怪,像她这种强壮的女人,一般人谁敢上啊,也就是自己这个倒霉鬼才有这种福气啊。
  “那你说什么办?反正我不是故意的……”陆鸣有点破罐子破摔地说道。
  杜鹃也瞪着他问道:“你说什么办?你还问我?”
  陆鸣咬咬牙说道:“这样,我给你一笔钱,今后可以做点小生意,也没必要给人家当保姆了……”
  杜鹃一听,狠狠地呸了一口,骂道:“你这个混蛋,谁要你的臭钱,有钱了不起啊,难道有钱就能买到我冰清玉洁的身子?我这身子金贵呢,值一百个亿,你能拿得出来吗?”
  陆鸣苦着脸说道:“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难道就你吃亏?我就不吃亏?”
  杜鹃一听,扑上来就把陆鸣压在了床上,在他身上一顿乱捶,嘴里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吃亏?难道我站你便宜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就跟你没完……”
  陆鸣被压在身下不能动弹,只觉得杜鹃的胸口有一股惊人的弹力,说实话,要是不看她的脸,那感觉还确实**,只是此刻哪儿有心思体验,嘴里嚷嚷道:“哎呀,你放我起来……我喊人了啊……”
  两人正自缠作一团,忽然,卧室的门打开了,只见周芷若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走了进来,身上的每块肉都在颤抖。

  他一脸惊讶盯着床上两个光溜溜的身子,问道:“深更半夜的,你们闹什么?哎呀,你们这是……这是干什么……”
  其实,周芷若一直没有睡,杜鹃抱着陆鸣去楼上之后,她发现了陆鸣放在茶几上上的手机,于是急忙拿到了卧室,查看上上面的通话记录,又把通信录里面的名字一个个记下来。
  遗憾的是好多名字只是一个字,并没有实际意义,不过,有了手机号码,最后总会搞清楚这部手机的主人。
  约莫两个多小时之后,忽然就接到了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不过,铃声接连响了两次她都没有接。
  随即忽然想到这么晚打来电话的人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陆鸣,说不定和老板交代的任务有关呢。
  这么一想,当手机第三次响起来的时候,就接通了,没想到竟然是陆鸣的店里面着火了,她知道陆鸣开着一间店铺,如果真的着火了,自己要是不告诉他的话,反倒会让他不高兴。
  正想着上楼去看看,没想到陆鸣的手机忽然又急促地响起来,看看来电显示却不是上一个男人打来的。
  心想,也许还是跟店铺失火有关,本想不接,可忽然发现来电显示的名字有一个帆,而上一个是龙字,这个电话应该是一个女人打来的。
  出于好奇,周芷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不过,没出声。
  “你在哪里?”电话刚刚接通,就只听一个女人焦急地问道。
  周芷若问道:“你找陆鸣吗?”
  对方显然没猜到是一个女人接电话,楞了一下,惊讶地问道:“你是哪位?我就找陆鸣。”

  “哦,他已经睡下了,你有什么事?”周芷若说道。
  只听女人不高兴地说道:“你管我什么事,让他听电话。”
  周芷若没想到这女人态度这么恶劣,估计肯定和陆鸣有特殊关系,于是故意刺激道:“哎呀,他谁的正香呢,还是别吵醒他了,晚上喝了不少酒呢。”
  果然,对方好像受到了刺激,气哼哼地说道:“我找他有急事,你马上叫醒他,不然……耽误了他的大事,小心他再也不会理你……”
  周芷若咯咯笑道:“什么大事啊,是不是你寂寞难耐啊……”
  只听对方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周自若想着杜鹃也应该早就跟陆鸣办完正事了,便拿着手机来到了陆鸣的卧室,正好听见两个人打作一团,于是就像是被吵醒了一样走了进去。
  “夫人,他……他不是人,借着酒劲把我……把我的身子破了……”杜鹃一脸委屈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