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2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喜欢喝可乐,那玩意儿杀精。”可乐说,“你知道,当年三年母猪都赛貂蝉的,不注意点,很容易犯错误。”
  杀猪刀说,“你进监狱是因为作风问题?”
  “去你大爷的,老子还是处男。”可乐说。
  杀猪刀忍不住看向身边的可乐,借着淡淡的月光打量着他,根本不相信,“你是处男?你这猪哥样。”
  “你爱信不信。当兵前有个女朋友的,来部队的前一天晚我想干了她,最后……反正没成。后来留队了,回家探亲,结果******,那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别人睡了,不回家我还不知道。现在的女人啊……”可乐说。
  杀猪刀道,“现在的女人怎么了。当兵一走最少两年,特别一点的兵种或者单位,打个电话都要掐着时间。你不能要求人家守活寡吧。”
  “说得也是。新兵的时候,我们指导员说,有女朋友的同志要这样想,短则两年,正好是考验爱情的最好机会。以前觉得蛮有道理,现在一看,全******逼大胡话。”可乐说,“现在女人是稀缺资源,说句难听的,你不别人。当然,我也是还是相信爱情的,也相信有像我这样思想保守守身如玉的女人在的。”

  杀猪刀轻轻笑了笑,“原来你是女人。”
  “滚一边去,老子不是那个意思。”可乐低声骂道。
  杀猪刀忽然问,“你不会是把撬你墙角的那人打了才坐牢的吧?下手忒狠啊你。”
  不打个重度伤害,绝对不会放在三号监狱,十年以的徒刑,伤害罪来说,也是情节特别恶劣才这么重判的了。
  可乐斜了杀猪刀一眼,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转移话题说,“你知道军刺不,他那才叫倒霉。我那是女朋友,他那个是老婆。唉,忒惨。”

  “你怎么知道?”杀猪刀好问。
  “他跟我一个仓的我能不知道。”可乐说。
  杀猪刀说,“别在他面前说这个,戳人心窝子。”
  可乐说,“知道,我又不是不懂事。”
  一阵沉默。

  车灯从他们的右翼出现。
  “有车过来了,是卡车。”杀猪刀连忙举起望远镜看过去,报出了具体情况,“是轻型厢式货车,本地牌照,号码是*****。”
  可乐飞快地记录下来,随即看了看时间,马向李牧报告了这个情况。
  后方出发点,李牧把这个新情况报给了恶鬼基地,安然那边马对这个车辆的信息进行调查,包括车辆所属信息,最新的活动范围,需要调集各种资源进行信息的综合,需要耗时颇多。
  轻型厢式货车在山隘关卡前面停了下来,可乐准确地记录着时间,大约五分钟后,轻型厢式货车慢慢通过山隘。
  重归平静。
  “关卡那里好像有机枪。”杀猪刀刚才借着货车车灯照射,依稀看到了隐藏得很好的机枪。
  可乐说,“不怪,他们连地雷都有,有机枪不算什么。”
  “要确认才行。”杀猪刀不再说话,仔细观察起来。
  几分钟后,杀猪刀说,“确认了,的确是机枪,伪装得很好。”

  可乐记录下来,忽然语气悠悠的说道,“这里离边境线只有十五公里左右。”
  杀猪刀浑身微微颤了颤,动作顿住了,但是没有更多的反应。
  可乐继续语气悠悠的说,“越过国境线只需要一个小时,你……”
  “我会开枪打死你。”杀猪刀果断的说。
  “我不信你没想过。”可乐说。
  杀猪刀淡淡地说道,“十个小时之前想过。”
  十个小时之前差不多是他们突击第一个训练营地之前的时间,具体地说,是他们出发的时间。
  大概,可乐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实我也想想。跟着鬼头踏实的把活干完,然后回到三号,申请减刑,早点出去,早点把处男给解决了。”可乐说。
  杀猪刀忍不住了,“你****的真的没有驾照?”
  “骗你干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可乐恬不知耻地说。
  杀猪刀吐出一句,“真他妈没用。”
  可乐说,“木头也是处男,他还我大两岁呢。”
  杀猪刀彻底无语了。
  几分钟后,李牧摸了过来。两人马把观察到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汇报。在此之前,李牧带着鬼脸递近目标营地进行了侦察。两边侦察的情况汇总起来,开始制定行动方案。
  李牧把军刺和木头从警戒的地方召过来,开始布置任务。
  “木头,我需要你负责山隘。行动开始后,我不允许有任何人和车通过这里离开。你一个人完成。”李牧手指点着地图的点。
  木头凝重点头,“明白!”
  李牧叮嘱道:“我们没有办法对目标营地进行空侦察,因此,对目标营地的人员情况、火力配置情况,没有办法详细掌握。行动开始之后,他们势必会四散逃窜,山隘这个口子肯定是首选。”
  顿了顿,李牧盯着木头说,“所以,你一定要死死守住这个口子,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逃走!”
  木头重重点头:“明白!”
  反正不管你怎么说,他表决心是这么的简单,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各种豪言壮语。但无疑,在李牧看来,木头这样的人绝对是会坚决的执行命令除非死掉。
  李牧扫视一圈,说,“鬼脸,你带第二突击组,军刺跟着你。我带第一突击组,可乐跟着我。杀猪刀,你负责远距离支援和观察。重点是隐藏的火力点。通过侦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目标营地是有暗火力点的。”
  突击组最担心的是什么,威胁最大的是什么,无疑是暗处突然喷发出来的子丨弹丨。恶鬼突击队拢共六个人,只要有一个人受伤,突击队会丧失一半的战斗力——因为你需要至少一个人掩护伤员回撤到安全的地方,甚至会需要两个人。
  突击行动将会被迫暂停,同时战场态势会迅速的转入被动。
  对杀猪刀来说,是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毕竟他没有观察手,所有的工作都必须要依靠一个人来完成。

  他凝重地点头,并不多言。
  李牧再一次确认了每个人的任务,对着手绘的目标营地图,讲解了行动细节,明确行动时间的各个节点以及多套预案。
  最后,李牧看了看时间,沉声道,“现在是北京时间十点零七分。”
  其他人也在看自己的手表,核对了时间。
  “行动时间,十点三十分!”
  卫兵站在一棵树后,背着枪,抽着烟,面朝营地外围警戒。之所以把营地选择在这里,是这里是一片难得的位于山坳里的绿洲,有水源有绿色植物。
  黑暗伸出一双大手,慢慢的从他的身后伸过来,然后猛然加速,一只手捂住了卫兵的嘴巴的同时也扣住了下巴,另一只手摁住了卫兵的后脑勺,两条臂弯猛然用力逆时针一转。
  日期:2017-06-10 07: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