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2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黑之前,李牧他们来到了这里。全部蒙着面的他们,径直把车开进了维修店,非常大的地方,乱七八糟的都是一些破破烂烂的车辆和其他零部件,只有一座屋子,以及一个打起来的开放式的大棚,这里充当维修的地方。
  维修店的小工被老板打发出去,只有老板一个人在。
  双方没有交谈,老板直接把李牧他们带到了里面去休息,然后离开。这个维修店是有背景的,以这样的掩护身份,充当着情报搜集点和安全点。距离边境那么近,有这样的安排一点也不怪。
  老板早接到命令接待一行人,他早轻车熟路。
  李牧拉下遮着脸的围脖,扫视一眼说,“休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整装出发。”
  众人纷纷找地方躺下闭目养神,连日的奔袭早疲惫不堪的。
  走出去之后,李牧把门关,随即来到了外面凉棚那里,老板已经在那里等着,摆了两张沙滩椅和茶几,有些吃的喝的,在气温降下来之前,坐着吃点喝点显然不错。
  “参座!”老板敬礼,皮肤黝黑的眼神有些无精打采的汉子,顿时变了气质。
  李牧还礼,示意老板坐下。
  老板坐下,指了指里面,问,“参座,那几个弟兄,要不要给他们准备点吃的?”

  摆摆手,李牧说,“路吃过了。讲一讲你这边的情况。”
  其实老板想说,那几个人感觉不太像丨警丨察系统里面的,但是他不能主动询问这样的问题。
  整理了一下,老板低声汇报,“午的时候,过来了两辆越野车,都是大型越野车,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十一分钟,随即往扎买提营地方向去了。”
  “什么人知道吗?”李牧问。

  老板说道,“我怀疑是毒贩。他们使用的大型越野车都是很高端的货色,价格都逼近了二百万元。这里经常有民间的越野爱好者经过,但这样的高端大型越野车较少。而且,他们在商店停留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绝对不是民间的越野爱好者。”
  顿了顿,他说,“扎买提犯罪集团一直在贩毒,之前我们的侦察情报显示,扎买提集团一直有一条从金新月到这里的,然后再从这里输入内地的贩毒路线。我怀疑,那伙人是过来接货的。”
  李牧缓缓点头,说,“如果是这样再好不过了,正好可以一打尽。”
  老板不无担忧地说,“但他们的实力增加了。这里属于飞行管制区域,支援部队要过来,只能使用车辆,到这里至少要十二个小时的时间。”
  微微摆手,李牧喝了点热茶,说,“不需要有这方面的担心。我让你做的事做完了吗?”
  “做完了。”老板取出一张纸递给李牧。
  李牧打开,是一张目标营地的非常详细的手绘地图——任何侦察都不抵近目标区域的人力侦察。
  老板绝对是下了苦功夫的,他本身是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了。
  车辆通往目标营地有一个很窄的山隘,老板在面做了一个很特殊的标记,李牧指着图案,问,“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说,“我怀疑他们在这里埋设了地雷。他们的车辆经过的时候,我发现他们行驶的路线很不规则,八成是在规避埋设的地雷。”
  “我们在来的路也发现了没有引信的地雷,看样子,他们从境外搞到了一些东西。”李牧说。
  老板指着地图说,“车辆怎样通过这个山隘的路线我也标注出来了。这个山隘是到目标营地必须要通过的一个关卡。”
  “也是说,只要把这里给堵住,至少营地里的人是没有办法使用车辆逃走了。”李牧道。

  “是的。”老板心里佩服,他本来还想说,必须得打掉这个关卡才能进入,然而李牧却直接越过这个问题,考虑到了犯罪分子被打散之后如何逃跑这个问题了。
  李牧不会使用车辆进入,自然不会把山隘的关卡放在眼里。再者,他带的恶鬼突击队是不存在的突击力量,换言之,他根本不会考虑击毙还是活捉犯罪分子,因为,除了名单要求活捉的几个核心人物,其他人,李牧和恶鬼们都心照不宣的直接下死手,是死是活,看他们的运气。
  所以,老板提到人手不足的问题,压根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不需要大量的警力进行抓捕。
  前面的几次行动,恶鬼们整个过程除了战斗口令之外,再没有其余废话,去是打,完了打扫战场,撤退,手尾交给后续的公丨安丨干警们来处理。
  “扎买提团伙这几个核心人物,有那几个在营地?”李牧取出照片递给老板,问到了最重要的问题。
  老板仔细地看了一遍,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这些人,我一个都没有见过。他们的警戒很严,我顶多只能抵近到山隘关卡的位置,没有办法混到里面去。”

  “不过,午出现在小卖部那里的几个人,我拍了照片。”老板取出手机,通过蓝牙把拍摄到的照片传输给了李牧。
  李牧打量着照片那些戴大墨镜穿着休闲服的陌生男子,已经可以八成的肯定是违法人员,但是不是毒贩,则需要最终确定。
  “我会今晚展开行动,你这个点还不能暴露,后续指令,大部队到了之后会向你下达。”李牧收起手机。
  “是,请参座放心,我会死死的钉在这里。”老板说。

  李牧看着老板,口气缓和许多,说,“老关,再坚持一下,我尽快安排人员来接替你。”
  老板咧开嘴笑了笑,有些腼腆,说,“没事的,参座,我在这里待了两年了,早习惯了。再说,在哪都是为人民服务。我不怕苦,也不怕死,否则我也不会当这个兵。”
  他是从武警第三师借调给公丨安丨部门的特勤,已经在这个苦地方扎了两年。不是久经考验的政治可靠的战士,面根本不放心在这样的地方放这么长的时间。
  拍了拍老关的肩膀,李牧说,“我在里面给你留了两条烟,你拿去抽。”

  “谢参座!”
  倾斜的峭壁在这里猛然断裂开来,鬼斧神工地形成了一个穿过这条山体的缺口,经过岁月的日夜消磨风吹雨打,逐渐形成了现在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山隘。不通过这里,想要到达目标营地,必须绕过整条小山脉,除非攀登。
  可乐和杀猪刀趴在东南面的山坡,这里有稀疏的枯黄了的草丛,前面是一片乱石堆,再往前,是山隘。可乐负责记录,徐瑾使用多能望远镜对山隘进行观察。
  他们实际担负着战前侦察的任务了。
  “杀猪刀,你为什么取个这么傻的代号。”可乐低声问。
  夜晚很安静,可乐把声音压得很低。
  杀猪刀放下望远镜,让眼睛休息了一下,说,“在我看来,可乐这个代号更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