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76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笑道:“她都已经死了,哪还有什么性命可言。”
  “啊,我的意思是,超度之类的?我不懂这个,那个……鬼如果死了会怎么样?”
  “人死为鬼,鬼死为精魄,你一个普通人,还是不要知道这么多了。”叶少阳道,“我白天都没有杀她,今天如果她来,我当然没理由再杀她了。”
  秋镇长谢过,叹道:“其实腊梅也挺可怜的,她生前的经历……你也是知道了的,是个苦命人。”
  叶少阳道:“要不是看在这一点,我也不会跟她客气的了。”
  秋镇长道:“她的可怜,还不止于此……”
  话刚说到这里,屋里一个老妈子走出来,告诉秋镇长,姨太太醒了,正在找他。
  秋镇长喜出望外,朝叶少阳看去。
  叶少阳让他自己进去。
  秋镇长进去了好一会,然后出来告诉叶少阳,阿兰请他进去。

  叶少阳带着翠云一起进去。
  阿兰躺在床上,老妈子已经帮她擦洗过了身子,脸上的油彩也被洗干净了,看上去是个细皮嫩肉的美女,见到叶少阳,他让老妈子扶自己坐起来,对叶少阳道谢。刚才秋镇长在屋里把一切都告诉她了。
  叶少阳道:“你不用客气,也别害怕,就在这里躺着就行,今晚只要她来,我就一定能收了她。”
  阿兰说道:“叶先生,希望你抓到腊梅之后,能让我跟她说说话,我想告诉她一些真相。”
  叶少阳点点头,也没有细问,让她继续休息,跟大伙一起出去了。
  晚饭时候,秋镇长张罗了一桌丰盛的晚宴,请叶少阳和翠云吃饭。他的太太也出来打了个招呼,虽然看上去珠光宝气的,不过这位太太人还不错,听说了下午的事情之后,特意来跟叶少阳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留下秋镇长作陪,自己先回房间了。

  因为惦记着晚上的事,秋镇长没什么心情喝酒,叶少阳也不喜欢喝酒,倒是对一桌饭菜大感兴趣,他穿越过来也有几天了,平时在翠云家都是粗茶淡饭,眼前对着一桌子鸡鸭鱼肉,也是食指大动。
  翠云平时也没吃过这么好的菜,等太太一走,跟叶少阳一起狼吞虎咽起来,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
  吃完饭,叶少阳让翠云先歇着,自己跟秋镇长来到阿兰居住那个小院,一切都布置妥当了。叶少阳画了两张隐气符,跟秋镇长在花园里找了个角落躲起来。
  叶少阳不确定腊梅今晚一定会来,如果她来,那就说明她背后一定有靠山撑着,想要前来害死阿兰,一了百了。
  看着腊梅在血渔网中挣扎,叶少阳拿出一罐七星草液,对着她喷了几下,让他在秋镇长眼前现出形来。 3.最快秋镇长一眼看见腊梅,吓了一跳,半晌才平复下心情,走到叶少阳身后,战战兢兢地说道:“现在怎么办?”
  “斩草除根,找出她的主人。”
  叶少阳让他把等候在院子外面那些人都叫进来,绕着腊梅围成一圈,这些人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只鬼魂,一个个吓的脸色发白。
  叶少阳也不让他们做什么,一个个手里捧着提前准备好的铜镜,按照指定位置站好,叶少阳自己站在阿兰居住的小屋外面,找准位置之后,让大伙把火把点起来,人手一个,对着自己手中的镜子照亮。本来用射灯之类的效果最好,但是火把也勉强可以。
  火把都点亮之后,火光通过各自的镜子折射出来,投出了一束光斑。叶少阳站在台阶上,指挥他们调整角度,七束光斑,聚集在一起,射向叶少阳手中的阴阳镜,汇聚成了足够强烈的一束,然后折射在腊梅的身上。
  “啊……”腊梅呻吟了一声,从血渔网中跌坐在地上,强烈的光线,让她有了一种被日光直射的感觉,以她普通幽魂的修为,还无法抵御这种强光直射。

  不过,这才只是开始。叶少阳右手抓着阴阳镜,左手小拇指弹出朱砂,用手指在阴阳镜上画了一道符文。
  “七星拱照,日月齐明;烁烁光华,证尔本心!急急如律令!”
  “啊!”
  呻吟变成惨叫,腊梅在血渔网中挣扎起来,不过被血渔网扣得死死的,逃不出去。
  叶少阳面对她说道:“我本来还准备了很多东西来对付你,不过现在不想用了,这洞灵咒能灼烧你的神识,这这种痛苦想必你已经感觉到了,我也没什么要求,只要你说出你主人在哪,我立刻就超度你。”
  “你……休想!”腊梅恨恨地盯着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贼道士,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这本是活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腊梅情急之中脱口而出,倒是没想太多。
  叶少阳噗嗤一笑,“好吧,你现在已经是鬼了,求放过。”

  光束打在她身上,不断对她的神识进行炙烤,这种痛苦,从她不断挣扎这一点就表现了出来。叶少阳其实并不需要她开口,他这个简易版的七星拱照形成的光束,在洞灵咒的配合之下,不断炙烤着腊梅的灵力,只要她心神失守,叶少阳立刻就可以通过光束直达她的魂核,通过她与主人之间的魂印的联系,向上反溯,追查到她主人的位置。
  然而,腊梅为了保护她的主人,一直强忍着痛苦,就算在地上翻滚不停,也不屈服。
  对这个,叶少阳是没什么好的办法,神识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只能刺痛,但不能用外力驱散,这个跟作法者的法力没有直接关系。
  这就好像是刑讯逼供一样,你手段多、本事大,也只是增加了让别人屈服的可能,但如果对方就是不松口,你再强的手段也没用。
  “你应该知道,你的主人在利用你,有邪修的手段养鬼仆的,没一个好东西,你没必要为他卖命,增添自己的罪孽。”叶少阳循循善诱。
  “你不要跟我说这么多,他杀人,我不管,我只知道,没有他,我根本没有今天,根本没有复仇的机会!你休想……休想让我背叛他!”
  腊梅痛苦得话都快说不清了,仍然咬牙死死坚持,抱着脑袋,不断发出惨烈的嚎叫。
  这是真正的鬼嚎,传进周围几个捧着镜子的人耳朵里,简直是莫大的煎熬,七个壮小伙子,脸色都是惨白惨白,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来,如果不是秋镇长下的死命令,让他们站着不要动,他们恐怕早就扔下镜子逃走了。
  叶少阳看着这七个人,知道再这么下去,可能腊梅还没崩溃,这几个人先就受不了了,心中不免有些着急,突然灵机一动,对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秋镇长说道:“把你家阿兰叫出来,她不是有话要跟腊梅说,现在就出来说。”
  秋镇长怔了一下,推门进屋,过了一会,亲自扶着阿兰走出来。
  阿兰早就醒了,经过一下午的调养,身体少许恢复,人一直清醒,在屋里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只是因为叶少阳的嘱咐,不敢擅自出来,秋镇长进去接她,她立刻就出来了,一眼看到腊梅的惨景,立刻哭了出来。
  “腊梅,腊梅!我是阿兰,你怎么样了!”

  “不要假惺惺的!”腊梅望着她,在地上不住翻滚,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串颤抖的笑声。“你不就是想看到我这样吗,呵呵呵,我真是傻,早知道早就结果了你,也免得第二次被你所害……”
  日期:2017-06-17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