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5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她渐渐地清醒过来,使尽了浑身的力气,躲开了他的唇。
  在星光的照耀下,她看着。
  月色中,他的脸有些模糊不清,但是眼睛却依然那么深邃……
  他低声说道:“小鹿,你让我等得好苦……”
  丁一故意地说道:“我今晚……”
  江帆低头注视着她,低沉着声音说道:“我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今晚。”一个惩罚性的有力的吻,落在她的额角,但却温情无限,他轻撩起她的额发,直直的看进她的眼里。
  他的话,让她感到了心酸。
  他又使劲地抱了抱她,松开,转身关紧了院门,便拥着她向房门口走来,
  她几乎失去了行动意识,不知是应该把他赶出去还是应该请他进屋,就这样被他拥着机械地往前迈着脚步,来到门口,就听到小狗在里面叫了起来。
  江帆抬起她的手,从她的手里面拿过那串钥匙,钥匙串上有一个像手指那样大小的类似电子眼的东西,捏亮后,找出一把钥匙,往里一插,准确无误地打开了房门。
  立刻,里面的小狗蹦蹦跳跳地就往他们俩的身上窜,嘴里还发出一种很亲昵地叫声。
  江帆看见小狗,一弯腰,就将它抱了起来,举着它跟丁一说道:“你知道吗,在篮球场,它居然认出了我。”

  丁一打开了灯的开关,愣愣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江帆放下小狗,拉起她的双手,握在自己的大掌里,然后把她的双手背在了自己的腰后,又抱住了她,低头又想吻她。
  她别过头,轻轻地推开了他。
  “别这样,请坐吧。“
  他笑了,松开了她,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她脱去外套,和包一起挂在衣架上,里面只穿了一件薄毛衫,转身,就看到了江帆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她急忙躲开,看见小狗等在门边,丁一就打开了房间的门,小狗便跑了出去。
  也可能刚才又是一个太突了,她的脑子里仍然有些混沌,看着沙发上的江帆,慢慢地坐在他对面,说道:“你早来了。”
  “是,回到单位后,我就来了,一直在门口等你。”江帆说完,使劲并了一下嘴。

  “我回乔姨家了。”
  江帆搓着大手,注视着她。
  她躲闪着他的目光,看到小狗进来,便起身要去关门,也可能是自己起来的有些猛,也许是还没从刚才的惊慌中平静下来,她有点头晕。扶着沙发又坐下了。
  江帆起身,关上了房门,坐在丁一的旁边,揽过她的肩,抱着她,把她的脸贴在自己胸前。
  她挣扎了一下,想离开他的怀抱,但是,头,又被他捧在手里,唇,再次被他覆盖了,被他温柔地吮着。她的心再次腾腾地跳着,神智有些迷离,他的舌头探进了她的嘴里,裹着她的,一起翻腾、飞舞、纠缠!
  她被他亲得浑身酥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她很想推开他,但又感觉眼前这个怀抱有着无穷的吸引力,慢慢地让她向他的怀里靠去,嘴里还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嘤咛……
  江帆抱着她的双臂越来越用力,吻着她的唇舌也越来越激狂,一边吻还一边低低的喘息着……
  “不……”
  终于,她说出了想说但是没有力气说出的话,推开了他。
  他们都大口地喘着气,互相对视着。
  江帆冲她温柔地笑了一下,伸出大手,为她拂去脸颊的一缕头发,给她背在了耳后。
  他的动作,让她的心里颤悠了一下,在不太明亮的光线下,他好像有了平时看不到的神秘和魅惑,这个人,就在自己的眼前,是那么的触手可及……
  她就这样呆呆地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江帆笑了,摸着她的脸蛋,说道:“怎么了,不认识了?”
  她的双眼一闭,再睁开时,眼里就有了晶莹的泪光,她使劲地眨着,努力不使泪珠掉下来。
  见她楚楚动人的样子,江帆又把她搂进了怀里,他知道她还没有完全适应他,必须说点什么,让她放松下来,他抱着她,低声说道:“告诉我,那本书抄了多长时间?”
  半晌,丁一才冲他伸出两根手指。
  “两年?”
  江帆握过她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唇上吻了一下,说道:“真漂亮,我当时看到后简直就是惊艳!”
  她轻声说道:“纯粹是为了消磨时间用的,不想被爸爸他们展览出来了。”说着,她坐直了身子。

  江帆摸着她的脑袋,他能听懂她说“消磨时间”的含义,自己不也是为了消磨时间,读了博士,又拍摄了那么多的草原风光照吗?不过眼下不能让她伤感,手就插进了她的头发里,说道:“你留长发也挺好看的。”
  丁一看着他,说道:“谢谢。”说着,起身离开,给他倒了一杯水。
  江帆接过水,喝了一口,不错眼珠地看着他。
  丁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走到窗前,拉上了窗帘。回头看着江帆,故意笑了一下,说道:“你不忙?”
  “不太忙。”江帆盯着她说道。

  丁一坐下来,但却没有坐回原来的位置,而是坐在了江帆的对面,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你怎么来阆诸工作了?”
  江帆定定地看着她,深沉地说道:“因为这里有你。”
  丁一听了江帆的话后,就是一怔,随后,心就紧张地跳了起来,她似乎想起了他那首早就被她背的烂熟于心的诗,心里就有些不好受,她低下头,想了想又说道:“不过,你运气不错,正好赶上阆诸市长出事。”
  江帆赶紧纠正道:“不对,我完全可以直接从内蒙调到德山的,但是我跟樊部长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只来一个地方,那就是阆诸,来阆诸干什么都行,有没有职位都无所谓,只要能来这里就行。”

  丁一的心,再次跳了两下,她决定不问了,而是说道:“樊部长是谁呀?”
  “樊文良。”他答。
  “真的是樊书记啊?他调哪儿去了?”她有些惊喜。
  “呵呵,亏你还是个新闻工作者,连他调哪儿都不知道,他调省里来了,任省委组织部部长长。”江帆说道。
  “哦,我回来没几天,还没听说。”
  “可是,你怎么可以随便跟组织提要求呢?”她继续发问。

  “没办法,我等不起了,我只能以这个条件来要挟组织了。”江帆诙谐地说道。
  丁一的心这次是剧烈地跳了起来,她看着他,强压制着自己,半天才又找到了另一个原因,说:“阆诸……是平原,而且离北京近,政治经济条件都比德山要好些……”
  江帆打断了她的话:“这些我都没有考虑过,主要是这里有你,离你近。”
  她不能回避这个问题了,说:“我?呵呵,不会吧?我没有大的鬼力……”她故意说得轻描淡写、漫不经心。但在歪头去理头发的时候,顺势用手指抹去了眼角里淌出的泪水……

  江帆有些动容,但他还是极其镇静地说道:“是啊,究竟有没有鬼力,具体到鬼力有多大,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是来这里了。”
  “呵呵。”丁一抬起头,强作笑了两声,说道:“你怎么还没成个家,岁数不小了,还是抓紧时间成家吧……”说完,又低下头,转着自己的发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