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工作人员将一张参展作品登记卡片的存根递给了她。丁一和张会长告辞后就走出了会展中心。
  来到外面,她抬头看看东侧那个宾馆,曾经在那里,她和江帆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想到这里,她的脸微微发热,一丝惆怅油然而生……
  几天后,京州省书画摄影艺术展在国际会展中心开幕。这是全省范围内的大型书法、绘画、摄影艺术展,为这个新兴的现代化城市平添了几分艺术气息。
  开幕仪式在展厅前举行,阆诸市委市政府不仅免费提供场地,还为这次展览大开绿灯,赞助单位多达七八家。如樊文良所劝,江帆的摄影作品在摄影展区参展,不过他用了笔名。丁一那天有别的采访任务,所以没能替爸爸出席开幕式。
  她采访回来后,岳素芬迫不及待地告诉她说:“小丁,我听说你的作品今天也在书画展上展出了。”

  丁一愣了一下,随后想到可能就是张会长今年五一去新加坡的时候,爸爸将她抄写的《三国演义》手稿让他看,当时丁一没在家,她和几个来自国内的学生去马来西亚参加卫塞节去了,回来后才知道爸爸让张会长把她那些手稿带走了,是张会长主动说要给她装订。
  这是丁一几年的心血,她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想将四大名著文言版全部抄写一遍。她之所以有这个想法,也是源于跟江帆的分离。
  江帆的离去,的确给她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在江帆最初离开的时候,为了弥补自己的精神空虚,她业余时间就全部用来抄写名著。她最先抄写的是《水浒传》,尽管她最想抄写的还是红楼梦,一个是爸爸是省红学会的负责人,二是作为女孩子,四大名著里她最喜爱的也是《红楼梦》,但就像爸爸当初不让她抄《长恨歌》的原因一样,她怕自己会更加感伤,于是,就先抄写了《水浒传》,果然,在水泊梁山众位英雄的嬉笑怒骂打斗中,她的心情渐渐开朗,渐渐的就将这项业余爱好变成一项任务来认真完成了。

  当爸爸看完她的一堆手抄稿后,爸爸激动的眼睛湿润了,爸爸说:“好样儿的,不愧是我女儿!”随后,爸爸又给她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把四大名著全部抄写一遍。
  本来是自己的一时之念,却被爸爸当做任务压了下来。不过抄写任务,的确让她静下心来,而不去想其它的。
  这次陪爸爸去新加坡,她就带了没有抄写完的《三国演义》,原以为,在新加坡,会有更多的时间来完成抄写任务,不曾想,生活规律被打破了,她反而静不下心来了,这个工作必须心静,一页里只要错一个字,都要返工重来,爸爸的要求就是不能有一个字修改,所以,这本书她抄得断断续续,直到五一前才抄完。
  不曾想,张会长还真的就把手稿拿到了展会上。
  丁一听了岳素芬的话后,说道:“那都是闲着没事写的。”

  岳素芬说:“据说你的手稿是最吸引眼球的,因为大家从来都没有见过,所以特别新鲜。小丁,真佩服你,一水的蝇头小楷,而且和原本一模一样,没有一个字是修改过的,太难得了。”
  丁一笑了,说道:“既然要写,当然就和原版必须一模一样,原版的书页上有什么字,就要有什么字,不能差分毫。对了岳姐,你去看展览了?”
  岳素芬又说道:“我没去,我听他们录像的回来说,大家都去制作室看他们录回来的资料,我听说后也去了,小丁啊,我刚才还在想呢,你说这将来得是什么人才能娶到你啊?再说了,娶到你的人,又该怎么过日子呀?”
  “哈哈。”丁一笑了,说道:“前面那句话我听着还行,多少还有点自豪感,后面这话意思好像是说,我根本就不可能在人间嫁出去。”
  “哈哈。”岳素芬也笑了,说道:“你还不上去看看?”
  丁一想了想说:“说真的岳姐,这个书抄完后,我就没再见过,变成书的模样我就更没见过了。”
  岳素芬说:“很普通,封面是白的,也是跟原版字体一样,四个繁体字。你去看看他们的录像。”
  在丁一的印象中,自己好像没有写书名,也许是爸爸临时给加上的。她说道:“我不去了,一会我写完稿子去现场看看去。”
  岳素芬说:“那我也跟你去,我要亲眼见识一下我们小丁的小字。”
  “呵呵,你又不是没见过。”
  “但是抄成书我没见过。”
  丁一笑了,低头开始写稿子。写完稿子后,她跟岳素芬一起下楼,交给徐克俭后,顺便请了假,就坐着岳素芬的车直奔国际会展中心而去。
  尽管是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间,但是展厅里参观的人还是很多。
  丁一没有想到的是,在展厅中间,有一个大玻璃展柜,通常这种展柜都是展出那种体积小的作品,换句话说,就是容易被人带出去的作品。在正中的一个小格子里展出的就是她那本书,白色的宣纸封面,黑字,十分素净。

  岳素芬提出要看看这本书,工作人员戴上一副白手套,取出后,没有交给岳素芬,而是放在手上,一页一页地替她翻着看。
  岳素芬说:“我能自己看吗?”
  工作人员给她拿出两只手套,让她戴上。
  自打这些手稿爸爸让张会长带回后,丁一就从来都没见过,没想到当初爸爸给她裁的纸张,到了装订厂后,居然被剪裁的整整齐齐,而且页面端正,没有错页。
  别说别人,丁一自己都感到有些爱不释手。
  岳素芬说:“你看看吧?”
  丁一笑了,她有一种看别人作品的感觉,也戴上手套,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每页纸上,都经过印刷工人仔细穿针对正过,因为在书页的对角线,都有两个针眼,是为了让每页的位置都一致,对折线也非常平时、工整。
  岳素芬见她那个样子,问工作人员:“你看这样一本书得卖多少钱?”
  工作人员笑了,说道:“这个参展作品不在拍卖范围。”
  “不知道。也可能是作者本人不让卖。”
  岳素芬说:“如果卖的话,能卖多少钱?”
  “这个我不好估算。”
  岳素芬看着丁一,诡异地一笑,说道:“如果我要是出大价钱买,作者卖吗?”
  工作人员说道:“如果作者要是卖的话估计也轮不到您买了,因为已经有好多人看中了,上午佘书记就说他要收藏这本书。”
  岳素芬瞪大了眼睛,看着丁一,丁一说道:“既然作者不同意拍卖,你们有权力卖吗?”
  “这个,应该没有权力。”工作人员说道。

  她们将书原样交给工作人员,就离开这个展柜。丁一首先找到了爸爸参展的两幅画作和两幅书法作品,她从包里掏出相机,准备拍下来,等乔姨去的时候给爸爸带去,但是他刚掏出相机,就被旁边的另一个工作人员拦住了,告诉他,不许拍照。
  岳素芬说:“我们是电视台的记者,而是,她本身也是作者,刚才那本书就是她写的,这些作品是他爸爸的,从哪个角度都应该让拍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