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8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珍珠港,尼米兹于7月10日向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戈姆利中将正式下达了“瞭望塔”计划第一阶段的作战指令:“迅速攻占图拉吉及瓜岛,作战发起日为1942年8月1日。”
  对即将展开的反攻行动,戈姆利本人表现并不十分积极。主观上讲,他与前任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上将一样,属于美国人中不折不扣的亲英派,对欧洲的事情比对太平洋更积极、更上心。并未亲自参与华盛顿的决策也让他心中稍感不满。客观上讲,戈姆利认为美国人还远未做好反攻的准备。抱着如此心态,他与麦克阿瑟在墨尔本的会晤只能得出令人沮丧的结果。
  原则上两人均同意发起反攻,但一致反对立刻发起第一阶段的作战行动。参加登陆作战的兵力只有一个海军陆战队师,运输力量明显不足,飞机也少到了异常危险的程度。作战区域位于日军拉包尔陆基航空兵的作战范围之内,在狭窄水域,护航航母舰队不宜停留过长时间,特混舰队本身及登陆船队都将面临极大风险。两人在7月8日的会谈结果是,一致反对将攻击时间定为8月1日。麦克阿瑟致电金和尼米兹,“在这一地区盟军力量得到加强之前,要发动‘瞭望塔’行动只可能招致失败”,“在不能合理保证每一阶段有足够空中掩护的情况下,蛮干意味着极大的风险。敌人最近在珊瑚海和中途岛的失败无可辩驳地证明,缺乏适当准备的两栖攻势会有什么下场”。

  对此金无疑恼怒异常,他不容许第一阶段作战有任何拖延。现在不是谨慎小心的时候,金认为三个阶段的任务都能按期顺利完成。他立即向马歇尔告状,“三个星期之前,麦克阿瑟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假如给他两艘航空母舰和一个陆战队师,他就可以短时间内迅速拿下拉包尔。现在他竟然声称,连承担攻打图拉吉的掩护任务也无法完成,是何道理?”
  前后话自相矛盾,这回麦克阿瑟明显不占理了。况且日军在瓜岛修建机场的消息令华盛顿如坐针毡,参谋长联席会议一致赞同金的意见,必须尽快拿下瓜岛和图拉吉。拿到令箭的金立即致电戈姆利、麦克阿瑟和尼米兹:“必须按计划实施‘瞭望塔’计划,以防敌军巩固在所罗门群岛的据点。”戈姆利意识到任何无正当理由的拖延都可能使自己被免职—老酒猜测一贯“亲英”的戈姆利在更一贯“烦英”的金眼中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于是勉强表示从命。但之前的反对意见毕竟是两大战区司令官联合提出的,华盛顿勉强同意将攻击日期推迟至8月7日。

  提出的的意见得不到批准,心情欠佳的戈姆利自有解决办法—干脆将战术指挥权下放给珊瑚海和中途岛的胜利者弗莱彻。既然不同意我的看法,那就让你们的人来唱这出戏吧。他将自己不愿意直接行使指挥权归结为通信条件太糟糕。事实上这一说法根本站不住脚,身处航母的弗莱彻必须实施无线电静默,发送电报要冒暴露位置的风险,更不用说指挥其它部队了。戈姆利此举等于把弗莱彻置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一直到战斗打响前五天的8月2日,戈姆利才磨磨蹭蹭将司令部前出至努美阿,将从珍珠港南下的老式舰队辅助舰“阿尔贡”号作为自己的旗舰。刚刚组建的司令部里一片混乱,参谋人员很少,一切都显得杂乱无章,毫无头绪。果真正如他自己所言,美国人根本没有做好打一场大型反击战的准备。
  7月15日,特纳从珍珠港经长途飞行抵达奥克兰向戈姆利报到。17日在惠灵顿,他于“麦考利”号—一艘被水兵们亲切地称作“怪物麦克”的运兵舰—上升起了自己的将旗。特纳将充任登陆作战总指挥,负责将海军陆战队一师的官兵和弹药粮秣送上两岛。
  一旦陆战一师踏上陆地,剩下的事儿就归该师师长、精明能干的亚历山大范德格里夫特少将负责了。性格开朗的范德有“阳光吉姆”之称,之前已度过了33年的职业军人生涯。1908年从弗吉尼亚大学毕业后范德就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期间曾参加过多次军事行动,担任过军校教官、宪兵甚至丨警丨察。1927年2月和1935年6月,范德曾有两次在天津、北平的履职经历。1942年初范德受命出任陆战一师师长,59岁的他将在人迹罕至的瓜岛一战成名,最终登上美国海军陆战队总司令的宝座。

  生就一副刚毅面孔的范德办事素来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但这一次不同,戈姆利要他必须在五星期拿下两岛,而自己刚刚从国内赶来,一切还摸不清头绪。匆忙接手一场大型两栖作战让他心中七上八下,范德坦诚自己“之前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岛”。
  登陆主力陆战一师是美国最早进行两栖作战训练的精锐之师。但由于匆忙应对突如其来的战争,军队短期内大规模扩编,该师大批优秀官兵被调去充实新组建的陆战二师和三师,新补充大量入伍不久的新兵,战斗力与老一师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到6月底,只有第五团刚刚抵达新西兰,几乎全是新兵的第七团刚结束入伍基本训练抵达萨摩亚,第一团还在开往南太平洋途中。在被抽调骨干时范德曾得到保证,陆战一师在1942年不会有作战任务,至少有半年训练时间以提高战斗力。但范德6月26日刚到奥克兰就被告知,陆战一师将作为主力参加8月即将展开的反攻作战。匆忙看完杰克伦敦的小说后范德自语,“国王没有把我放逐到所罗门群岛,倒是日本人把我们给逼到那儿去了。”哭笑不得的他为即将进行的作战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瘟疫行动”。

  非但范德心里没谱,他手下的弟兄们更缺乏信心。大家给即将到来的作战取了个形象的绰号“小本经营”。谁也未曾料到,“小本经营”最后做成了大买卖。
  战斗在四星期后就将打响,各项准备千头万绪。之前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奥克兰港口瞬间被数不清的舰船和作战物资所淹没。时值雨季,倾盆大雨下个不停。由于运输船的物资装载必须执行特殊的“战斗装载”标准,导致码头秩序一片混乱。新西兰码头工人趁热打铁又来罢工—不知道日本人来了抓他们去搬东西还敢罢不—陆战队员不得不临时客串了搬运工。他们分成三班二十四小时昼夜工作,正在爆发的流行性感冒导致大家疲惫不堪,怨声载道。雨水胀破了食品盒子,地上被浸湿的褐色玉米片和香烟埋住了脚脖子。重装任务接近尾声时,才发现没有足够的空间放置用于装卸的机动运输工具。到最后所有重量一吨以下的小型运输车勉强被塞到了船上,但75%的载重牵引车不得不留在了岸上。

  范德认为,眼下的最大问题依然是兵力不足。之前曾在西海岸接受两栖作战训练准备投入太平洋战场的陆军第三步兵师已前往大西洋沿岸港口,准备开往北非参加随后的“火炬”行动。这样只有他的陆战一师独立承担作战任务了—老酒倒觉得一个师也不算少,当然是在今天已知晓两岛日军实力的情况下。就这一个师也不满员。经戈姆利和范德强烈要求,才将陆战二师第二团和其它部队的三个营临时编入一师,勉强凑出来一个加强师,总兵力18000人。这些部队大多未进行过系统的登陆训练,战术水平、战斗力都无从谈起。一直到7月28日,范德才抽出时间匆忙进行了一次登陆演习。随军记者形象描述了当时情景:

  登陆艇在水中打转,找不到起点在哪里。军官们声嘶力竭地发出命令,士兵们依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第一攻击波向海岸冲去,不少船在距陆地数百米的地方搁浅。整个登陆场乱成了一锅粥,没有一个士兵真正按指挥顺顺当当上了岸。
  演习的唯一亮点是支援舰队炮火支援的场面看上去还算壮观。范德一边摇头,一边苦笑着自嘲:“好莱坞的惯例是,糟糕的彩排往往预示着精彩的演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