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9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芷若嗔道:“麻烦什么?又不用自己花钱……啊,我的意思是又不用自己做……你等着,妈上楼去换一件衣服,等一会儿陪你喝酒吃饭,咱们再慢慢聊,你跟妈好好说说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陆鸣没办法,只好坐在那里等着,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奇怪的是以前急着找自己生母,可真的见面了却没有多少感觉。
  刚才的那个拥抱,说句实话,还不如蒋凝香今天的那个拥抱更有味道,也许还是缺少真正的母子感情。
  毕竟,这个女人对自己来说是陌生人,骤然之间即便是演员也没有这么快就进入角色啊,不管怎么说,她给了自己生命,即便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也不能对她太苛刻了。
  正自胡思乱想,手机忽然响起来,掏出来一看,却是陆媛打来的,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心想,这次回去就给这婆娘找点事做,要不然一天起码要给自己打一百个电话。
  “阿媛,我在市里面办事,什么事啊……”陆鸣问道。

  陆媛奇怪道:“你怎么不肯不哈跑市里面去了,人家晚上还想让你赔我去阿娇家里呢……”
  陆鸣说道:“你不是去过了吗?”
  陆媛嗔道:“医院是去过了,但家里也要去一趟吧,再说,阿媛今晚要守夜,非要让我陪她呢……”
  陆鸣为难道:“我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办完,今晚不一定赶得回去……要不,你自己先去吧,反正我会参加她爷爷的葬礼……”
  陆媛没好气地说道:“哎呀,就你们忙,丹菲也跑得不见人影,就人家一个人是闲人……”
  陆鸣笑道:“你别急,过一阵子,我就给你安排工作了,到时候保证忙的你连老公都想不起来……”
  陆媛嗔道:“谁稀罕……哎,对了,有件事我都忘记告诉你了,上次我来医院见阿娇爷爷的时候,他还让我给你带句话……”
  陆鸣心中一动,问道:“什么话?”
  陆媛说道:“挺莫名其妙的……好像是让我告诉你,二十几年前来陆家镇的那个人姓韩……叫……叫韩什么东,名字我想不起来了,这个姓韩的当时好像是市里面哪个派出所的所长……”

  陆鸣呆了一下,急忙问道:“你好好想想,叫什么名字?”
  陆媛想了好一阵说道:“哎呀,想不起来……反正是姓韩,名字里有个东字……”
  陆鸣心里骂道:这婆娘整天也 想些什么,年纪轻轻的,记忆力怎么这么差,连个人名都记不住,不过好在知道名字里有个东字,还是派出所所长,查起来应该不会费多大事。
  就在这时,听见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只见周芷若已经从上面下来了,这一次穿了一条宽松的裤子,身上是一件丝绸衬衫,看起来比刚才那件尺码太小的浴袍舒服多了。
  “好,我知道了……”陆鸣急忙挂断电话。
  周芷若笑道:“阿鸣,怎么这么忙啊,谁来的电话?”

  陆鸣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盯着她问道:“你刚才说你……那个儿子出车祸去世了,他以前是干什么的?我能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吗?”
  周芷若笑道:“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他姓韩,名叫韩耀东,你可能想不到吧,他以前可是市公丨安丨局的局长呢,可惜啊……”
  陆鸣又是一副呆呆的模样,心里面忍不住一阵惊叹,只觉得这一切就像是老天爷刻意安排好的情节一样。
  自己这里还剩下一点点小疑惑,陆媛马上就打来电话消除了自己的疑虑,而且她转述的还是一个老人的临终遗言,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
  周芷若见陆鸣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笑道:“阿鸣,你还楞在那里干什么?走,跟妈去餐厅……杜鹃已经把菜都准备好了……”
  陆鸣对自己这个生母再也没有疑虑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换上了一套比较合身的衣服,还是心里的疑虑彻底消失了,反正,现在生母在他的眼里看上去顺眼多了,要是女人再煽情一点,他觉得自己肯定会喊她一声妈。
  饭菜好像早就准备好了,这么一会儿功夫,杜鹃已经把菜摆在了餐桌上,旁边还放着一瓶五粮液和一瓶进口的红酒,只是两个的晚饭显得太奢侈了,再说,那张餐桌起码能坐十几个人,两个人坐在那里显得有点可笑。

  周芷若自己先坐在了餐桌旁,冲顾虑吗招招手,说道:“阿鸣,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妈已经好久没喝过酒了,你喝五粮液,妈就用葡萄酒陪你……今晚,咱们母子不醉不休啊……”
  说完,冲站在一边的保姆说道:“杜鹃,今晚咱们也别分什么主仆了,桌子上人少太冷清,他们男人喝酒都是需要人陪的,你不是会喝酒吗?你就陪阿鸣喝,只要他喝得高兴,我明天好好赏你……”
  陆鸣急忙说道:“我酒量一般,喝两杯就行了……”
  周芷若瞪了陆鸣一眼,嗔道:“两杯怎么行?反正这里也没有外人,喝醉了也没关系……怎么?难道嫌妈的酒不好吗?”
  陆鸣听周芷若这么说,只好接过杜鹃递过来的一杯酒,看看那个杯子足足有二两,猜想自己的酒量最多也就是两杯,如果喝三杯非醉不可。

  “来,阿鸣,怎么母子就干一杯……”说完,张开猩红的嘴把一杯葡萄酒灌进了自己嘴里。
  陆鸣看的啧啧称奇,心想,看这样子,自己生母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好酒量,七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这么喝酒,今天可别因为高兴喝坏了身子。也奇怪了,一个吃斋念佛的人,怎么又喝酒呢?
  陆鸣见周芷若一口把酒干点了,只好一口喝掉了半杯,再看看杜鹃,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她杯子里的酒已经一点不剩了。
  心想,这妞的身体真壮实,两个屁股蛋子就像石头似的,胸部就像两座小山,多半是在农村干体力活干出来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练健美的呢,就凭她这块头,喝酒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哎呀,夫人,你看我都干掉了,可……他只喝了半杯……”杜鹃有点不满第说道。

  周芷若笑道:“你急什么,酒要慢慢喝,这样才不会醉……阿鸣,不着急,今晚咱们有的是时间……”
  陆鸣趁机说道:“你也少喝一点,葡萄酒能醉人,喝醉伤身呢……”
  周芷若笑道:“杜鹃,你看看我儿子多孝顺啊,他这是心疼我呢……既然这样,我就少喝点,杜鹃陪你吧,她的酒量好,今晚肯定能让你尽兴……”
  没想到杜鹃还真是个劝酒的高手,坐在一边左一杯右一杯,不到半个小时,就劝的陆鸣喝掉了一杯多酒。

  并且,她不是等陆鸣一杯喝完了再斟酒,只要酒杯里的酒剩下小半杯,马上就给他斟满,搞得陆鸣自己都不知道喝了几杯,而在这个过程中,周芷若只是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盯着陆鸣,不时给他夹一筷子菜,好像看着儿子喝酒是一种乐趣似的。
  “哎呀,阿鸣,也别光顾着喝酒,你跟妈说说,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周芷若忽然说道。
  陆鸣一听这话,忍不住又想起了毛竹园的母亲,心里就有点不平衡,哼哼道:“还能怎么过,跟一般人没两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