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9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呆呆地看着女人,见她臃肿的身子就像是向着自己移过来似的,心里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眼前这个女人跟自己生母联系在一起,不过,他马上就在心里责备自己,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怎么能对母亲的外貌心生杂念呢。
  “啊,我……我就是陆鸣……”陆鸣声音听上去都有点颤抖。
  女人走到距离陆鸣两步远的地方停下来,然后就像是在端详一幅画似的,晃动着脑袋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忽然问道:“你把我留给你的玉佩带来了吗?”
  陆鸣一听,心头一颤,顿时就把女人的形体表现抛之脑后,他知道,这么玉佩是生母当年留下来的一个标记,可不是什么人都知道的,就凭她这一句话,已经不用再怀疑什么了,面前这个女人多半就是自己的生母。
  他急忙伸手从口袋里摸出那块特意带来的玉佩递了过去,问道:“是这一块吗?”
  女人接过玉佩只是扫了一眼,然后万分激动地说道:“哎呀,我的儿呀……二十多年了……没想到你还保存着这块玉佩……这可是娘当年为了日后找你特意留下来的信物啊……”
  没想到陆鸣不但不激动,反而流露出一脸狐疑的神情,问道:“你看清楚了?这块玉佩真的是你当年留给我的?”
  女人带着哭腔说道:“哎呀,看什么看,还能有错……我只要看见你的人,就知道你是我的儿子……你看看这模样……跟小时候一模一样啊……
  来来……快坐下,让妈好好看看你……你知不知道,妈想你想的眼睛都快瞎了……对了,当年妈被逼的生下你之后,曾经回去找过你……
  可那个……你爸死活不肯告诉我把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后来我又去找过你好多回,可重来那个老秃驴连你爸的面都不让我见啊……”
  陆鸣被女人拉着坐到了沙发上,他感觉这女人的力气挺大,几乎是把他拖到了沙发上,然后一脸惊讶地听着她的诉说。

  等听到她称呼重来是老秃驴的时候,不禁一阵纳闷,心想,自己生母崇尚佛法,几次去庙里修身养性,怎么会对一个和尚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呢?难道她是因为父亲和重来隐瞒自己的去向所以恨透了他们,这才说出这种粗话?
  “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陆鸣问道。
  女人不假思索地说道:“我前一阵刚从美国回来……闲着没事就看报纸看电视,想了解一下国内的事情,无意间就看到了什么陆大将军的传人……
  你知道,我当年就是被你爸逼着生陆大将军的传人,所以,我怀疑你就是我当年生下的孩子……
  不过,我也不敢马上去找你,就怕认错人,毕竟,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就太丢人了,所以,我就找了一家侦探公司,把你的事情前前后后都打听清楚了,这才认定你就是我的儿子……怎么?难道你还怀疑我不是你的母亲……”
  陆鸣急忙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毕竟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陆鸣话还没有说完,女人就捶了陆鸣一把,笑骂道:“你这小兔崽子,说话真没良心……我们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面,你在我肚子里待了十个月呢,一生下来就吃我的奶……还说没见过面?”
  陆鸣尴尬道:“我的意思是我长大以后……对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朝着陆鸣身边靠近点,一把抓着他的一只手摩挲着,说道:“我可怜的儿子……连自己母亲的名字都不知道……现在我告诉你,我姓周,名叫周芷若……”
  陆鸣一听,吃惊的口水差点流出来,心想,乖乖,自己生母竟然有这么一个令人熟悉的名字,周芷若?这不是天龙八部里面的那个美女吗?
  不过,姓周,这一点没错,至于名字,自己父亲和重来和尚都不知道,现在就看她儿子是不是姓韩了。

  “那个……我听重来和尚说……你还有一个儿子……”陆鸣任由女人握着自己的一只手,小心翼翼地问道。
  女人连忙点点头,然后一脸忧伤地说道:“是呀,可惜你们兄弟见不上面了,他六年前出车祸去世了……丢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所以,我才去了美国……可怜他都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兄弟呢……”
  “啊……”陆鸣一声惊叹,吃惊道:“去世了?那他……他姓什么?”
  女人忽然笑道:“当然不会跟你一个姓,他姓韩,你姓陆……不过,既然都在我的肚皮里待过,自然是兄弟了……”

  陆鸣坐在那里怔怔发呆,到目前为止,女人的每句话都可以和重来和尚的话对上号,现在就差那块玉了,可她毕竟一把年纪了,老眼昏花也不是不可能,于是试探道:“你再好好看看那块玉……是不是你留给我的……”
  女人一愣,随即拿起那块玉仔细看看,脸上一阵茫然,随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笑道:“哎呀,如果这块玉是你爸留下的,那肯定错不了……
  哎,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今年都七十六岁了,哪里还记得这些事……对了,我留给你的那块玉上面好像有菩萨,这一块怎么没有……哎呀,该不会是被重来那个老秃驴掉包了吧……”
  陆鸣从进屋见到这个女人直到现在都没有表现出过一点激动的神情,心里面反倒充满了疑惑,可当女人说玉上面有菩萨的时候,嘴角抽动了几下,似乎有股感情的潮水瞬间淹没了他。
  女人显然察觉到了陆鸣的反应,忽然一伸手就把他搂在自己的胸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道:“阿鸣,我可真命苦啊 ……我可怜的儿子啊……都是那个老秃驴,要不然咱们也不会骨肉分离啊……
  哎呀,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今后永远要待在妈身边……啊,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妈这里……妈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我只好跟你见一面,就算死也能瞑目了……”
  尽管这个女人和心目中生母的形象相差太远,别说像蒋凝香了,就是自己毛竹园的母亲都比她显得沉稳。
  仔细想想,自己的这个生母倒是挺像周玉露的母亲朱雅仙的,不过,朱雅仙如果说上几句成语,嘴里再叫两声先生的话,起码在短时间之内会被认为是个有素质的女人。
  可自己的生母显然还要差一点,但有什么办法呢?不管怎么样,自己是她生的,这一点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要不然,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不过,尽管心里面已经认定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生母,可心里面还是有不少疑惑,忍不住从她怀里挣脱出来,说道:“你别哭了……有些事我还想问问你呢……”
  周芷若擦擦眼角,说道:“哎呀,你看我……今天咱们母子见面是件高兴的事情,怎么光顾着哭了……”
  说着,冲外面喊道:“杜鹃,快点准备酒菜,我要好好庆贺一下……对了,把我从美国带回来的那条烟拿来给我儿子抽……”

  杜鹃从自己的小屋子里出来,一脸惊讶地问道:“夫人,他……怎么是你儿子?”
  周芷若说道:“是呀,我们母子二十年没见面了,好不容易才召见他……你说,难道不要好好庆贺一下吗,你少啰嗦,快点去准备吧,打电话被饭店,让他们送最高档的菜,要最好的酒……”
  陆鸣急忙阻止道:“不用,不用,咱们就说说话,没必要这么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