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8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咯咯娇笑道:“你就什么都别说,先听听她说什么……
  哎,没想到母子相见竟然会是一个尴尬的场面,确实这个称呼不好办,叫妈你又叫不出口,总不能叫阿姨吧……要不然你干脆你就她一声大姐吧……”说完,笑的弯下腰直不起身来。
  陆鸣明白蒋凝香这是在拿自己打趣,恼火道地说道:“让你帮我出出主意,怎么开这种玩笑……
  我想象了一下我们见面的情景,万一她一见面就跟我抱头痛哭怎么办?我是个慢热型的人,一时半会儿也进不了角色,说不定惹得她伤心呢……”
  蒋凝香不笑了,反倒一脸慈祥地盯着他,朝陆鸣伸开双臂温柔道:“你过来……”

  陆鸣一愣,不明白蒋凝香是什么意思,可那张开的双臂显然是想拥抱自己,尽管现在他和干妈之间经常有亲昵的动作,可两个人正儿八经的互相拥抱还从来没有过,不过,他还是朝着她走过去,刚走到面前就被她搂进了怀里。
  “你可能很少体验母亲的怀抱,所以心里面会感到不适应……一个母亲拥抱自己的儿子是不会尴尬的,就像这样,难道你觉得难受吗?”只听蒋凝香柔声说道。
  陆鸣只觉得自己被抱在一个羽毛般柔软的怀抱里,虽然知道那是干妈丰腴的**,可除了体验到温暖和懒洋洋的感觉之外,并没有什么私心杂念,竟有种想永远沉溺其中的感觉,心想,难道这就是母爱的味道?
  蒋凝香和里面都没有说话,两个人就那样静静地拥抱了几分钟,最后蒋凝香轻轻推开陆鸣,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口,气的一把揪住了干儿子的耳朵,嗔道:“你这个小混蛋,怎么又流口水了,衣服都被你打湿了……”
  说完,瞥了陆鸣一眼,见他一脸尴尬的神情,于是缓和了语气说道:“你这毛病应该是从小落下的,多半是小时候没吃过奶的缘故……”
  说完,自己先忍不住胀红了脸,站起身来说道:“既然要去就该动身了,要不然赶到那里都天黑了。
  记住你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过些日子都要当父亲了,别扭扭捏捏的让我看着心烦……对了,一定要问清楚她那个儿子……也就是你同母异父的兄弟眼下是什么角色……”
  陆鸣说道:“二十几年前他就是干部了,眼下说不定是个大官呢?”
  蒋凝香说道:“越是这样,你越要谨慎,别忘了,你的存在对他来说可是一桩丑闻,我估计你的生母不会告诉她当年的遭遇,这次见面应该也是秘密会面,所以,你可别搞得满城风雨……”

  陆鸣哼了一声道:“他要是觉得我对他来说是丑闻的话,我还懒得跟他有什么瓜葛呢,有什么了不起?”
  蒋凝香笑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件事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你生母让你们兄弟相认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一想到你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哥哥,我觉得挺滑稽的……”
  陆鸣瞪了蒋凝香一眼,说道:“滑稽的事情多了,阿君成了我的大姨子才滑稽呢……”
  蒋凝香一听,跑过来就要撕陆鸣的嘴,骂道:“你还有脸说?占了便宜还卖乖……看我死你的嘴……”
  陆鸣撺到碗面的房间,笑道:“谁让你挖苦我……”
  蒋凝香微微喘息了一阵,说道:“记住,在没有搞清楚你生母的社会背景之前,不该说的事情千万别说……”说完,瞪了陆鸣一眼,径自上楼去了。

  陆鸣闭着眼睛回味了一下干妈温暖的拥抱,于是打起精神,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没想到接连拨了两三次都是占线,急的他在房间里直打转。
  好在第四次终于拨通了,张嘴就骂道:“阿龙,你***整天和陆琪有这么多废话要说吗?真这么难舍难分的话干脆把她接到陆家镇来算了……”
  阿龙辩解道:“老板,不是我打给她的,是她打过来的……对了,明天她就来陆家镇了……”
  陆鸣问道:“她不是刚回去吗?难道就把你想成了这样?”
  阿龙笑道:“她倒不是为我来的,说是陪着她母亲来寺庙上香,打算在陆家镇住一段时间……”
  陆鸣心中一动,心想,难道陆琪回去两天就成功离间了陆建岳和老婆的关系,该不会是分居的节奏吧。
  “她说什么没有?陆建岳没有怀疑吧……”

  阿龙说道:“一切正常……陆建岳竟然还骗她呢,他说为了救阿琪,给了宝林两千万块钱,这下阿琪可把他看透了……”
  陆鸣幸灾乐祸地说道:“这才叫睁着眼睛说瞎话,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好好……”
  阿龙问道:“老板,你找我什么事?”
  陆鸣这才想起正事,大声道:“马上把车开过来,我要进城……”
  白龙桥其实并没有桥,也许很早以前有过桥,反正现在没有。
  陆鸣尽管对这个地方不太熟悉,可也不陌生,因为他以前去东江市上学的时候白龙桥是班车必经之地。
  只是,那时候的白龙桥还是一块未被开发商开垦过的土地,公路两边还有不少麦田,每当放暑假回来的时候,田野里麦浪滚滚,彩蝶飞舞,空气中有股大自然清香。

  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田野变成了小区,变成了一栋栋钢筋水泥的建筑,蝴蝶消失了,空气中再也闻不到泥土的清香。
  不过,听说以前住在这里的农民都发财了,当年这里的一个村长曾经带着村民和开发商进行了长达四十五天的抗争,最后终于让村民们拿到了相对比较公道的补偿款。
  顺理成章的是,这里的房价虽然不是全市最高的,但也算得上是黄金地段,听说像宏达花园这样的高档小区,房间平均都在一万以上,一套房子买下来起码上百万了,还不算装修费和杂七杂八的费用。
  当然,贵有贵的道理,那个村长的抗争行为增加了开发商的成本,所以只能抬高房价来弥补

  陆鸣看着眼前有点像罗马古代遗迹的小区大门,以及门口晃来晃去的保安和进进出出的高档轿车,心里面有点愤愤不平。
  因为他马上想起了和养母在毛竹园度过的那些艰难的岁月,想起了母亲在杨梅山上挥汗如雨,想起她挑着沉重的杨梅担子时急促的喘息声。
  想起她在镇上的毛巾工厂的生产线上来回奔跑,想起她夜晚在睡梦中发出的痛苦的呻吟,甚至想起了家里那头老母猪顽强的繁殖能力。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她虽然生下了自己,可她对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甚至还比不上家里那头老母猪贡献大。
  看看她住的地方,家里还养着保姆,过着安逸的日子,可直到今天才想起自己,一个电话就让自己跑来见她,凭什么?难道仅仅凭她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生了自己?
  也许,她没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地方,毕竟她也有不得以的难处,并且怎么说她也给了自己这条命。

  可她对不起的是毛竹园的母亲,母亲跟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替另一个女人承担如此繁重的责任和义务?
  “老板,你来这里干什么?”阿龙见陆鸣坐在车里面只是发呆,忍不住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