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书记讲了很多很多,而且他没有讲义,只是笔记本上拉了几个提纲,整整贯穿了一上午,从他的讲话中,彭长宜洞悉出了这届省委班子的思想作风,洞悉出了省委书记的战略和目的,尤其是洞悉出了今后将加大对三农问题倾斜的讯息,表明了省委书记坚决抵制贪大求洋,盲目发展的风气和打击腐败的决心。
  廖书记今天这堂讲课,事后被政策研究室的专家学者们解读的淋漓尽致,这些解读文章,纷纷发表在省内各大舆论阵地上,并被广为传达。
  廖书记讲课的当晚,党校就组织全体学员进行了讨论,关昊和政策研究室的两个人参加了讨论,其中就有舒晴。
  由于有关昊在,无论是孟客还是彭长宜,都没有敢跟舒晴开玩笑,况且,舒晴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倾听,在记录,她手里使用的记录工具不是笔和纸,而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彭长宜看着她熟练的指法,不由暗暗赞叹。
  他们学习和讨论廖书记的讲话是分两个步骤进行的,一个步骤是尚德勤政,一个步骤是务实发展。
  领导的讲话尤其是高层领导的讲话从来都不是没有目的的,具备政治敏感的人,总是能从中窥到一些政治风向的。彭长宜感到,在接下来的工作中,省委市政府会在反腐、纪律作风整顿上下一番功夫,还会在三农的问题上出台一些政策。
  第二天,在京州的报纸和电视台甚至省委和政府的一些文件上,就出现了省委书记廖忠诚给党校学员讲课的内容,《京州日报》全文转发。而且,还特地开辟了学习专栏,党校学员们的发言和一些心得文章也刊登在这个专栏里。
  这天,刚下课,彭长宜就接到了江帆的电话,江帆在电话里告诉他,亢州市和另外一个县级市,已经被省政府批准为计划单列县(市),另一个地方就是督城。
  显然,她们议论的是刚才围堵政府大门的事。
  另一个女人说:“上边已经注意到阆诸的情况了,聂市长不是被双规了吗?”
  “他就是替死鬼,炒豆儿大家吃,最后蹦了自己的牙……”
  江帆无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有些尴尬,想退回来,又不合适,继续听下去,又不是他的风格,他便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对着这扇虚掩着的门敲了两下,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江市长好。”
  她们显然没有料到市长会推门进来,其中一个年轻的高个姑娘他认识,有一天秘书辛磊让她给江帆送过早点。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是这个科的副科长。
  两个人不知道市长是否听到她们的谈话,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那个高个姑娘的脸就有些红,因为刚才她的声音有些高,神情就非常的不自然。
  那个副科长赶紧离开座位走了过来,说道:“市长,您有什么事?”
  江帆看了她们俩人一眼,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想找一下有关咱们城市规划方面的材料……”
  年纪大的女人立刻就显示出老成持重的素质,立刻就明白了市长的意思,她笑着说:“好,我马上去找,然后给您送过去。”
  “好的,谢谢。”江帆说着就走了出去。
  走出十多步远的时候,江帆又折了回来,他还想要一些关于阆诸商贸集团的材料,刚走到门口,又听到了她们对话。
  就听那个年轻的姑娘说:“张姨,江市长是我见过的最有风度的领导了,周日我跟男朋友去看菊花展,我就看到了江市长。哇塞,真是太帅了,戴着墨镜,穿着休闲装,完全不像在机关这样的打扮,特别的洒脱,迷人……”
  “你不会是看上市长了吧?”

  “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看上他,何况我乎——”
  江帆一愣,心想自己这是什么毛病啊?听墙根还听上瘾了?他二话没说,扭头就转了回来,他想起樊文良当初就不要女同志在自己身边晃悠的事,看来的确有道理。
  按照事先的安排,下午在市委会议室召开了常委会,会议主要议题是,下月初,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安排部署11月份大事要事联查工作;迎接计划生育国检;迎接省卫生城检查……出乎意料,这个大会只字未提上午棉纺厂工人围堵大门的事,难道,这件事在阆诸就真的那么不值一提?
  会议进行到最后,副书记殷家实征求大家的意见,大家都说没有什么事了,最后宣传部长蔡枫说道:“如果领导们都没有事,那我就说个闲事,省文联在咱们这里举办金秋艺术展,这个艺术展很全面,有书法绘画和摄影,还有一些手工艺品,咱们在坐的领导有这些爱好的可以报名,佘书记就是一名绘画爱好者,佘书记画的虾,就很有白石先生的神韵,还有咱们殷书记画的竹子,那可是一绝。另外我还知道咱们江市长的摄影作品,在内蒙古多次参加过摄影展的,非常有造诣。”

  佘文秀说:“对,江市长可以把你摄的那些塞外风光弄几幅出来,我在杂志的封面见过,非常大气磅礴。”
  江帆笑了,说道:“是那里的景致好,并不是我的摄影水平有多高,那里的景色,谁去都能成为摄影家。”
  蔡枫说:“江市长太谦虚了。这次是全省规格的展览,咱们又是东道主,所以,书协给咱们特别留着展位,领导们回去后琢磨琢磨,咱们是业余水平,肯定不如人家专业水平,但是贵在参与,而且千载难逢,可以和许多书画大家切磋技艺,也算是咱们一个学习的机会。”
  江帆没有参加展览的想法,就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樊文良给江帆打来电话,告诉他明天去阆诸。江帆高兴地说:“太好了,小江有满肚子的疑惑想求解,想死您了。“

  樊文良依然不温不火地说:“什么疑惑?好好当你的代市长,今年地和县的选举要提前,好好享受这段难得的清闲时间吧,以后,不会有这歌舞升平的时候了,有你忙的。”
  江帆就是一愣,他的话,和佘文秀简直如出一辙。说:“文秀书记也是这么说的。”
  “哦?你跟他接触这段怎么样?”樊文良问道。
  江帆笑了,说道:“目前还好,我还没有往前迈步,一切都在熟悉、认知中,周日去菊花展照相着,不瞒您说,我现在的确歌舞升平的很。。”
  “这个时期一般的工作都是在收拢,加上秋高气爽,民间活动比较频繁。”

  日期:2017-06-09 06: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