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说:“谁说不是啊,我看见您都没怎么吃,但是我不好意思不吃呀,说实在的,吃的东西都顶在嗓子眼不下去,还有那个什么红菜汤,我就喝了两口,怎么吃都有股哈喇子味,就这一次,这辈子我也不吃这些洋食了。
  彭长宜揉着肚子说道:“唉,费力费钱还不讨好。女人啊,尤其是有点本事的女人,总是喜欢自以为是,她想吃什么,好像别人就想吃什么似的。你看着点,咱们再找个小吃店,吃饱了再回去,饿着肚子会睡不着觉的。”
  老顾笑了,他们沿着大街慢慢走,最后看到一家山西面馆,彭长宜说:“就是它了。”

  彭长宜和老顾又一人吃了一碗山西风味的面食,总是填饱了肚子。
  第二天,雨没有停,天空中依然在下着雨。
  彭长宜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就想着荣曼走没走,他有些后悔老顾去拿伞时,他没有去拦。
  尽管雨不大,但是下了一夜,他不放心,就给吕华打电话,问他汛期谁在值班,情况怎么样?
  吕华说:“今天市委这边值班的是李汝明,政府那边是姚斌。放心,没事,旱了这么长时间,下了一夜也只是缓解一下旱情,再说了,不是强降雨,不会有事。”

  吕华又问了彭长宜学习情况,最后告诉他,荣曼昨天去省城了,朱国庆也去了,但是朱国庆昨天晚上回来了。
  朱国庆也在插手公交项目!看来,这个荣曼脚踩两只船。那么,荣曼昨天晚上提出要政府那块地的事,朱国庆知道吗?他知道后是否答应了她?
  彭长宜真的好庆幸昨天没有和荣曼发生什么。
  挂了吕华的电话,他还是不放心,又给康斌打电话,问康斌那边降水如何。
  康斌说,昨天晚上下雨了,后半夜就停了。
  彭长宜放心了,只要万马河的上游三源没事,下游就不会有汛情,顶多也就是内涝。
  彭长宜躺在宿舍的床上,仍然在想荣曼的事,他搞不懂荣曼为什么脚踩两只船,按说,书记抓的项目,市长是不该插手的,这倒不是彭长宜独裁,而是规矩,即便是一个副手抓的项目,你就是一把手也不能随便乱插手的,这就相当于一句老话说的那样,木匠多了盖塌房,就是这个道理。
  彭长宜实在想不明白,荣曼这是唱的哪出?
  这时,宿舍的门被敲开了,是班长,班长在攒人“拉鸡爪”,中午想出去喝酒。彭长宜说他上午约了人,中午不敢定。班长又问孟客头中午回得来吗?彭长宜说不知道。
  彭长宜上午的确有事,他跟叶天扬约好要去看他,彭长宜看了看表,就给老顾打了电话,让老顾来党校接他。

  老顾就住在了党校附近,接到彭长宜的电话后,就开着车进来了。彭长宜打着伞上了车,说了声:“去叶天扬家。”
  老顾看了一眼彭长宜脚底下湿漉漉的雨伞,他不好意思地说到:“没想到这雨还真下到了今天,要是知道今天还有雨,说什么我也不会去宾馆把这伞要回来的。”
  彭长宜说:“放心吧,她淋不着,女人的伞,有的是,随时有备用的。如果咱们真的给她留下,就是割了蛋上供,人家未必领情,咱们还心疼死了。”
  老顾听出彭长宜说的话带着一种怨气,他想不明白,昨天晚上荣曼很明显地向彭长宜示好,还让他送她到房间,老顾当时还担心市委书记这次肯定是完了,抗拒不住了,没想到,也就是一根烟的功夫,他就出来了。其实,作为跟随彭长宜多年的老顾,是不希望彭长宜留在荣曼身边的,许多时候,老顾听到的讯息,他市委书记未必能听到,荣曼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美女,而且是很有气质的美女,这样的美女,是个男人就会喜欢的,朱国庆很喜欢荣曼,总是借故跟荣曼接触,这些,底层的人看得明白,但是彭长宜未必知道。不管荣曼跟朱国庆是否有男女关系,彭长宜染上荣曼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想着,老顾就掐着手表看,如果过了一刻钟彭长宜还不出来,他就会采取办法,或者自己找个借口直接给彭长宜打电话,就说有事让他快点出来,或者是给江帆打电话,让江帆想办法叫出彭长宜,他正思忖着,彭长宜恰到好处地出来了,这多少让老顾放下心来。他故意拿回荣曼拿去的雨伞,其实也是在彭长宜面前表明自己对这个女人的态度。
  作为下属,当然不能跟书记说明自己的意图,但是他可以通过点点滴滴向领导传递出自己的态度。
  果然,彭长宜坐到车里问老顾:“老顾,你看荣曼这个女人怎么样?”
  老顾非常清楚彭长宜问这话的意思,说道:“看从哪方面说了。”

  老顾“呵呵”笑了两声,说道:“如果从搞企业角度来说,她到是个事业型的女人,不说别的,就说这次公交这个项目,我感觉她就是个很有事业心的女人。如果把这个项目做成了,别说全锦安,就是全省也是没有吧?”
  彭长宜很赞同老顾的观点,就说道:“不光对咱们省,就是对于北京来说,也是首次。”
  “所以,我认为她很有眼光。”老顾下了断语。
  “其它方面呢?”彭长宜继续问道。
  “其它方面到也没听到什么不好的说法,但是,有一点,这样的女人放在家里是不会安生的。”
  “哈哈,你什么意思?难道就因为我单身,刚对一个女人表示一下兴趣你就这样说吗?”彭长宜笑着说道。
  老顾也笑了,他说:“不是,我不是因为这个。咱们是在就事论事。如果小陈和荣曼来比较,小陈就适合放在家里也不会惹事的那种,而且保证百分百会听你的。可是荣曼就不同了,还有那个叶桐,叶桐也不是一个居家型的女人。我敢说,如果荣曼有叶桐或者是袁小姶那样的背景,这个世界,恐怕所有的男人都得为她牵马坠蹬。”
  “哈哈。看你说的,男人们也太窝囊了?”
  “不是男人窝囊,而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强,也不完全是强,她还有点高深莫测,这样的女人,比较高深莫测,不是一般的男人能驾驭得了的,我看,朱市长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老顾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反正他说的是对女人的态度,又没有说将来谁做书记夫人合适。
  彭长宜听他说道了市长朱国庆,就不再说话,他沉默了。
  到了叶桐家,彭长宜给叶天扬带的礼物,同样是一袋五斤装的花生米。叶桐没在家,彭长宜也不好问。
  叶天扬夫妇热情地招待了他,彭长宜询问叶天扬的离休生活,他担心碰见叶桐,所以,就想早点离开。这时,彭长宜的电话响了。彭长宜一看的德山的区号,他就笑了,轻声说道:“你好。”
  “嘻嘻,我好,你在哪儿?”
  “我在省城党校学习。”

  彭长宜看了看叶天扬夫妇,就说道:“过五分钟给你打回去,你呆在原地别动。”
  陈静“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站了起来,跟叶天扬告别,说道:“等我学习结束后,我邀请您老俩去亢州转转。”
  叶天扬说:“好啊,谢谢彭书记还惦记着我。”

  彭长宜说:“不是我惦记着您,是您本身就跟亢州有渊源。”
  “是啊,是啊。”叶天扬可能也是想起当年在国道跟彭长宜初次相识的情景来了。
  彭长宜没再多耽搁,就起身告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