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荣曼就像一条鳗鱼一样,游弋到他的面前,跟她面对面地贴在一起,双臂依然环抱着他,望着他紧闭的双眼,说道:“彭,我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我太累了,有许多的苦和酸,一直都寻觅可以让我依偎让我安睡的怀抱,醒后,以树的独立姿态,跟他并肩站在一起,共同接受风霜雨雪,迎送暮霭晨昏,当然,如果他能用他的余荫,为我遮挡一下肆虐的阳光,或者是减轻一些狂风暴雨的威力,那就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一直认为,我碰不上这样的好事,遇见不到这样强大的男人,但是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上帝还是眷顾我的,因为,他让我碰到了,这个人就是你……”

  荣曼说着,就把脸贴在了彭长宜的胸脯上,紧紧地抱住了他。
  彭长宜的心跳加快了,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柳下惠,何况他是一个生理和心理正常的男人,他必须清醒地面对眼前这个女人。他轻轻地板开她的身子,两只手放在她柔弱的肩上,艰难地说道:“荣总,听我说。”
  荣曼温情脉脉地看着她,冲她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彭长宜说:“你是个好女人,你一定会找到你的另一半的,长宜我才疏学浅,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我不是一个完美的男人,也不是一个让女人满意的男人,我们不合适,真的。”
  尽管荣曼有心理准备,但她还是羞愧的脸红了,她刚想说什么,彭长宜就用手指堵在了她的嘴边,说道:“听话,好好休息,我该走了,党校有纪律,不能回去晚了。”

  说着,就绕过荣曼,向门口走去。他的手刚摸着门把手,就听荣曼说道:“彭书记,等等。”
  彭长宜站住了,他回头看着她。
  就见荣曼快速地拉开桌上的皮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卡,这次是银行卡,真真正正的银行卡。她走到他的面前,拉过他的手,把这张银行卡塞到他的手上,说道:“也许,你反感这样的方式,但是没有办法,这是我一点心意,总站地址还需要你多费心,我还是看中了苗圃那块地,请你多帮忙。”
  彭长宜呆呆地看着荣曼,他想不到,荣曼的角色居然转换的这么快,刚才还是温情脉脉、小鸟依人,现在立马变成一个善于交易的女人,这让彭长宜感到了羞辱,甚至有点愤怒,他正色地说道:“荣总,帮你,是我一个市委书记正常的工作范围,何况,公交这个项目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是亢州的民生工程,我会不遗余力的去做这件事,还是那句话,那块地很复杂,荣总是聪明人,还是不要打那块地的主意吧,咱们踏踏实实、平平安安地先把这件事做起来再说。于你,是个里程碑,于亢州,是个大好事。我知道,搞企业的都很困难,所以,你就不要破费了,如果说到感谢,亢州应该感谢你是,把钱用在实处吧,还是那句话,谢谢你对我的一片心意。早点休息,啊。”

  说完,他伸出手,亲昵地拍了拍荣曼的肩膀,这个动作,让荣曼激动的立刻流出了眼泪……
  彭长宜没有看见她的眼泪,他不能再多停留分秒,大踏步地走了出去,直到出了电梯,走到大厅门口,他才仰起脸,让夏夜凉凉的雨点把脸淋湿,他的心里才算透了一口气。
  “先生,你的伞。”
  服务员追了出来,递给了彭长宜一把伞。彭长宜说了声谢谢后,便“啪”地弹开了大伞,向车走去。
  他对自己今晚的行为很是骄傲和满意,几乎与此同时,他拒绝开人生两项最不容易拒绝的事情,一个是色,一个是财。
  荣曼,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甚至是个非常迷人、漂亮的女人,彭长宜对这个女人从始至终都有着不错的印象,这样一个女人,主动对自己投怀送抱,而且他又是个正常男人,能拒绝开这样的诱惑,自己的确有点了不起。
  彭长宜深知,世上有两种人送钱不能要,一个是女人送的钱不能要,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女人送钱比送色更危险,女人对钱的贪婪,远远大于男人,你拿走她的钱,远比要她的色更让她怀恨在心,因为她的钱,大部分都是她付出了比男人更多的东西换来的;另一种是指向太明确的钱不能要,比如某个项目某个工程,会有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给你送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他在这些项目和工程中得到更多,这种钱非常烫手,收了就得给人家办事,办不了就是隐患,就是地雷,一不小心,就会炸死你。

  今天的荣曼都占了,首先是女人的钱,其次是这钱指向太明确,无论如何,彭长宜是都不能要她的钱的,那样兴许就会惹来麻烦。再有,荣曼对自己动了心,这看似是一对未婚男女的正常交往,但是,放在他们身上就不正常了。一个是市委书记,一方诸侯,掌管着政治经济的大权,一个是商人,有求于市委书记的商人,所以,怎么看怎么都是不正常的。
  在官场上,你往前走的唯一法宝就是别太贪婪,贪婪最终的归宿就是自取灭亡。明智的人贪未来而不是贪现实,贪前程而不是贪钱财。这是铁律,是每一个想往前走的官场人必须遵守的。因为如果你贪了这么一点小便宜,就有可能贻误终生,甚至连体制内的那点工资你都领不到,老本都得搭出去,你就太不划算了。
  彭长宜从宾馆走出来的时候,老顾看见他只拿了一把伞回来,就说道:“就拿回一把伞?”
  彭长宜说:“是啊,我是一人打着一把伞去的,所以就拿回一把。”
  “哈哈。”老顾听了大笑,说道:“那把呢?”
  “那把留下给她遮风挡雨吧。”彭长宜幽默地说道。
  老顾想了想说:“不行,我得拿回来,明天荣曼走的时候,肯定雨就停了,没有风雨可以遮挡了,她就会用不着这伞了,兴许还会把伞遗忘在这里,而我目前正需要。”说着,他就跳下车,猫着腰,一路小跑着进了宾馆大门,跟服务员要回那把伞后,撑开就走了回来。
  彭长宜笑了,说道:“老顾,你真够抠门的,一把伞都舍不得。”

  老顾说:“当然了,这把伞放在那儿,她睡醒一觉,明天走时兴许想不起来还有把伞,或者,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咱这破伞,但我得拿回来,如今这种大伞也要三十多块钱呢。”
  彭长宜对老顾说得话很有感慨,想起了她给自己的那张银行卡,不知道里面的数字,但是他知道,肯定不会是小数。因为荣曼看上了朱国庆想建大楼的那块地,其价值巨大,所以,相应的,卡里的数字也不会小。
  老顾开着车,见市委书记不说话,就诡异地笑了一下。
  彭长宜扭头问道:“你笑什么?”
  老顾说:“没笑什么?”
  彭长宜说:“没笑什么干嘛开着开车,自个偷着笑?”

  老顾直了直身子,说道:“我是可笑我自己,我说我不跟您进去吃饭,结果怎么样,人家根本就没打我的牌,点的是两份餐,座位是两个,人家女士请您吃饭,说不定煞费了多少苦心,才营造了那么一个浪漫温馨的晚餐环境,结果,您却给破坏了,又是加座位又是换房间,我在旁边就看见,人家荣总的脸都绿了。”
  彭长宜没有笑,他说:“别跟别人说这事。”
  老顾说:“看您,我又不是毛头小子了,这么大岁数了,该说的我都不说,何况是不该说的我就更不会说了。”
  彭长宜笑了,这么多年了,老顾还是值得他信赖的,想到这里,说道:“晚上吃的那是什么破东西呀,我都没怎么吃,现在肚子还空呢,中午喝了两瓶啤酒,弄了个水饱,现在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