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4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什么风格?就是让人什么都看不见的风格?换个餐厅,咱们不在这儿了。”说着,就要往外走。
  服务员说道:“是这位女士没有要求开大灯。”

  荣曼说:“那就开大灯吧。”说着,就把大灯打开了。
  彭长宜这才发现,这个包间其实不大。装修得很有情调,完全是俄罗斯风格,餐桌,烛台,水晶吊灯,银质器皿……的确是不需要太亮的灯光。
  彭长宜又发现,其实,这里只有一个小餐台,两个座位,对坐,很适合情侣约会。他进来后,皱了一下眉,说道:“你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其他人呢?”
  荣曼脸上尴尬极了,她说:“行长他们下午就回去了,我是因为等着跟彭书记汇报,就留了下来。服务员,来,给我们加把椅子。”荣曼早就看到了彭长宜身后的老顾。
  老顾也很尴尬,他也是一进屋就看见了两个座位,心想,还是江帆有先见之明,没有跟来。他坐也不合适,走也不合适,就可怜兮兮地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装看不见他,故意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把餐台上的餐具往一边挪,目的显而易见,就是给老顾腾地方。
  服务员说:“要么你们换间大一点的房间?”
  荣曼看着彭长宜,彭长宜故意不看她,问服务员:“有大一点的房间吗?”
  “有的,对面,四人台。”

  “好,给我们换大房间吧。”彭长宜说着就站了起来,跟着服务员走进了对面的房间。
  彭长宜笑了,说道:“容总,不要对付了,你就听我的,总站就建在气象局前面,在路口照样可以建一个首发站。那块地真的别想了。”
  荣曼听彭长宜说得很坚决,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半天才说:“要不,你们再研究研究?”
  彭长宜说:“没得研究了。那块地就是不建大楼,也不会当做停车站的,那块地争议很大,想上的人很多,你搞的是公交事业,要抓住主要矛盾,而不是对地皮感兴趣。”

  荣曼莞尔一笑,不知是要求得不到满足还是因为鸡尾酒的作用,脸上荡起了红晕,煞是好看。
  走出这家餐厅,天空上飘起了小雨,老顾早就拿着伞等在门口。彭长宜接过伞,说道:“荣总,这把伞给你,我们要回去了。”
  不知为什么,荣曼的头就有些晕,她踉跄了一步站稳后,歪头看着彭长宜,说道:“我能提个小小的要求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请讲。”
  “我想请彭书记送我过去,然后再把伞拿回来,怎么样?”说着,仍然歪着头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感到此刻的荣曼,有着万种的风情和娇态,他故意大方地说道:“没问题,彭某荣幸之至。”说着,他冲老顾伸出手,老顾就又给了他一把伞。
  荣曼有些失望,但还是接过彭长宜递给她的伞,独自一人打着,在前头带路。
  彭长宜打着伞,跟在荣曼的后面,他们走了也就是二多米的路,就进了宾馆。
  宾馆的门口,早就有服务员接过他们的雨伞,给他们挂在门口的挂架上。

  彭长宜刚要跟她告别,荣曼用手扶着额头,看着彭长宜,楚楚地说道:“彭,麻烦你扶我进去。”
  也可能是荣曼真的头晕,也可能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荣曼真的有些脚步不稳,无论如何,彭长宜都不能让荣曼在门口失态的。他点点头,把胳膊伸给了荣曼。
  当彭长宜无意碰到荣曼的手后,他感到这个女人的手有些冰凉,并且有些微微颤抖。他便挽着她,走到了电梯里,按下了荣曼说出的楼层号的按钮。
  电梯里没有人,荣曼没有松开彭长宜,反而更紧地靠在了他的身上,此时,彭长宜感到她的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荣曼紧紧地抱着彭长宜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臂膀上,从他胳膊的肌肉硬度中判断,这个男人,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心,都应该是那种力量型的男人,这种力量加上先前的那种温暖,彭长宜应该是自己向往的那种可以依靠的男人。
  彭长宜感到了荣曼抱着自己胳膊的动作有些异常,他欲抽出胳膊,但是被荣曼更紧地抱住了。他就僵硬地伸着胳膊,硬挺挺地站立在电梯里,目不斜视,任由荣曼靠着自己。
  彭长宜心里就打开了鼓,是不是荣曼看上自己了?那可不行,部长早就说过,有两种女人不能碰。自己可不想做那只比飞蛾还愚蠢的虫子。但是,他似乎感到了荣曼的小手在往自己的手心里钻,直感到自己的手心有种绵绵的酥软,他下意识地抬起手,不想他的手被荣曼控制住了,随后,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里多了一件东西,他不用看,就知道那是一张银行卡。

  他一怔,说道:“荣总,你这是干嘛?”
  荣曼抬头,看着他,双眸含情地看着他,柔声说道:“我喝了酒,眼睛不好使,请你替我开门。”
  什么?是门卡,不是银行卡!
  彭长宜有了瞬间的尴尬,他有些羞愧,但又无可奈何。
  也可能是荣曼意识到了什么,她仰起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彭长宜也看了她一眼,见她面含浅笑,脸上有一种和风细雨般的温情,那一刻,彭长宜有些恍惚,如果荣曼不是商人,如果荣曼不是有求于他,也可能,她的的这种温情会像轻缓舒柔、凝然隽永的春风,温润地掠过他的内心,熨过他内心的沟沟壑壑,抚慰填补着他的每一处微小的缺失。但现实中的荣曼肯定是不行,所以,他是不容许自己在荣曼面前有丝毫的放纵行为的。因为,荣曼,不是陈静,更不是丁一,她是商人,是在商海里摸爬滚打过、经过风雨见过世面的商人,有着他永远都未知的方面,这一点,彭长宜心里清清楚楚。

  出了电梯,荣曼见彭长宜对自己始终都是一本正经,无动于衷,而且礼貌有加,她便有了深深的失望,就慢慢地松开他的胳膊,理了理头发,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彭长宜按照房卡的位置,找到了荣曼的房间,替荣曼打开房间的门,将门卡插上,点亮了房间里所有的灯,给她拉上了窗帘,然后温和地说道:“好了,我该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着,就转过身去。
  荣曼当然不想失去这样的机会,她一下子就抱着了彭长宜,脸贴在他的坚实的后背上,喃喃地说道:“彭,留下,陪我……”荣曼的声音里就有了一丝哽咽。
  彭长宜闭上了眼睛,从后背处传导过来的荣曼身体的绵软和淡淡的香水味道,让他的心一颤。他将自己的两只大手,覆在前面她抱着自己的颤抖的小手上,想掰开,但是又有些虚弱无力,他的心也狂跳了起来,手就有些颤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