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杰克也用生硬的中文说道:“你、好。”

  江帆看着他们俩个人,只是微笑着,不说话。
  彭长宜又和叶桐寒暄了几句,就说道:“你们玩吧,我们再转转就回去了。叶桐,有时间去亢州做客。”说着,就跟叶桐握手,然后又握着杰克的手说道:“欢迎你也一块去做客。”
  叶桐给杰克翻译着,江帆也跟杰克和叶桐握手后,嘴里说道:“good-bye。”
  “good-bye。”杰克跟他们摆手。
  彭长宜也和他们摆手再见,快步走出牛郎织女的家。
  江帆跟在他的后面,说道:“长宜,怎么搞的?”
  彭长宜回过头,看着他说道:“怎么了?”
  “怎么这么没有风度?”
  彭长宜眨着眼说道:“我怎么了?”
  江帆说:“叶记者当年没少帮咱们的忙,你看你,没说两句就把人家凉那儿了。”
  彭长宜说:“不凉那儿怎么着,说多了不好,让人家男友起疑心就更不好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我那是打着结构调整的名义,实际上就是想治理那些污染企业。”
  江帆说:“不管你的主观想法是什么,这个决策都是正确的。开发区,土地珍贵,是要引进一些效益高、污染少的企业,我跟你举杰克的例子,就是这个意思。”
  彭长宜看着他点点头。
  江帆又说:“长宜,你如今是市委书记了,许多工作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了,把工作调动开后,利用休息时间充充电是有好处的,这样才能与时俱进,才能不落伍。”

  彭长宜说:“说得太好了。是要学习,不学习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不说别的,就说给我们上课的那个姑娘吧,我看她的年纪也就是二十五六那样,但她是满腹经纶。讲起***思想和党的执政能力头头是道,比起我们这些基层官员都精通,而且好多观点包括看问题、处理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都比我们还门清,这样一比较,不学习的确不行喽——土皇上会被淘汰的。”
  江帆说:“是啊,我现在工作比较清闲,我就把廖书记所有的讲话都找出来研究了一下,尤其是春天他在全省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在培养和任用干部的问题上,就很有新的思想和新的见解,他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解放思想,加强政治和当前各种知识的学习,倡导建立学习型的政府和干部。所以,不学习肯定就会落伍。”
  彭长宜很有感触,说道:“市长啊,您知道您这一走,损失最大的就是我,我怕自己太肉麻都不忍说了,跟您在一起,总是能长知识,长见识,受益匪浅。”
  江帆笑了,看着他说道:“我这一走,你一下子当上了市委书记,简直是飞跃。假如我不走,你还跟我泡,兴许就没有这么大成色了,应该说是我耽误你才对。”
  “您说这些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话,严重脱离事实,我知道自己有多重,也知道自己幸运,就像相声说的那样,赶上这拨了。”彭长宜接着说:“您不知道,我的官位是提高了,但是肚子里却空了,真的。”

  江帆知道他是谦虚,就说道:“怎么会呢,组织上是绝不会让一个空空如也就人去当市委书记的,你那样说,太小瞧组织了。再说了,你的实力我是了解的。”
  彭长宜赶紧说道:“那都是以前的沉淀,现在真的被掏空了,前些日子,我有一个不错的同学就批评我说,说我犯了项目急躁症,我的确是这样,为什么,就是肚子空了,知识空了,心也就空了,干事就没底气了,容易犯浮躁的毛病。充电,是我眼下必须要进行的。”彭长宜端起杯,跟江帆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大口。
  两人很快将老顾要的六瓶冰镇啤酒喝完后,又一人吃了点主食,他们就来到老顾说的房间,这个农家乐很干净,江帆和彭长宜躺在床上后,很快就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下午,很晚的时候,他们才往回走。半路,彭长宜接到了荣曼的电话。
  原来,荣曼是跟着锦安建行行长来省建行攻关来了,要求见彭长宜一面,把这次来省城办事的事跟彭长宜汇报一下。
  彭长宜问清了她入住的宾馆后,就立刻答应马上赶到她哪儿。
  挂了荣曼的电话,彭长宜说道:“市长,晚上一起去吧?是我们那里的一个企业家。”
  江帆早就听出了是一位女士给他打的电话,他戏谑着说道:“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

  “哈哈。”彭长宜笑了,就将荣曼这个项目跟江帆汇报了一遍,说道:“这次您该明白了我们是什么关系了吧?”
  “明白是明白了,那我也不去,人家女士兴许刻意找这么个机会跟市委书记汇报工作,我才不当不受欢迎的人呢?”
  “哈哈。”彭长宜笑着说:“您太抬举长宜了,我哪是那么有魅力的人?”
  江帆说:“不是我把你想成什么人,是你本来就是魅力四射的人。所以,我还是不打扰你了吧。”
  彭长宜说:“?您真的多想了,我百分之二百跟您保证,什么事都没有,保证连一点点的心理活动都没有过。再说了,人家是企业家,我就是再魅力四射,也是不敢跟这些人魅力四射的。”
  “哈哈。”江帆也笑了,说道:“我这是跟你开玩笑,我知道你不会,但那我也不去了,因为,我去了的确不方便,你想想,人家是要跟你这个市委书记汇报工作,可能还会汇报一下公关的细节,我一个旁人听不合适,不听也不合适,所以,出于对人家的尊重,我也不能跟你去。”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好、好、好吧,其实,我也是想找个旁人跟着。”
  江帆笑着说:“怎么?避嫌?你有老顾啊,别想那么多了,只要心里坦荡荡,就什么都不怕。”
  “呵呵,那倒是。”彭长宜不好意思地说。
  把江帆送到他宿舍后,彭长宜他们就直接去了荣曼说的那家商务宾馆,给荣曼打电话,才知道她已经在宾馆附近的一个地下的喀秋莎餐厅里等他了。
  此时,省城早已经是万家灯火。
  彭长宜让老顾跟着自己一块进去,来到荣曼说的这家地下餐厅,这是一家典型的俄式餐厅。从旋转门进去,沿台阶而下,进入到一个宫殿般的世界:高达七八米的屋顶,华丽镀金的大吊灯,四个青铜大柱子如主心骨一样立于中央,身穿黑色“布拉吉”连衣裙、外罩纯白小围裙的服务员站在桌边,桌上铺着浅黄色的桌布,摆放着高脚玻璃杯、暗红色的方形餐巾。整个餐厅,既华丽贵气,又古朴庄重。?这是一家封存着红色年代许多集体记忆的西餐厅。俄式装潢富丽堂皇,明亮的刀叉酒杯代表着当时较时尚的用餐规格,大厅里,回荡着乐曲《喀秋莎》,熟悉这首曲子的人们,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那曾经燃烧着红色激情的岁月。

  彭长宜被服务员领进一个小包间,进去后,有了一瞬间的不适应,他下意识地揉揉眼睛,说道:“怎么这么昏暗?”
  这时,荣曼从座位上站起,说道:“这家餐厅就是这样的风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