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89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还是云密布,转眼之间太阳又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驱散了满天乌云,碧空如洗,经过这场暴雨的洗涤,色彩变得越发鲜明。拥挤在屋檐血癌避雨的游客开始散去,两人却仍然没有分开的意思,两人拥在一起,这种蚀骨的滋味让他们有些依依不舍,周围也有五六对情侣像他们一样紧拥着,这让他们显得并不是那么引人。
  那天,在公话亭发生了第一次,后来,两人有了孩子,虽然女人心里明白小老鼠是个花心的男人,可毕竟对自己还算是不错,一步错步步错,女人一旦连孩子都有了,对很多事情也就不会过于较真的,女人也只能安慰自己,这就是自己的命吧。
  这次,为了生意上诸多矛盾,自己早就对他说过,不要采取极端的方式处理问题,否则,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毕竟现在是法治社会。秦书凯副市长出事后,小老鼠第一个就被公丨安丨带走,公司被查封,所有人接受调查,那就说明这次即使不是他做的,公司也会无法生存下去了,因为他已经成为打击的对象了。
  小老鼠的老婆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刁一品。
  刁一品听说秦书凯被人刺杀后,第一想到的就是小老鼠,他认为那天自己对他说的话,肯定让小老鼠相对秦书凯采取措施,后来小老鼠被抓走,他的公司被查封,刁一品就认为这个小老鼠那是出不来了。
  今天,听说小老鼠的老婆胡楠出来,就过来看看,顺便打听打听,小老鼠在家里是不是说过什么?
  刁一品前一阵倒是经常来家里跟小老鼠喝酒,看到刁一品进门,小老鼠的老婆胡楠冲他勉强笑笑,笑得很苍白,指了指上方的楼:“我们去天台喝酒!”她一手拎着那一大瓶芝华士,另外一只手夹着两个高脚酒杯螺旋楼梯走了上去。

  刁一品猜想这女人此刻的内心一定是孤独并彷徨的,从第一次见到胡楠开始,他就感觉到自己和这个女人认识很久,对这个女人很有好感,不知道她这种气质超凡脱俗的女人当初为什么看上流氓小老鼠,现在有必要在胡楠孤单的时候帮她分担一下。
  刁一品赶紧跟了上去,楼上的阁楼空空荡荡,摆放着一些石膏像,还有一个画架画架上还有一幅尚未完成的油画,色彩斑斓的漩涡中有一片苍白的枯叶,刁一品被这画面吸引住了,虽然刁一品对油画的鉴赏能力几乎等于零多少也琢磨出了其中的几分味道,画这画的人内心一定很孤独。
  他实在是有些纳闷,如此具有艺术细胞的女生,怎么会喜欢跟小老鼠这样的土豪一块过日子?
  胡楠站在天台上,向他招了招手,一轮明月静静挂在空中,静谧的光芒无声洒落在大街小巷,虽然还不到十点,可是城内的住户多数已经熄灯,从他们所在的天台望去,整座小城多数已经沉浸在黑暗中,只有远方闪烁着几点灯光,胡楠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我妈妈曾经告诉我,女人来到这世上本来就是受罪的!”
  刁一品笑着摇了摇头:“只要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就算是受罪也值得!”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能够真真切切的活着,本身就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他不会对生活发出任何的怨言,如果要是像李伟高那样不得善终,那才是最悲惨的。

  胡楠显然无法理解刁一品的观点,小声道:“有时候我甚至想,也许只有人死后才能享受到永远的宁静,不必考虑人世间的纷纷争争,不必考虑人和人之间的尔虞我诈。”
  刁一品咕嘟喝了一大口芝华士,这洋酒多喝两口居然能够品出一点香味了,刁一品自从做了常委,对酒的品悟能力又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现在已经能够品味洋酒了。
  胡楠突然产生了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自己心中的苦闷恐怕这厮不会明白,就算他会明白,自己也未必会说给他听,毕竟她和刁一品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可胡楠马上又想到,自己现在所需要的并非是一个知己,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倾听者,一个酒友,至于这个人是男是女,是熟悉还是陌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刻正真实的站着,陪着自己欣赏清冷的月光就已经足够。
  想起月光,胡楠下意识的仰起俏脸凝望着空中的那阙明月,月光如霜为她美丽的轮廓笼罩上一层圣洁的光华,刁一品端着酒杯静静欣赏着胡楠的风姿,就像望着一朵悄然绽放的暗夜百合。
  胡楠趴在阳台上,假如身边没有刁一品的存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心情,该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和寂寞,想到这里她对身后的刁一品忽然产生了一种感激。
  刁一品凑了过来,和她并肩趴在阳台上,夜风轻拂,带着胡楠诱-人的体香飘到刁一品身边,刁一品学着胡楠的样子轻轻摇曳着酒杯,可惜旋转的有些过了,琥珀色的液体有少许滴落了出来,引得胡楠不禁笑了两声。
  “心情好些了?”
  胡楠点了点头:“因为你的存在,我忽然感觉到这世上比我不幸的人还有很多,毕竟在我孤独的时候,还有人过来陪我!”
  刁一品有些纳闷的看着她:“我究竟哪儿比你不幸?”
  胡楠嫣然一笑,却没有回答刁一品的问题,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豪放的饮态比起刚才的矜持更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美态。

  胡楠道:“你整天高高在上,不懂得这世界的肮脏和险恶,如果你要是在下层,你就会慢慢忘记你的梦想你的希望。”
  胡楠的语气像是在教训一个不通世事的小弟弟。
  刁一品不服气的反问道:“你的梦想是什么?”胡楠将两杯酒倒满,和刁一品碰了碰居然又是一口气喝干,她凝望夜空若有所思道:“在我小时候曾经想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又想成为一名军人,所以心里永远有种英雄情结。”
  这个也是她嫁给小老鼠的原因之一,这些年她一直在思考。
  她放下酒杯,双眉颦蹙现出无限的哀愁,一双嫩白的美足轻轻踢掉了拖鞋,轻踏在微凉的地面上,舒展双臂,宛如一只优雅高贵的天鹅静静伫立于月光之下,黑长的睫毛微微垂落海中终于找到那难得的宁静,仿佛世上的尘嚣顷刻间离她远去,整个天地中只剩下她自己一个。
  刁一品被胡楠的舞姿之美深深震撼了,心随着胡楠的舞姿而律动,眼前的女子仿佛是上精灵,这样曼妙的舞蹈原本不属于这喧嚣的人间。
  胡楠越舞越疾,嫩白双足在原地旋转起来然脚下一滑失去了平衡,向地面上倒去,刁一品第一时间冲了上去,搂住她的娇躯,两人如此近的距离下,他清晰的感受到胡楠灼热的呼吸急促的心跳:
  “你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