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0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干部考察制度和考察程序都很严格,这样,才会将各方背后较量均衡后的结果落实下来,并且,不会让人抓住什么把柄。这样的人事任命才合格,要不,在公示期间或水在网络上提出什么质疑来,不仅仅是柳省要给质疑,中组部也会受到质疑。
  程序上的事情做过了,自然就要先请领导们入住。省委书记这时也就将配合中组部工作的任务交给组织部,组织部长也就点了周诚的名来具体负责,这样,周诚出现在中组部面前也就是为工作,而不是为了自己进步的机会。
  当然,有明白的人也就能够提前看出些东西的,省里这样安排,其实也是在给人打预防针。如今还不明白的人,等周诚做到那个位子后,回想这时的安排,也就能够体会到内在的东西。其实,任何一次组织任命之前,也都是有一些迹象的,才不会让人感觉到突然和不可思议,同样,周诚能够有表现的机会,也会让更多的人认同他的工作能力。
  中组部的工作在柳省至少有一周,但要考察的人不少,涉及面又广。省里对工作的日程安排也是要费脑筋的,将到来的领导们分组进行工作,严副部长进行坐镇统筹,这样会节省一些时间。吃饭之前,周诚也就单独请求面见严副部长,要将工作安排情况进行请示,答复之后,省里也才能将这些事往下面传达。
  要考察干部,下面的人也是要有所准备的,要不,对某一干部进行群众评议,但那时间干部群众都忙工作去了,留下来的人都不足半数,群众评议也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这样的工作安排周诚自然熟悉,但却是要请示严副部长的。见到严副部长之后,先道了辛苦。周诚要是如愿以偿地往前进一步,今后和严副部长之间的工作接洽也就会更多的。两人在房间里先喝茶,说了先柳省的组织工作,周诚自然要将自己在省里的工作情况简要地说说,虽不是正式的工作汇报,却也要让严副部长知道自己的一些工作绩效。特别是在柳市和南方市进行的干部考核制度的探索,如今的试点情况和干部们的反应,也都要进行汇报。严副部长对这很有兴趣,作为老组织的人,身居高位但组织部体系里的工作和对干部人事的考核,一直都是怎么样的状况,严副部长自然是明白的。柳省有这样的探索,有着的成果,中组部也是乐意见到的,也是乐意推动的。

  对周诚的工作安排,严副部长表示赞同,同时,也表示要亲自看一看柳省的对干部考核制度的实施情况,能够见到第一手材料,也能够亲自和干部们说一说,听一听干部真实的想法。
  周诚知道,在柳市和南方市,干部们对这些考核的制度是支持的,对工作的推动有着很多的动力。特别是柳市开发区和南方市的经开区里,都是杨秀峰做过工作,对这一制度的认同感较好,不怕领导检查或私下接触干部们。当下就表示欢迎严副部长亲自下去看看,周诚要不要亲自陪着,也请严副部长示下。
  严副部长表示省里安排一两个人带路就可以了,也就是看看,不做结论。周诚得知严副部长的意思,也不会将这一消息往下传,让下面有所准备了,反而不好。再说,周诚真要给徐燕萍或肖建海进行招呼也不可能。当然,南方市这边的路况太差,严副部长就算精神旺健,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往南方市走。
  去柳市才是最可能的。
  安排好后,周诚在吃饭之前,给杨秀峰打了个电话,说起之前的干部人事考评制度,说来的对此很有兴趣,会在近期到实地看一看的。也不会直接说严副部长会怎么样,但杨秀峰也得到中组部到柳省的信息,自然能够听得出来,也能够琢磨到中组部的人可能要到柳市那边去。
  周诚不知道杨秀峰和徐燕萍的隐秘关系,但表面上的领导与被领导之间的关系却是有的,而今后徐燕萍往上一步,进到省政府里出任副省长的可能性不小,杨秀峰此时卖一个人情去,对他今后也是有好处的。周诚没有将自己的意思明说出来,也能够预料到杨秀峰会这么做。
  徐燕萍自然就得到了中组部主要领导要到柳市实地走访干部考察制度的问题,但市里不会进行任何布置的,就算是布置,也只是将一些资料整理好,万一领导要这样的资料市里没有健全,那就会给之前的工作抹了黑。
  陈静得知消息后,还特意地给杨秀峰打电话去,要讨论开发区那边怎么准备。杨秀峰说就让观众照常进行,她自己心里明白就是了。特意做准备,中组部的人还能看不出来?
  一周之后,中组部的工作也就结束,对于这次到柳省来考察,一直都很低调的。严副部长对外只是表示是中组部的日常工作而已,每一年都会不定时不定次数地在下面省里做同样的考察工作。工作结束前的与柳省的交流沟通,交换意见中,也很低调地将全省的组织干部工作泛泛地进行了表扬。具体的点,确实放在了柳市开发区里的干部考察制度,严副部长说这一探索和实施有新意,会在找时间作为一个专题来进行更全面的考察。

  这一番话,虽说是正对柳市开发区的,实际上却是牵涉到了两个人,一是周诚,二是徐燕萍。
  中组部的人走后,省里杂乱的声音也就消散。严副部长的话,对柳市开发区的赞誉,也使得南方市这边对推行干部考察制度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省委组织部自然会将这一工作作为当前的重点来看待,周诚也就在中组部的人走后,带人往南方市而来。
  相对说来,柳市那边的做法时间长些,也总结出不少的成果了,而周诚此时也不宜见徐燕萍的。到南方市,杨秀峰已经在县一级进行试点,是不是也能够取得最佳效果,就需要省里更强劲的支持。
  周滔和腾云得知这样的消息,也是很兴奋的。肖建海虽说在市里是抓人事干部工作的,但这样的试点是杨秀峰在市委常委里通过,而他在讨论中表示了沉默的,此时,就算有些后悔却也难以补足,唯有在具体态度上来多进行配合。

  杨秀峰和周诚都不会理会肖建海怎么做,肖建海下要从中捞取政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虽说中组部离开后,省里的声音都静下来,但离最后的定局却近了。杨秀峰在见到周诚之后,见他情绪很高,说,“周哥,这下该是吃了定心丸了吧。”周诚笑笑地,没有答。
  这一次京城那边动作不慢,中组部回去之后半个月,也就对省里的副省长一职有了定论。陆庭奥副省长病情已经稳定,中纪委还没有对他做出什么结论,病情虽稳定了,但却在治疗中,总要让他先治疗,对这些本来死不足让民众解恨、死不足以让他自己洗脱罪恶的人,党和组织这时却体现了足够的人情人性的一面。或许因为这样,才会让那些当权之人,心里更生出了为一己私利而罔顾法纪。从另一个角度说来,其实也是上一级的领导们,担心自己处在陆庭奥之流处境下,也给人这样收拾了。

  日期:2018-05-2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