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4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个人都有礼物,只有乔姨没有,杜蕾看着丁一,丁一笑了,转身去了洗手间,洗完手出来后,坐在了饭桌上,她笑着跟乔姨说:“没有您的礼物,丁教授说给您的礼物都在新加坡,让您自己去拿。”
  “哈哈。”陆原和杜蕾都笑了。
  乔姨也笑了,说道:“这个老东西,本来我不想去,但是小原偏让我过去照顾他,既然你们都嫌弃我,过几天我就走。”
  杜蕾说:“在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嫌弃您。”
  玻璃幕是双层的落地窗帘,此时,窗帘早已经被秘书拉开,而且还有两扇窗户打开通风,江帆看了一会后,就回到了办公桌前,展开了摆在桌上的文件夹,看着传阅过来的文件,这时,他就听到了楼下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他侧耳听了一下,这些声音越来越乱,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他绕过办公桌,来到窗前,就看见了下面有一群人,一看就是上丨访丨的人群。这种现象,在各地的政府工作中,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他本想回到办公桌继续看文件,但是看见了底下的人群中有人打出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请新市长出来接见我们。”他的脑中立刻就闪现出要亲自下楼去处理的念头。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阆诸不是亢州了,也不是他支边的地区,他对这里的情况还一点都不了解,冒昧出头只会添乱,尤其是对于眼下风雨飘摇的阆诸。
  显然,他目前还不是“新市长”,他只是一个新的代市长,过一段的人代会后,这个称呼才真正属于他。他有些自嘲地坐回到办公桌,但同时,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又回来了,他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是的,我就是市长,代市长也是市长。
  必须尽快适应这个角色转换的过程。其实这个过程只是他一人的心理过程,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市长。是的,他不再是那个支边干部,这里也不在是边疆,这里是阆诸,他就是这个地级市的代市长,就跟他是亢州市长一样,他不在是篮球场上的左突右杀的运动员,也不是职场上打拼的小职员,说白了,他不再是一个去具体解决问题的人,而是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同时必须安排人去解决问题的人。他不能事必躬亲,更多的是去组织协调,就像樊文良说的那样,一把手的主要工作就是协调,一把手的领导艺术就是协调的艺术!

  上丨访丨的人群堵住了政府大门后,常务副市长鲍志刚给他打来了电话,向他汇报了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是怎么回事,然后主动表示下去处理这事。
  原来,这些人是这片办公区土地的主人,这里最早是阆诸棉纺一厂和五厂的厂区,阆诸是京州省的棉花主产区,曾经遍地都是棉纺厂。自从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后,农民自主种植,棉花产区逐渐缩小,到了现在几乎没有种棉花的了,这些棉纺厂倒闭的倒闭,改制的改制,一厂和五厂早就闲置多年了,这次政府本着盘活土地资源,征用了这两个厂区,一部分用来建了办公楼,一部分用来搞了城市绿化,美好了城市环境。由于这块土地最初是划给阆诸私人控股的商贸集团,是商贸集团以土地置换方式,跟政府达成协议,政府原来的办公地点被阆诸商贸集团盖起了现代化的商业大厦,而这里,就成了政府办公区。棉纺厂的工人自然就归了商贸集团,商贸集团根据企业性质,录用的员工全都是年轻的有一定外貌条件的员工,经过上岗培训后,进入集团各个岗位。这部分员工在棉纺厂职工中占总数的五分之一都不到,其余大部分都在买断工龄的范围内。所以,这部分工人在原先工会主席的带领下,总是不断上丨访丨告状,告这里面有黑幕交易,他们闹腾有两年了。现在,他们告的人已经被双规,他们这次来的目的非常明确,希望政府尽快落实政策,给他们工作岗位,让他们吃上饭。

  江帆无法断定这里面跟老干部告官有什么必然联系,在听完了鲍志刚简短的情况说明和他的主动请缨后,他表示同意由鲍志刚出面解决这事,然后慢慢挂了电话。
  他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下去,尽管刚才自己有过短暂的思考过程,没有贸然采取行动,但至少说明了有一位副市长主动跟他汇报并请缨处理这事。
  但很快江帆就对这位副市长失望了,因为他并没有下去,而是让主管这项工作的副市长段金宝下去了,随段金宝下去的还有政府办公室主任刘守义。
  江帆微皱着眉,难道是自己离开内地太久了,跟眼前的形势有些脱节?说真的,如果不是刚才看到横幅上那个“新市长”的字样,如果不是突然想起樊文良的嘱咐,现在,走进人群的恐怕不是段金宝,而是他了。
  他估算了一下人数,尽管不算多,但一二百人还是有的,按说,也是一个不小的群体xing事件了,为什么整个大楼里的人显得这么泰然?
  无论心中有多少疑惑,他都必须压下,他应该向市委书记佘文秀汇报这事。说不定,此时,早就有人跟佘文秀汇报了,如果他有兴趣,也许早就站在后窗户上,俯视着政府广场上发生的一切。
  拿起内线电话,给市委书记的办公室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秘书,江帆自报家门:“我是江帆,请佘书记接电话。”
  佘文秀接过了电话,江帆简单地向佘文秀汇报了这件事,但似乎这位市委书记比常务副市长鲍志刚还表现的不以为然,他说道:“我已经知道了,就让志刚和金宝他们去处理吧,你不要出来见他们,你的任务就是熟悉工作,熟悉环境,等过了两会再正式进入工作不迟,阆诸,有的是工作等着你去干呢。”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也是江帆来到阆诸后,市委书记第一次这么跟自己说话。而且口气不容置疑。谁说他为人和善?这几句话说得既霸气又无懈可击!难道,对两个性格不同的市长,他也要采取两种不同的相处方式吗?
  江帆笑了一下,无论如何,自己还是代市长,真正成为市长,还需要一个过程,一个在市委影响下的人民代表的投票选举过程,不过想想佘文秀还是为自己好,他不希望自己过早卷入是是非非中。

  或许佘文秀说的对,他的确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进入角色。反正,这段时间也没有什么要紧的工作,马上就要进入到全年的工作末了,这段时期的政府各项工作都将进入收尾阶段,合上他们的节拍,才是他眼下最需要做的。根据鲍志刚的汇报,棉纺厂工人上丨访丨似乎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再怎么着,自己也不应该在下车伊始,陷入不知道的战局里去。何况,还有佘文秀这个市委书记主持大局工作。

  如此安慰了自己一番后,江帆端着杯,走到饮水机旁,沏了一杯水,他这才想到他的新秘书辛磊不知去了哪里,按说,发生这样的事,第一个该向他汇报的应该是辛磊。但显然辛磊今天是来了,不然,窗户是谁给他打开的?
  江帆放下杯子,走出去,来到对自己办公室对面的房间,敲门,里面没人应声,辛磊不在屋子里,他又走了回来,这时,紧随他身后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政府秘书长肖爱国。
  看到肖爱国那一刻,江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说:“辛磊去哪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