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8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办法,我只能把宝林推出来,好在我给了他两千万块钱之后,他把人放了,并且最后一次跟我通电话的时候说,他已经决定去国外了,根据他的经验,落到丨警丨察手里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孙维林脸上阴晴不定,问道:“既然这件事已经摆平了,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陆建岳犹豫道:“我有点担心……我就怕宝林口是心非,继续待在国内……我听说他在东江市的时候私下见过吴法名,不知道他是不是跟你也联系过……”
  孙维林似乎明白陆建岳的用意了,很显然,他是在担心宝林投靠自己,不过,张宝林要是真的投靠了自己的话,一切事情就简单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里却说道:“陆老大,我们交往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我这人有洁癖,别人用过的男人或者女人我是从来不会去碰的。
  你放心,我对宝林没有兴趣,这种人我躲着他还来不及呢,不过,你可别又搞出第二个唐萍来,如果你无法摆这件事,你就要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负责……”
  陆建岳说道:“只要你别插手,我就能摆平这件事,我也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或者吴法名插手这件事,我可就没办法了……”
  孙维林哼了一声道:“我还懒得管这些事呢,总之,宝林可不是一般的人,我都怀疑你能不能摆平他,不管怎么样,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陆建岳点点头说道:“这个人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我当然不会掉以轻心,不过,我还要最后跟你谈谈陆家镇项目上的事情,这个项目我必须拿到……
  说实话,你这些年几乎吞并了老二的大部分资产,总要给我留下一点吧,如果拿不到陆家镇的项目,我在W市如何立足啊……”
  孙维林说道:“陆老大,你这话我就听不懂了,做生意嘛,全靠自己的本事,我又没跟你抢陆家镇的项目,能不能拿到手全看你自己,再说,陆家镇不是你的老窝吗?拿个项目怎么就这么难呢?”

  陆建岳不好意思说自己兄弟内讧的事情,只想逼一下孙维林,说道:“实在不行的话,我还是亲自和你爸谈谈……”
  陆建岳还没有说完,孙维林就打断了他说道:“你不用跟他说这件事,他已经明确表态了,鉴于目前的形势,他不好插手这件事,你还是想其他的办法吧……”
  陆建岳站起身来说道:“这么说你们是见死不救?”
  孙维林见陆建岳要翻脸的样子,只好缓和了语气说道:“陆老大,你未免也说的太玄乎了吧,不就是一个项目嘛,什么死呀活的,有这么严重吗?就算陆家镇项目拿不到,你可以干别的啊,难道你还想把所有的钱都赚到自己口袋里?”

  陆建岳说道:“对你来说确实无所谓,可对我来说关系到家族的发展根基,并且我为了这个项目已经花费了一大笔钱,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被别人拿走……”
  孙维林惊讶道:“怎么?难道还有人在暗中和你竞争?”
  陆建岳含糊其辞道:“看上这个项目的人多了,可谁能拿到土地,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孙维林想了一下说道:“我对农村的土地政策还真不是很了解,这样吧,我抽空问问那边的情况,如果能帮上忙自然没话说,如果实在帮不上你也不要怨我……”

  陆建岳点点头,说道:“那我就等着你的回话……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父亲了,不过,你替我转告一句话,你告诉他,我年纪也不小了,不想把老骨头仍在国外,今后还要让他多多关照……”
  孙维林看着陆建岳上了车,嘴里骂道:“老东西,你也配威胁老子?就先让你清净两天……”
  说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道:“法名,你知不知道张宝林在哪里?我明天就去东江市,你一定要找到他……”
  陆建岳晚上回家的时候,看见陆琪和老婆宁化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偶偶私语,心里忍不住一阵纳闷。
  因为女儿自从这次被绑架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不再像以前那样总是在外面野了,而且好像连性子都变了。
  除了对他不理不睬之外,整整三天足不出户,就像一个孝顺的女子一直陪在她母亲身边,并且好像母女俩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引起陆建岳的疑心,陆琪对他不理不睬在他想来应该是宁化雨在女儿面前说了他的坏话,甚至还有可能告诉他自己曾经对她动过手。
  至于陆琪的性子好像也变得温顺了不少,陆建岳则把这种变化归咎于这次绑架带来的效果,说实话,女儿的这种巨大转变还应该感谢宝林呢。
  当然,陆琪回来之后,陆建岳把她单独叫到书房询问过绑架的经过,按照陆琪的说法,那天她根据宝林的安排急急忙忙感到陆家镇监视陆鸣。

  可没想到在车上抽了一支烟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昏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而那包烟就是宝林送给她的。
  事实证明,越是简单的情节越容易让人相信,陆建岳对女儿被宝林绑架深信不疑,为了挽回一点做父亲的尊严,他悄悄告诉陆琪说:
  “宝林绑架你四叔确实是我的授意,我只是想让你四叔暂时离开陆家镇一段时间,并没有恶意,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被宝林利用了,
  他不但敲诈了你四叔的家里人,而且还趁机绑架了你,并且还狮子大开口问我要三个亿呢,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想在金盆洗手之前神不知鬼不觉地敲诈一笔钱。”
  “那他最后怎么突然放了我,难道你该了他三个亿?”陆琪明知故问道。
  陆建岳做出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说道:“钱不是我考虑的首要因素,我主要是考虑人的安全,所以我不敢贸然报案,何况,他绑架你四叔确实是我的主意,可谁能想到宝林的狼子野心呢?”

  陆琪只是执着地追问一件事。“那你究竟给他钱了没有?给了多少?”
  陆建岳还以为女儿是在心疼钱呢,于是满不在乎地说道:“哎,这事就别提了,只要你和四叔没事就万事大吉了……
  不过,你非要知道的话,告诉你无妨,只是出去千万别告诉任何人,也不要告诉你母亲,要不然她又要跟我吵了……”
  “哎呀,到底多少?”陆琪不耐烦地问道。
  妈的,怎么偏偏在老子面前还是这副臭脾气呢?一点都没改呢。
  陆建岳有点恼火地想到,嘴上却小声说道:“实话告诉你,为了让他释放你四叔,我给了他五百万,而你的价钱自然比你四叔高,我最后给了他两千万……”
  至此,陆琪算是把陆建岳虚伪的本性看透了,不仅虚伪,简直就是满嘴谎言的骗子,由此更加坚定了认祖归宗的决心。
  “你们娘俩在说什么呢?”陆建岳把外套仍在沙发上,难得地笑问道。
  宁化雨说道:“你回来了,我正好有件事想告诉你,我准备跟女儿去陆家镇住上一段时间……”
  陆建岳惊讶道:“怎么想起去陆家镇了,四弟眼下可能正生气呢,这个时候跑去是不是……”
  宁化雨说道:“我又不是去他家,我是想去山上的庙里面修行一段时间,顺便散散心……女儿能安全回来全靠菩萨保佑,难道不应该好好烧几注香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