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48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源站起身来说道:“那好,时间不早了,休息一下吧……对了,明天三分局局长廖燕北要来这里,他想跟你谈谈那个绑架案……”
  徐晓帆惊讶道:“你怎么能让他来这里?”
  卢源笑道:“怎么?难道你还信不过他?这小子可是一个深藏不漏的人,也是我帮你找的援军,将来早晚你会用到他……”
  枝江从盘龙涧出山之后,由于地势渐渐变得平坦,河水在绵延几十公里的河道中曲折徘徊,最终变成了一股深沉的潜流,江面上的水流看上去几乎不动。
  尤其是河水在进入市区之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弧形回流,河水流速更加趋缓,这样一来,上游带来的大量泥沙在这一带逐渐沉淀,形成了一个露出水面的沙洲,经过上千年的堆积,最终形成了一个面积十几个平方公里的江心岛。
  最早岛上有一个自然村落,村民过着半渔半农的生活,后来流行过一阵农家乐、度假村之类的生意,不过都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
  五年前,孙维林控股的一家房地产公司看重了这块地方,一夜之间岛上的村民都成了城里人,住上了楼房。
  而他们祖祖辈辈开发出来的土地上修建了当时W市价格最昂贵的别墅群,并且为了岛上业主出行方便,市政府还通过财政拨款修建了连接江心岛和市区的望江大桥,成为市里面一道独特的风景。
  小区别墅群分为南区和北区,中间隔着一道自然形成的小山岗,岗上植被茂盛、绿树成荫,就像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将两个别墅群分割开来。
  陆建岳那时候被迫去了美国,没有赶上好时候,做为W市的商界大亨却没能在这里拥有一栋自己的别墅,这是事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一件事情。
  所以,他每次来这里都是一肚子气,想到即将要见到的那个人则越发恼火,好在他一年也来不了这里几次,要是没有重大事情,那栋别墅里的主人也不会召见他。
  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别墅主人主动邀请陆建岳来做客,而是他先提出的见面请求,结果等了三天,才获得这个接见的机会,这能不让他恼火吗?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陆建岳自己开车缓缓驶到八号别墅的大门前,按了几声喇叭,不一会儿,一个男人打开了大门,低头朝车里面看了一眼,就让他把车开进了院子。
  院子的中间是一个花圃,里面五颜六色的鲜花开的正艳,别墅台阶的两边各有两个停车位,一边停着一辆白色的保时捷跑车,另一边停着一辆奥迪A6,奥迪A6的旁边还停着一辆美制悍马野车。
  陆建岳虽然来这里的次数不多,可对这三辆车的主人却很熟悉,那辆保时捷跑车是孙淦老婆杨玥的座驾,只是不轻易开出去,平时上班开的好像是一辆丰田轿车,奥迪A6则是孙淦低调的代步工具,而那辆粗狂的悍马则是孙维林的风格。
  陆建岳刚刚走上别墅高高的台阶,就看见孙维林嘴里叼着一支烟走到了门口,脸上带着嘲弄的微笑,看上去好像是出来迎接客人的,可那态度又分明像是刚想出门却碰见了一个不束之客似的。
  陆建岳在门口看见孙维林的悍马车的时候,就知道他可能在家,只能怨自己倒霉,他这次来本来是想避开孙维林和孙淦单独谈谈,毕竟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孙淦了解自己目前的处境,并且相信老子不可能像儿子一样目光短、浅见死不救。

  “哦,维林,今天怎么这么空啊,竟然在这里碰见你……”陆建岳知道孙维林有自己的住处,平时并不住在这里,心里盼着这小子正好出门有事。
  可没想到孙维林并没有出门的意思,笑道:“陆老大,你是来找我爸的吧?他难得静静心,正在写字呢,咱们先别打搅他,我要先听听你想跟他谈什么?也许有些问题我就能解决。”
  陆建岳心里很清楚,只要被小鬼缠上,还的认真应付一下,要不然还真不一定能见得到阎王,于是只好跟着孙维林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客厅。
  孙维林扔给陆建岳一支烟,翘着二郎腿说道:“陆老大,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你来望江大厦玩了,忙什么呢?

  我听说陆家镇的项目到目前还是没有一点进展啊,前一阵几个合伙人还问起这件事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陆建岳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说道:“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爸的原因……”
  孙维林一脸惊讶道:“怎么?这么点小事还要找我爸?他哪儿有心思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什么困难你不妨跟我说,说不定我能帮你出出主意……”
  陆建岳心里有气,瓮声瓮气地说道:“陆家镇项目情况比较特殊,牵扯到当地的农民,我需要市政府的支持……”
  孙维林疑惑道:“怎么?你还指望市政府给你下个红头文件帮你征地?你该不会这么幼稚吧,现在是市场经济,买卖自由,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谁敢逼着农民卖地啊,

  我看,你也只能用钱打动他们的心,陆老大,别这么小气,农民嘛,能有多大的胃口?只要你不是铁公鸡他们肯定会把地卖给你……”
  陆建岳有口难言,不想再这个问题上跟孙维林纠缠,于是摆摆手说道:“这件事倒不是最重要的,我想跟你爸谈的是另一件大事。”
  孙维林感兴趣地凑近陆建岳,问道:“什么大事?你该不会丢下这一摊子又想去美国吧?”
  陆建岳极力忍住怒火,说道:“我这辈子是不想离开这片土地了,所以,有些事情想跟你爸交个底,要不然,我这心里也没数,总是七上八下的,只要你爸给一句话,我也就踏实了……”
  孙维林眯起眼睛说道:“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陆建岳老气横秋、倚老卖老地说道:“你当然听不懂,因为有些事情你也未必都知道,这可关系到我们两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孙维林哼了一声道:“陆老大,你现在怎么变成说书的了,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什么生死存亡?什么我们两家?简直莫名其妙……”
  陆建岳说道:“既然你莫名其妙,我就没必要跟你多费唇舌了。你通报一声,我必须跟你爸谈谈。”
  孙维林坐在那里没有动,最后说道:“你以为我闲的没事坐在这里跟你瞎聊呢,要不是我爸让我跟你谈谈,我还懒得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呢。
  你就别搞深沉了,有什么话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能解决的就不用找老头子了,如果我解决不了,到时自然会替你转告他……”

  陆建岳这才明白,肯定是孙淦对自己找他谈什么心里没底,所以先让儿子探探口气,这样他就能做到进退自如了。
  不过,他们父子对一些事情心知肚明,既然孙淦想让他儿子传话,那就没必要在跟他废话了,就不信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敢抛弃自己。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实话实说……”
  陆建岳刚刚说了一半,忽然跳起身来说道:“哎呀,不好意思,坐了半天还没有给你沏茶呢,这些保姆真是没眼色……你等等,我这就让人给你沏茶……”说完,打开房门急匆匆地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